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兽道

第四十五章 暗涌【第一更】

第四十五章暗涌

断崖只觉得自己的眼前一暗,腹部猛的传来一阵剧痛让他摔倒在地。等他睁开眼的时候,发现富严杰和自己一样倒下在地,而且还捂着肚子痛苦的呻吟,他只咬了咬牙,闷哼了一声,便忍住了剧痛。

豺狼把他们放倒后只是冷冷的看着他们,等着暴熊追来。

没过几秒后,断崖感到地面传来一阵奔跑的脚步声,然后觉得自己的背部被人狠狠的踩了几脚,又从侧面被踹几腿。比腹部还要钻心的疼痛从背上传来,但他还是执着地咬紧牙关,被没有发出任何的惨叫。断崖的牙根上因为咬得太紧而涌出鲜血。

“臭小子,要你拽,要你自傲,要你阻拦我,刚才不是还挺行的么!?让学长我还‘摔了一跤’,怎么现在却像只死狗那样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啊,跑啊!跑啊!!我让你跑!!!......”暴熊一上来立刻接在断崖的背上狠狠得踩了几脚,觉得还不够又往侧腰用力的踹几腿。一边施暴一边破开大骂。想起刚才这臭小子让自己摔了个狗吃屎,心中那把怒火就怎么都熄灭不了。他要狠狠的教训这小刺头,要听到他的惨叫声,求饶声,那样或许自己会舒服一点。

但让暴熊失望的是,断崖咬紧牙连闷哼都没有给他听到一句,好像自己的教训对他一点用都没有,这似乎让他的自尊心再一次的收到了侮辱。没有丝毫原来该有的疼快感,反而让自己像只疯狗那样,乱吼乱叫。绝不能饶过这臭小子,巨大的双臂猛的举起合并在一起,想给断崖致命一击。

一旁的豺狼却阻止了他,喝道说道:“蠢熊,还嫌脸丢得不够多是不是?要不是我不放心跟着过来,我们二年级的脸就被你丢光了,两个刚入学的新手都搞不定。你想弄死他后,让王郝伟来找我们麻烦吗!!”

暴熊反驳道:“我只是不小心而已,你没有见到我一点伤都没有吗,这小刺头就会那小点把戏,对我根本就没用!!”

豺狼冷笑道:“小把戏?没有用?你怎么还不懂,用你那笨脑子好好想想,如果这小子和你同样是个驭兽使或者他的魂兽有强大的致命一击,你早死了!!!我一直警告你不管敌人是谁都不能大意,你这个心态迟早会把自己给害死!!!”

被喝住的暴熊还想解释道:“但是这小刺头刚才......”

豺狼说道:“我们只是来给郑峰提个醒,让他好好‘思考’。若人都死了,还‘思考’个毛啊。而且出了人命很麻烦,学院会追究到底......但是只伤不死的话,应该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一开始听到不能动手暴熊当然不忿,但后来豺狼说了句,可以只伤不死。他随即笑了起来。只伤不死??无问题,绝对可以让这个小刺头“生不如死”。

......

远在青海森林中的郑峰不知为何,忽然有股烦躁涌上心头,无法平息。

郑峰说道:“尾巴,我现在就回去吧,我有种不好的感觉。”

尾巴奇怪的问道:“不好的感觉?难道是《血冥诀》的原因?应该不会吧,虽然它是靠吸取他人鲜血中的兽魂力来增强自己,看起和那些会影响人心智的邪恶功法很像,但是我们幽冥血龙一族从来就没有谁因为修炼了《血冥诀》出问题的。”

郑峰说道:“应该不是《血冥诀》的问题,而是其他原因,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不要再浪费时间了,马上回天魂学院,牙!赶快回天魂学院”

郑峰说完,不等尾巴反应便呼唤牙变回原形骑上出,向天魂学院出发。牙也感受到郑峰心中的急躁,像狂风一样的奔跑起来。

出了青海森林,甚至回到叶落城郑峰都没有让牙变回袖珍型态,反正现在大家都认为牙是幻兽,变幻形态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不需要特意隐藏,况且现在这个时间也不会有什么在还在大街上。虽然牙已经是用全速奔跑,但是回到叶落城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夜色深暗,叶落城早已陷入沉寂。城市各处的街道,只剩下几盏幽幽的路灯在那微微地发出暗黄色的光芒。行人寥寥无几,牙的速度并没有受到任何的阻碍。普通的人只能凭借那暗黄色的路灯看见一道黑影从身旁飞驰而过,但黑影到底是什么根本就没有看清楚。

越接近天魂学院,郑峰心中那股莫名的烦躁越是强烈。终于,他回到了宿舍,周围房间的灯光早已熄灭,但是郑峰他们那间房里还传出亮光。牙经过了长时间的全速奔跑,它感到异常的疲倦,在达到目的地时候立刻变回袖珍型态爬在郑峰的肩上。

郑峰走进宿舍的瞬间,一股浓浓的药水味扑面而来。

坐在断崖床边的富严杰听到有人开门的声音,不经回了回头,看到是郑峰回来,脸上露出笑容,说道:“烙达,泥肥赖腊。”【老大,你回来啦。】

只见那个笑容比哭还要难看,富严杰的脸上满是臃肿的淤青,眼眶早被两轮黑圈所覆盖,现在的眼睛也只不过是半睁状态。嘴巴里的牙齿所剩无几,说话漏风的很厉害,郑峰根本就听不清楚他在手说些什么。

看着富严杰这幅滑稽的模样,若是在平时郑峰可能还会戏谑一两句,但是现在的他却没有那个心情。特别是看到躺在床上,丝毫没有动弹过的断崖,而床边的地上全是装满药水的盆子和用过的抹布时,他心中的不安越发强烈,同时还有一股制压不住的怒火从胸前爆发而出。断崖似乎因郑峰的回归而醒来了,睁开了眼睛,但他只是看着郑峰沉默不言。

郑峰尽量然自己的语气保持平和,问道:“老二,老三他伤得怎么样?”郑峰并没有问这是谁干的,这个他心里很清楚,现在唯一要担心的便是断崖的伤。

“遮各......”富严杰支吾起来道,他想起断崖的吩咐,不能将他的伤告诉给郑峰听,他的眼神望了望断崖,又望了望郑峰,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郑峰看见富严杰那动摇的眼神,大概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何况,就算现在富严杰说了出来,他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听得懂。

他把目光转向了断崖,双方对视着,很快断崖脸上露出以往那憨厚的笑容,说道:“放心,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伤,很快就可以好起来的。”

断崖从表面上并看不出有什么问题,但是若真的没有事,那这满屋子的药水味又能做何种解释呢?

既然现在断崖不想说,郑峰也不会去强迫他,他有自己的解决方法。

郑峰平静地答道:“恩,那就好,好好休息,我会想办法的。还有老二,你也去休息吧,明天还有课。”

断崖看见郑峰如此平静,不安道:“不要去做傻事!”

郑峰露出笑容道:“放心,我不会去做傻事的。”

............

第二天,一班的课室里,气氛异常的压抑,他们都感到了今天将会有什么事情发生,郑峰他们宿舍今天断崖并没有来,而富严杰却是满脸的伤。郑峰明明看起来和两天前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他们觉得今天的郑峰有点奇怪,让他们感到一股危险的气息,连大声说话的勇气都没有,整个课室安静无比。

今天的教师并不是王郝伟而是另一位老师。他在讲什么怕是没有人会听的,他们都把注意力集中在郑峰身上了。

一下课,郑峰便站起身来向外走去。

......

【PS:今天庆祝此书签约成功,起码三更以上。求收藏,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