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兽道

第五十二章 发现!

第五十二章发现!

郑峰把自己的手从第三只森林巨魔的脖子上拿开,血红色的光芒渐渐消失。

“吸收完毕,尾巴,满了吗?”郑峰问道。

尾巴答道:“嗯,这次真的满了。你现在的兽魂力数值是4999,达到准驭兽师了,你要靠自己的能力突破临界点,《血冥诀》才能继续发挥功效。你还真是个大变态,才用了十天左右的时间就到了准驭兽师了。”

郑峰这半个多月以来,刚开始那几天都在熟悉和牙的融合状态,之后就在青海森林中不断猎杀魂兽吸取血魂力,增加自身的兽魂力。当然,不是每天都是猎杀森林巨魔,在郑峰还没有和森林巨魔酋长相对抗的实力前,他也不敢彻底得罪它们。特别是那一次森林巨魔酋长亲自出马来缉拿他时,可差点没把他给吓坏。所以现在只是隔三天两头就来‘偷吃’一次,其余时间就去‘光顾’一下其他魂兽。他从不‘挑食’,见到等级合适的,就靠着和牙融合上前‘敲闷棍’,屡试不爽!!

在郑峰的扫荡下,青海森林中部的魂兽都知道,现在森林中出现了一只专门袭击中位凶兽和上位凶兽的怪物,纷纷四处躲藏,越来后面越难找到合适的魂兽了。郑峰无奈之下,只好又回来和森林巨魔打打关系,谁叫森林巨魔数量最多而且还有固定聚居地点,不找它们,还能找谁。

第一只森林巨魔增加的兽魂力是二十六点,从第二只开始就变成了十三点,按尾巴的话来说,这是因为身体产生了抗体,至于抗体是什么郑峰就不懂了。昨天郑峰的兽魂力是4962,现在把这三个森林巨魔的血魂力吸收完后,就达到了驭兽使的临界点。

郑峰看了看自己的双手,说道:“牙,回复吧。”

暗黄色的能量慢慢凝聚成牙的模样。

“喵!”

郑峰问道:“尾巴,我没有记错的话,明天就是生死战的日子了,对吗?”

尾巴说道:“是啊,我还以为你忘记呢,刚才还打算提醒你,现在看到是不用了。明天打算怎么做?”

郑峰并没有回答尾巴,只是冷笑了一下。

“牙,我们回去吧。”

“喵~”

............

自古以来,经过无数次的实践认证,证明了人民群众的力量是伟大滴!这次也不例外,天魂学院对于叶落城群众的示威抗议,最后也只能选择了妥协。打开了学院的大门,让那些满怀‘期待’的群众进来。

今天,学院里的人似乎比上次入学测试那天的人更多。入学测试的时候,只有考生和他们的父母,但是现在天魂学院的集训操场上,什么人都有。

首先便是学院里的全体师生,受到郑峰和暴熊决斗的影响,不仅月底的挑战赛被取消了,他们今天的课程同样被取消,个个都前来观战。其实并不是学院取消他们的课程,只是逃课的人多了,便成了放假,仅仅是学生逃课还好,糟糕的是连某些教师也逃课,教师都不在,还上个毛课啊!?王郝伟便是第一个逃课的教师,没办法,今天这场战斗可是关乎他小命的事情,他能不来看么?而且不来也不行,王郝伟可是这次决斗的证人。无奈之下,天魂学院只有公布今天的课程被“取消”了。

其次便是叶落城的佣兵们,他们有时候是最忙碌的一种职业,但是有的时候,也是最闲的一种职业。毕竟郑峰和暴熊决斗的事情已经传了大半个月,他们早把该完成的任务完成,其余的推掉,就是来着看一下那银发少年的魂兽。据说是一只幻兽,幻兽虽然稀少,但是天魂学院四年级的学生每次回来的时候,总可以看到几只,所以学生才不会太过于好奇。但是,佣兵们和天魂学院的学生不同,很多人从未见过幻兽,这次就是特意来这看看幻兽,开开自己的眼界。

最后便是叶落城的平民百姓,他们就是来这里凑热闹的,看见人多跟进来的有,说是来看幻兽的也有,有的甚至是不知道哪里听来的消息,说是特意来看帅哥的。还有的据说是为了赚“外快”......

人群把一个大概三十六平方米的正方形擂台围的水泄不通,这个擂台之前就是专门用来给学生们之间决斗用的,但这么多人前来观看还是第一次。

暴熊正站在擂台上,等待着郑峰的到来。对自己实力的自信使他极度兴奋,一想到等下在这么多人面前把郑峰杀死,到时候全叶落城的人都会知道他,他就觉得自己的血开始沸腾起来。暴熊已经等到迫不及待了,现在的他,反而害怕起郑峰不来了。

看着擂台上暴熊那自信慢慢的样子,站在人潮外的富严杰担心的问道:“老打,你震得没油问题?”

虽然还是有些不清不楚,但比半个月前那外星母语好多了,起码郑峰现在听得懂。

郑峰笑道:“嗯,不会有事的。”

郑峰昨天晚上便已回到宿舍,不过他并没有通知任何人,对王郝伟的留言也直接选择了无视,除了富严杰和断崖外,就没有其他人知道他回来了。断崖的身体已经可以活动了,幸好当初暴熊没有下死手,只是把断崖全身的骨头错位。经过半个多月的修养,虽然还不能激烈运动,但是在独立行走还是没有问题的。他们宿舍三人站在人潮之外,看着擂台上的暴熊,不但他们,几乎在场的人都看向擂台,等待决战的开始。所以并没有人发现主角之一的郑峰就站在人群外围。

也不是真的没有人发现到郑峰,起码站在擂台旁的林天雨是发现到了,眼睛就盯着郑峰不放,本来抓住姐姐的手也不自觉用力起来。

林天雪察觉到妹妹的异样,顺着妹妹的目光看去,望到郑峰后,心里顿时一沉。暗想:看来妹妹还真是对那个未老先衰的家伙动了心,我怎么就没有发现到那家伙究竟什么时候‘勾搭’到妹妹的。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那家伙给我种讨厌的感觉,这感觉在哪里曾经有过?!怎么就是想不起来呢!?

......

富严杰看到密不通风的人群问道:“老大,淫着么多,泥怎么上去啊?”

郑峰说道:“叫他们让开就行了,牙!!”

“吼!!~~~~~~~~~~~~~~~”

牙恢复了形态。

在这半个月里,尾巴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她不断的向牙灌输如何才是真正属于虎王的叫声,牙似懂非懂。虽然学会了,但平常还是‘喵’叫声,只有郑峰需要时她才会改变自己的声音。尾巴对此只能表示:中毒已深,无药可救。

随着牙的这一吼,人潮还真的自觉分出一条路,郑峰骑上牙,向擂台奔去。

在接近擂台时,牙一个飞跃,跳到擂台上。

不知道是命运的安排,还是就真的那么巧,牙是从林天雪的头上飞跃而过。

林天雪只看到头上有一只巨大的黑影一跃而过,那一刻遮住了她上方的天空。多么令他熟悉的一幕,本已沉入记忆深处的片段,再一次重现在眼前。

林天雪发现,或许他终于找到了当年那个大混蛋、大坏蛋。她也知道了,为什么自己会对那个未老先衰的家伙有种无法抹除的厌恶感。

林天雨突然感到一阵寒气阴面扑来,从而发现身边的姐姐很奇怪,她的眼神让人有股‘毛骨悚然’的感觉。

......

【PS:求收藏,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