意念成魔

第五章:人吓人

天色阴冷,一阵阴风卷过乱石岗,这里没有生活的人家,自然摸不到光亮,唯有山崖上鸟兽的悚然哀号偶尔传来,听得人一身寒战。

昏暗的夜幕下,一道瘦弱的身影正猫着腰,如同半夜诈尸,借着微弱的夜光,在一座座土石堆砌而成的简陋坟头之间来回寻找。

“妈的,这风吹的太阴森了,下次千万不要埋在这种地方了。”阴风吹过,原野里仿佛透着亡魂呜咽,一阵阴风扫过,让人直起鸡皮疙瘩,一脚踩断一截枯树枝,啪地一声响,吓得浔秋急忙拍胸脯。

若是说修炼学习他没有兴致,但关于吃喝嫖赌等方面,大少爷还是很上心,这些年来得经历告诉他,在外面藏点私房钱,关键时刻总能解决燃眉之急。

虽身在盛世,开平帝国也在和平年代里过了二十多年,但不同阶级上的差距还是完美的展现在帝国的各个角落,这座乱石岗是城外最大的一片荒地,向来葬着贫苦人家,平日里人迹罕至,野狗都少来逛,所以将私房钱藏在这里也相对安全一些。

浔秋摸黑进入乱石岗,在入口十余丈远的一株歪脖子树前停下来,旋即面朝南方,一边数着,一边向前走去。

“一步,两步,三……”

“十步,嗯,差不多就是这里了。”眼前一亮的浔秋拍拍手,在一处半塌的坟头前停下来,接着从怀里掏出一柄晶莹的玉片,半跪下身子开始用力地铲起来。

临京城才下过雨,地面正处于潮湿状态,浔秋没有花费多大力气便将脚下开出一个两尺深的洞口,刚好通到内部有些虚空的坟头里。

“各路神爷爷鬼奶奶,这东西原本就是我的,现在我拿去可不算偷,您晚上可千万不要来找我啊。”

小心翼翼地在坟前跪好,浔秋结结实实磕了九个响头,大半夜的来这种地方本身便不吉利,更何况是向来胆小怕事的他。

“您再稍等一会,等我拿到后立马滚蛋,立马。”仿佛怕先前讲的还不够,浔秋伸着胳膊一边向里摸,一边嘴里讪讪地嘟囔,生怕有什么东西一下子从坟头里坐起来,不分青红皂白地冲着他脖子一口啃下来。

“咦,怎么会找不到,真是邪门。”一只胳膊在坟头里搅和半天,仍旧一无所获,浔秋觉得有些不对劲,多年同老爹作战反作战所收获的经验,藏东西向来专长,不可能白白不见。

不知不觉间,天边浓云消散,弯月重新出现,淡银色的月光散落下来,乱石岗上的光线不再是那种阻碍视物的黑暗,在加注了的淡淡亮光后,反而渲染的更加神秘。

“我的好宝贝,你别再藏了,要不我今晚吃啥睡啥啊?”前前后后地摸了不下十圈,浔秋额头沁出一层密密麻麻的汗滴,今晚仿佛有些古怪,特别是跪在这里,老觉得有一双眼睛在暗处瞅着自己。

“呵呵,小混蛋,看来今晚上吃喝嫖赌的美好幻想是没戏喽。”

突然之间,一个阴哈哈的声音在浔秋的耳边响起。“不过你不要害怕,否则一会可能会跌倒哦。”这个有些苍老的声音,竟然是从身后传来的,跪在地上的浔秋听罢,蹦的一下打了个冷颤。

“妈呀!”

骤然转身,浔秋只觉自己全身血液都在顷刻间凝固下来,仿佛有一声闷雷突然间在体内爆开,全身毛发都直起来。

踉踉跄跄地后退几步,脚下坟头一绊,砰地一声跌倒,顺着另一边坟坡滚下去。

坟头另一边,竟不知何时跳出一个人来。

仔细的看着那人,约么有六十出头的年纪,可模样却古怪得令人不敢相信。

只见此人圆脸小眼,脸色红润中透着金光,一身破烂袈裟不知从哪捡到的,头顶上从中而分,左边满是两尺长的头发,编成辫子拢在脑袋后,右边则被刮的锃亮,明晃晃地半个秃瓢。

古怪老头一张老脸上,一双小眼睛眯成一条缝,一脸滑稽地盯着浔秋。

“这位鬼爷爷饶命啊,小子不是真心想要打扰您的。”浔秋急忙跪下,死死地闭着眼睛,如捣蒜般疯狂叩头,浑身哆哆嗦嗦,骇的几乎晕过去。

“小子不要害怕……”

“啊!您可不要吃我,我坏事做尽,皮肉一定又脏又酸又臭,即便是恶鬼吃了也一定痛不欲生!”

“你放心,我……”

“我知道您要什么,这样,我明天就给您烧一大堆钱过去,您那边若是市场供货紧俏,我直接给您烧几个女人过去。”

“其实我……”

“您别说了,我求您了,饶了我吧。”浔秋一口气讲下去,跪在地上,整个脑袋也没有闲着,冲地面吭哧吭哧地捣个不停。

“够了!再说我现在就把你吃掉!!!”

实在被憋急了,古怪老头张口吼了一声,旋即有些痛苦的清清嗓子,一句话险些把嗓子喊哑了。

“咦?”听到吼声,浔秋止住狼嚎,哆哆嗦嗦地站起身来,这才仔细打量眼前的古怪老头起来。

“你…你真的不是鬼。”

“真的不是!”古怪老头一脸无奈,旋即又认真地摇了摇头。

长舒一口气,浔秋听罢,绷紧的神经这才放松下来,方才这么一闹,不仅弄出一身冷汗,还险些尿到裤子里。

“切!真是没劲!”浔秋白了老头一眼,也不再理他,再度跪下身子,伸手往坟包里掏过去,当下于他来讲,找到那一桶珠宝才是当务之急。

“小兄弟……”古怪老头拍拍浔秋的肩膀,这才刚要将话,便被浔秋打断。

“又干嘛?!”少年猛地抖肩,不耐的脸上全是火气。

“有没有兴趣随我修炼?”

“没有!”浔秋毫不犹豫地拒绝,这些年,若想修炼,早就付诸行动了,哪轮到一个半夜冒出的野老头来做广告。

“年轻人做事要深思熟虑,我看你骨骼惊奇……”

“你看我骨骼惊奇,万中无一,一看便是千载难逢的修炼奇才,今日有缘相见,愿意把我纳入门中,传授一身绝世修为,日后发扬门派的重任就交给我了。”浔秋一口气讲下来,如背诵流水账般流利,旋即有些无奈地摇摇头,一脸鄙弃神情的问,“是不是这样?”

不擅口舌的老头听得一愣一愣地,有些木然地回答:“对,完全正确!”

“哼,无聊的把戏,一点都不好玩!”

“小兄弟,你一定要相信我,我可不是什么普通修炼者,这里有几本书,你看过之后一定能相信我所讲的话。”浔秋这么干脆利落地拒绝,让古怪老头有些摸不着头脑,能够拜在自己门下,别说是眼前这个混小子,即便是那些所谓各个门派掌教,也都不会含糊吧?!

“不用了,别告诉我说你那里有什么稀世武功秘籍,以后维护世界和平的重任就要靠我了,然后再骗我出钱把他们买下来。”浔秋慵懒地摆摆手回应,讲到最后抬起头,一字一句地说道。

“我不会买,因为我现在最缺的东西就是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