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风歌

第五章 悬瓮(下)

听得越石公有这样的念头,陆遥不禁对将要担任使者前往邺城的同僚大是同情。他在并州多年,昔日担任军主之时,与那位东瀛公打过不少交道。要说对其为人的了解,着实不下于刘琨。以司马腾的苛刻性格,哪里是好说话的?更何况刘琨分明是遣人去乞讨。承担这个任务者,不仅需要人望、辨舌,脸皮也须得极厚,非如此难以开口也。正想着,便听刘琨继续道:“此任非腐儒可当,嗯,吾意欲令你负责,另以丁渺为副。”“什……什么?”陆遥一时间瞠目结舌,被震得说不出话来。套用句现代人常说的话,脑海中简直有如一万头草泥马践踏而过。半晌之后,他才抹了一把额头的涔涔冷汗,奋然争辩道:“主公,此折冲樽俎之事,非吾等武人可任。何况属下行伍出身,言行...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

来源: HTtp://miAnfeiXiaOsHUoYueDuwanG.cOm/book/708/70029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