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成魔

第四章:危机四伏

“肖爷爷,劳您行个方便,再饶过我一次,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

“你的最后一次早在十年前就用过了,再说这件事我说的不算,少爷若是真心想要悔改,需得拿出实际行动。”

“别!别丢!别…”

“哎呦妈呀!我的屁股!”

一大清早,卫国公家的大门吱呀一声打开,一道黄色的身影从门后被一把丢出来,直挺挺地飞出六七丈远,随着一声嘴啃泥后痛叫,身体弹了两下后如同死猪一般摔到大街上。

“你们几个给我听好,方才老爷专程交代过,少爷啥时可以进家门,他自有吩咐,任何人不能私自放他进来,听到没有?”肖老管家拍拍手,义正言辞地冲着两旁值班的门卫命令。

“小的明白!”

“很好,关门!”

“等一下!”听到要把自己关到外面,用尽九牛二虎之力才从地上爬起来的浔秋顾不上揉自己已经被摔成八瓣的屁股,恶狗抢骨头一般向府内扑去。

“砰!”

红漆大门立即合上,刚好让浔秋直挺挺地撞上去。

“啊!我的鼻子,妈的!”浔秋捂着脸弯下腰来,痛的直骂娘,伸脚踹上去,谁料脚下一软,一个骨碌顺着台阶滚下来,灰头土脸,弄得像个泥猴。

“浔长风这个老混蛋,快点放我进去!”

“我给你一炷香的时间考虑。”

“快开门呐,有人在这上吊了!”

中午……

“老混蛋,快点开门,本少爷快要饿死了!”

“等我娘来了,她让你跪搓板!”

“有种就一直把我关在外面!”

下午……

“老…咳咳,老混蛋,快点…”

“就算大义灭亲,也得给点散伙费吧,要不本少爷今晚吃哪住哪啊?”盘腿坐在卫国公府邸前的浔秋,一副泼皮无赖相,从早上骂到晚上,不仅嗓子干了,肚子也空空如也,根本提不起力气再嚎叫。按照之前的惯例,最多骂上一上午,老爹便会开门把自己迎回家,看来这次失算,老家伙是铁了心地整自己。

一整天的辱骂声,充斥在整条街上,来往行人都躲得远远地,听到浔秋回来的消息,每个在街上的人都长了个心眼,这种牛皮糖式的败家子,粘上谁谁倒霉。

不知不觉间已迫近晚上,街上人影愈发稀疏,卫国公府邸周边的房舍也都及早关门,浔府内的大小房室已经燃起灯火,浔秋盘坐在地上,屁股被弄的冰凉,两腿亦麻地要死。

“现在的我本来应该躺在金线织成的黄段棉被上,床边放着温暖的火炉,怀里抱着那肥胸翘臀的小骚货,然后……啧啧。”迎着街道的冷风,浔秋打个冷战,从某些特殊的幻想中清醒过来,再见到自己当下的凄惨处境,恨得牙齿咬得嘎嘣嘎嘣响。

“哼,不开门算了,老子才不稀罕!”

“我呸!”

狠啐一声,冲紧闭的大门吐了口唾沫,自己堂堂卫国公的独生子,竟然有家归不得,这要是传出去,自己以后在赌场妓院里可得怎么吹啊?!

浔秋越想越气,索性解开腰带脱掉裤子,也不管姿态多丑,一泡尿浇在府前的台阶上,直到怪味冲天,自己脚上也被溅上不少,这才捏着鼻子,三步两回头,骂骂咧咧地冲着城外的方向奔去。

“不就是偷看师姐洗澡吗,有什么大不了……”浔秋一边埋着头往前走,一边不服气地小声嘟囔。

“切!那次闯进小师妹卧房咸猪手都没有什么大不了。”

随着浔秋一身怨气地离开,卫国公府前再度恢复常态,只是宁静中透着一丝不易琢磨的杀气。

“嘿嘿,浔长风的这个混蛋儿子还真是给他丢尽了脸。”

街角偏西方一处暗巷,一道全身包在黑衣中的瘦小身影向外探出脑袋,小声嗤笑一声,暴露在月色中的一双眼睛写满阴森杀气。

“浔家没落于此,实乃天数。”另外一道同样装扮的身影影藏在黑暗中附和。

“他老爹的特点居然一丝一毫都没有继承下来。”

“说不定是那侯爷夫人在外偷汉子生的哟。”

“有道理,哈哈……”

“让你们监视的事情都怎么样了?”

另一道威严而冰冷的声音传过来,方才交谈的两人顿时绷直身体,一丝淡淡的冷意顺着脚底直冲脑门,有些慌乱的两人急忙诚惶诚恐地回答道。

“回禀家主,一切都已准备就绪。”

“很好,浔长风交给我来处理,至于其他的几个地方,按照计划进行,不得有误!”

“属下明白。”

“哼哼,等过了今晚,整个开平帝国就在我的手中了。”寻不到身影的发令者在黑暗中狞笑两声,旋即唰地一声,一道淡淡的黑影跃上房檐,仅仅停留一瞬间便再度消失……

今日夜色昏暗,月亮掩藏在浓厚的云层下,街道影影绰绰,一股冷风吹过,一种暴风雨前的宁静气氛笼罩过来。

卫国公家的书房修筑地古香古色,一排排一人高的书架上堆满了各种古籍文献,平日里下了早朝,浔长风除了吃饭睡觉外,不是呆在修炼室,便会在书房中读书。

“那小混蛋走了?”吵闹了一天的叫骂声终于消停下来,浔长风放下手中书卷,双手使劲揉自己太阳穴,无力地叹上一口气,仿佛顷刻间苍老起来。

“嗯,方才我出去看了一下,少爷向城外奔去了。”静立一旁的老管家点了点头,见老爷一脸愁容,心中亦是苦涩。

“少爷,您到底啥时候才能真正长大?!”老管家在心底默默伤感,跟随浔长风大半辈子,即便是当时同乾元帝国决战,形势万分危急,也没见他如现在一般忧愁过。

苍老的嘴唇微微蠕动,老管家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没有能咽到肚子里,“老爷,要不要我去把少爷找回来?”

无力地摆摆手,浔长风用一口沧桑的语气道:“不用管他,饿不死的。”

抬头望望老管家关切的眼神,浔长风苦笑一声,接着说道:“时间不早了,你也下去休息吧,我自己静一静就好。”

老管家眼角划过一丝惋惜,嘴角抽了抽,神情有些挣扎。他旋即默然点头,也不再罗嗦,冲着浔长风拱拱手,无奈地长叹一声,转身轻轻带上书房门,顺着走廊不一会消失在视线内。

晚饭时间已过,夜色愈发沉重下来,浔长风书房内的灯火依旧寂寞地燃着,雕花木窗闭地很紧,纤细的灯芯摇曳着昏黄的色彩,仿佛随时都可能熄灭,令房内的光彩如履薄冰。

突然间,燃烧的灯芯猛地跳了一下,房内的光线骤然一暗,旋即又再度亮起来。

侧着身子在太师椅上打盹的浔长风脑袋猛地一点,眼神有些恍惚,这两天为那混小子的事情操劳过度,身体疲乏的很。

没有注意到这些细微变化,浔长风再度闭上眼睛,不一会,轻微地鼾声从书房内传来,而府外,六七队黑影正借着黑暗的夜色慢慢向浔府靠近。

今晚,开平帝国风起云涌,形势骤变,而首当其冲的人,竟然是为帝国一统大业立下汗马之功的卫国公浔长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