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兽道

第十四章 变化

第十四章变化

当萧修赶到宿舍后,见到现场的惨状,他发现自己低估了郑峰的魂兽了。在他看来,凭郑峰能签约成功的魂兽不可能是太厉害的魂兽,甚至不是攻击型性的魂兽,因为辅助型魂兽签约时需求比较低,他的冠蜥就是辅助型的魂兽。

虽说他见到郑峰的是虎头纹身,应该是虎类魂兽,但是魂兽究竟是攻击型的还是辅助型,并不是能靠外表看的出来的。

比如稀有的元素妖精,听说身体小巧可爱,但是天生便是强大的魔法师,火力攻击绝对够猛,而他在兵营见过其他侦察兵有种叫追风虎的魂兽,属于草食动物毫无攻击性,但是移动速度飞快,是很好的坐骑。所以他才会认为郑峰的虎头纹身也是辅助型魂兽。

本以为郑峰有了辅助型魂兽后,不管他是否会使用,但出于魂兽护住的天性,自保是没有问题的。所以他才说丫头白操心了,有魂兽的守护,其他孩子应该无法伤害郑峰的。萧修哪里会知道,牙跟他想象中的草食动物完全没有关系,绝对是百分百、纯天然、猛兽类、肉食性的丛林之王。

出现这样的状况虽不是萧修所想,但事情已经发生了,后悔也不会有什么用。何况在他看来,整个孤儿院只要郑峰没事就好。

萧修认为这孤儿院除了丫头,其他孩子的天赋都不会太好,却看走眼了这妖孽的小子。想想看,还没有经过兽魂力觉醒,就已经成功签订兽魂契约的孩子,竟在他管理的孤儿院中,到时候定会一鸣惊人,他的面子肯定大赚。

而且最重要的是,若郑峰有什么闪失,丫头以后回来找他算账怎么办?他可不知该如何应对长大后,发起疯来的丫头,想想都觉得可怕。

三天后,孤儿院中还是和往日一样,修炼的修炼,演“六国大封相”的演“六国大封相”。蒋豹的死,似乎并没有带来什么特别的影响,就和当初蒋虎的死一样。过了就过了,死人在他们眼中并不陌生,重要的是自己还活着。

萧修苦笑的看着刚刚苏醒的郑峰,这小子怎么变得那么喜欢睡觉了。这次醒来的郑峰没有呼喊“丫头姐姐”,但状况并不好,变得沉默寡言起来,并且神情呆滞。看来丫头的离去,被众人的欺凌和亲眼看着蒋豹死去,这一连串的事件对他造成了不小的打击。

萧修见以往活泼的郑峰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无奈的叹了口气。但该问的还是得问清楚。

于是,萧修对着郑峰问道:“你的兽魂契约究竟是怎么回事?”

郑峰听萧修的问话,迷茫的答道:“兽魂契约?我不知道。”

萧修指了指郑峰右臂族纹位置,道:“那你这个纹身哪里来的。”

纹身?郑峰看向萧修所指,手臂的地方,翻开衣服一看,哪里有什么纹身?便奇怪的看向萧修。

郑峰翻开衣服后没有发现纹身。这个萧修自然也看到,但怎么可能?昨天明明还检查过,今天怎么就不在了?

此时,他们听到了一声“喵”,然后牙便从郑峰的被子中钻出。

看着牙的突然出现,萧修似乎明白了什么,道:“原来是自主魂兽,难怪你这些日子要经常睡觉了。”自主魂兽就是不喜欢变为兽纹附身沉睡的魂兽,他们喜欢跟在主人身边,有危险能及时的应变,但也要不断消耗兽魂力,而睡眠是身体补充兽魂力的本能表现。

“牙原来是魂兽啊。”郑峰轻轻的抚摸着牙答道。对这答案并不吃惊,连其它孩子都知道牙是魂兽,他被丫头姐姐教导了那么多。经过蒋豹的事后,怎么会还不明白呢。

萧修看着这只可爱的小猫,很难想象出它是如此残忍的杀死蒋豹。既然郑峰已经明白了小猫的身份,便直接问道:“能和我说说你和这只小猫的事情吗?”

郑峰自己也不清楚牙为何会出现在树林,他只能把知道的说给萧修听。

等郑峰说到看见蒋豹的死而晕倒后,萧修感叹的道:“命运的安排真是奇妙,这或许是兽神对你的恩赐吧。”

萧修并不为牙本身而好奇,毕竟只是土刺而已,很多土属性的魂兽都会这项技能,没有什么大不了。他好奇的是,郑峰一个孩子竟能成功签订契约。

人类总是这样,把自己无法理解的事情归到神灵的身上。

萧修告诉了郑峰不要过多使用牙,不然会再度沉睡来补充魂力后,便离开了宿舍。留下郑峰一个静静的呆在宿舍内。

......

烈日当空,天龙帝都后山中,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却早已不复当初。

郑峰全身被汗水打湿,他全身无力,大字型躺在石块上,牙趴着他的旁边,在他们四周全是坑坑洼洼的痕迹和零碎的石柱。

丫头离开两年了,郑峰如今已经7岁,以往不到一米的他,长高了三十多公分,已经快140公分。脸上的稚气尚未完全去除,但是已经没有当初的那份天真。一头银色的长发已经盖住眼睛,明显没有经过很好的打理。他躺在大石上,望着那一直没有改变过的天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牙和当初比起来有很大的变化,首先是它本来纯黄色的毛发开始出现黑色的条纹,颈上的鬃毛转为白色。嘴里长满了锐牙,不再是当初只有两颗虎牙。

四肢上也有着尖锐的指甲。但变化最大的是体型,初生的它还是一个巴掌大小,现在站起已经可以到郑峰的胸口。完全向着丛林之王本来的形态变化。若不是它那一直没有改变叫声,还真认不出来。

“喵~”牙对郑峰叫道。和体型绝对不相符的声音竟从那长满锐牙的口中发出,不得不让人怀疑有木有听错。

郑峰看着对自己叫唤的牙,无奈的道“又饿了?早上不是才喂过你。”

牙用脑袋在郑峰脸上来回扫动,喵喵声,源源不绝。

郑峰郁闷的想到:别人的魂兽都是用兽魂力饲养便行,我的却要管一天三餐,什么世道嘛。唉……自从牙长大以后,树林中的山鸡野兔越来越少了,不知道这次会不会有收获。

他不想想看,牙的贪吃到底是向谁学的。

想是这样想,但身体还是站了起来,打算去林中寻找猎物。

......

树林另外一边,一大群人围着一个身穿劲装的女孩忙碌着。

人群中有两个仆人相互诉苦道:

“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长公主突然有兴致去打猎,一大清早就要去准备马车和猎具。”

“唉~你那算什么。我们这边可是特意跑去市集那里买了许多笼野鸡野兔什么的,等下

还要赶到长公主前面“放生”,又不能被发现,不然就惨了。”

第一个仆人听完后用同情的眼神看着他,这事他也干过,不轻松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