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兽道

第五十五章 发了!!发了~~~

第五十五章发了!!发了~~~

擂台下的人发现郑峰扣住暴熊脖子后,嘴角诡异的上翘,越来越明显,配合着血冥诀的流转,让他们不由得打起了寒颤。内心同时想到的是:变态!!!

当然,也存在两个特别的视线,一个是‘仇深似海’,一个是‘喜出望外’......

郑峰突破到驭兽师后也不再折磨暴熊了,收回右手的瞬间把暴熊的颈部大动脉割破。

“噗滋”

暴熊的血液直接喷射而出,郑峰微微一个左移,闪开了喷射而来的血液。暴熊并没有做出痛苦的挣扎,郑峰放开手后,暴熊随之倒地,身体下意识的抽搐了十几秒,就再也没有任何的反应。

郑峰望向了王郝伟,等待着决斗的胜负的宣布。

王郝伟被郑峰这样注视了,从震精中回过神来,狮子吼道:“我宣布,生死战的胜利者是——郑峰!!!”

擂台下本被郑峰斩杀暴熊所震住,鸦雀无声。但一听到王郝伟宣布胜负后,轰的沸腾起来,骂声一片。

“不可能!!不可能的!!!怎么会是这样的结果??”

“我靠,这分明就是打假赛!!”

“你们天魂学院是不是发布假消息了,那个银发少年才是上位驭兽使,那个大蠢货只是控兽者!!就是为了骗钱!!!可怜我的血汗钱啊!!呜呜~~~~”

“呜呜~~~~呜呜~~~我不接受!!!我不能接受!你们还我的金币!!!”

“这是假赛,我不服~~~”

郑峰看着擂台下的人群,完全不懂他们在骂什么,自己和暴熊的决斗有这么多人来看本就很奇怪了,现在自己赢了,他们却在下面叫骂,难道他们都是暴熊的人,想我死不成!?于是眼神凶狠的扫视着那些叫骂的人。

擂台下开口破骂的大部分是普通人,被郑峰凶狠的目光一盯,想到郑峰虐杀暴熊的场景,哪里还受得了啊。脸色顿时像是吃了只死苍蝇一样,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他们那张臭嘴乖乖的闭了起来。

郑峰见暴熊已被自己杀死了,他们自觉闭嘴后,现在懒得和他们纠缠。解除了融合形态,骑着牙回到断崖他们身旁,道:“事情解决,可以回去了。”

断崖脸色怪异的盯着郑峰,苦笑道:“呵呵~~看来是我多虑了,想不到你可以这样轻松解决暴熊。”

郑峰反而问道:“你以为我会输?那如何我真的输掉这场决斗,死了后你打算怎么做?”

断崖斩钉截铁的答道:“你不能忍,我能。”

郑峰听到断崖的回答,愣了一下,暗道:我不能忍?!他能?!

“别想那么多,现在回宿舍去。”

郑峰笑了,他的语气比平常多了一份真诚,少了一份冷漠。

很快,郑峰发现了旁边的富严杰很不对劲,对自己回来毫无表示就算了,现在还发着呆喃喃着什么,隐隐约约听到。

“发......发......发......了......发发......了......发了......棺材钱......发了......”

郑峰走到富严杰面前,喊道:“发什么,发你个大头鬼!!要走了,还发。”

但是富严杰还是没有任何反应,继续站在那里喃喃着“发了”。

断崖似乎知道些什么,无奈的苦笑道:“别管他,他现在掉进钱眼里,暂时是出不来的了。我们先回去吧,等下他回来神来,就会自己跑回去。”

听到断崖这么说,那应该就没有问题了。

“恩。”

断崖和郑峰直接走了,只留下富严杰一个人站在原地,呆呆的喃喃着:“发......发......发......了......发发......了......发了......棺材钱......发了......”

林天雪和林天雨各怀心事地望着郑峰离开。

豺狼站在一个身披绿色斗篷的人身后,神态恭敬的问道:“老大,暴熊被郑峰杀死了,那我们今后......”

“那小子绝对达到上位驭兽使了,而且他的魂兽融合很奇怪,刚才的时间太短并没有清晰的看到。除非你能突破现在的临界点。不若的话,不会是他的对手。而且我调查过,那小子的后台很‘硬’,今后若没有直接冲突,不要再去找他的麻烦。”

留下这些话,那身披绿斗篷的人转身离开。

豺狼应道:“是。”

......

宿舍内,郑峰和断崖聊着天,主要是自己不在学院这半个多月发生的事情。当听到因为自己和暴熊的决斗影响了月底挑战赛,从而使富严杰和断崖都保住了自己的编号。想不到当初判定老二月底立刻实施的死刑,现在竟然变为了缓期一个月再执行。不过这是好事,对断崖来讲更算是不幸中的大幸。若这次月底挑战赛举行的话,不要说富严杰,断崖或许会更惨,凭现在断崖的身体根本就无法迎战。想到断崖是因为自己才弄成这样子的。

“对不起,差点因为我,你就要被......”

断崖摆了摆手,打断郑峰的话,笑道:“不要自责,现在不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吗?这个月的挑战赛的话,身体应该可以勉强恢复,没有太大关系。”

“发了!!我发了~~~老大,老三,发了!!我发了~~~发了!!发了!!”

郑峰刚想回应断崖,却被富严杰那杀猪般的吼叫打断了。转身看去,富严杰一回到宿舍就在那喊着“发了!”。一点好转的迹象都没有,看起来比刚才在操场上还要严重得多。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考虑是不是应该把富严杰拖去给医师看看,还有救没有。

富严杰被郑峰那异样的眼神看的浑身不自在,道:“老大,泥怎么用那样腌神看着我,我才没饼!我没有饼!!我这次是真的发了~~”

见富严杰还能理解自己的眼神,郑峰才比放心下来,起码还不是到了无药可救的地步。

最后在断崖的解释下,郑峰才明白富严杰一直喊着的“发了!发了!”是怎会回事。原来是郑峰对暴熊提出生死战这件事在叶落城闹的太轰动了,于是有人就趁着这个机会开出盘口赌决斗胜负。控兽者挑战上位驭兽使,当时几乎没有人看好郑峰,于是造成了倍率差幅极大,100比1。买暴熊赢的,100个金币赢一个,买郑峰赢的,一个金币赢100个。而富严杰处于‘某种’原因买了郑峰赢,究竟买了多少断崖也不清楚,不过见富严杰现在这幅样子,应该不会少。

断崖猜测可能是几百个金币,断崖只是穷人家的孩子,虽然知道富严杰家里应该挺富有的,但是几百个金币对断崖来说已经是一个庞大的数目了,而且现在还翻了100倍,那就变成几万了,断崖很难想象自己拥有几万个金币的情况,也有些理解富严杰那欣喜若狂的心情。

只见富严杰衣袖一挥,豪气万丈的喊道:“老大、老三,泥们的第二只魂兽包在我身上,我绝对给泥们买吱上位狂兽肥来。”

郑峰见富严杰那‘豪气万丈’的样子和漏风的口音,笑了笑。暗道:丫头姐姐,你知道吗?我或许真的交到朋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