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兽道

第十三章 男孩“最痛”

第十三章男孩“最痛”

“喵~~~~~~~~”

房间里的人全愣住了,不知道这个时候是该嘲笑还是害怕。笑得是自己竟然会被一只小猫给吓到,怕得是自己会和蒋豹一样莫名其妙的受到袭击。

郑峰看到身前那小小的身影,惊呀道:“牙!”

正在众人犹豫是否该继续教训郑峰时。

蒋豹那抽动的身体慢慢平伏下来,才刚他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只觉得自己的腹部受到猛烈的冲击,仿佛像给人用铁棒捅了一下,然后身体便向后倒去。直到现在为止,腹部还传来阵阵剧痛。

当蒋豹从地上爬起后,便发现房间里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看向在郑峰身前的小猫,被那小猫的凶样给吓住,竟没有人敢上前去教训郑峰。他还以为刚才自己受到的那下冲击,是郑峰那臭小子做的。不禁怒道:“你们傻了吧,竟然会给一只猫给吓到。”

众人被蒋豹这么一骂,心中虽然不爽,但也觉得自己竟被一只猫给吓到,为此感到丢脸,便没有反驳蒋豹。

只好把怒火转向郑峰,其中有一个男孩便想上前去教训郑峰,谁知他才刚踏出一步,便又向后飞倒在地。但和蒋豹不一样的是,刚才的蒋豹是痛苦的捂着腹部,而他却是痛苦的捂着双腿之间。蒋豹身体倒地抽动,而他早已不能用抽动来形容,那叫抽搐了。

孩子们看这娃,捂着胯间在地上抽搐,张开嘴却发不出声音,口水鼻涕一把一把往下流。那悲惨的样子让他们目瞪口呆,不自觉的退后一步,双腿夹*紧起来。

这次所有的人都看清楚了,那男孩向前踏出一步后,便见那只猫飞快的跳起,用它那小脑袋撞击了一下男孩双腿之间,矫捷的反弹回去,稳稳地落回在郑峰身前。

随之而来的便是眼前这一幕“人间惨剧”。

没有人去理会那伤了最痛之处的孩子,他们都恐惧的盯着那只猫,生怕它又跳起来给自己来一下,那下半辈子的“性福”就真的全毁了。

牙看见房间里的人向后退去,似乎也对自己这次攻击感到得意,转过小脑袋对郑峰叫着:“喵~~”,仿佛想像郑峰邀功。

郑峰从未想过牙原来这么厉害,那是因为他根本没有想过牙是魂兽。对于这些孩子来说,就算是最弱的成年魔兽也不是他们可以抵抗的。虽然牙现在还是幼生期,但是毕竟是地兽,身体的素质就远超于普通魔兽了,根本不需要动用特殊能力就可以完虐孤儿院的孩子。

蒋豹也被眼前的状况震惊,但很快便恢复过来。喊道:“你们怕什么,就算那猫再厉害还不是只野兽而已,我们一起上,就不信它能同时对付我们全部人。”

“蒋豹说的没错,一起上。”

说完,十多个孩子同时围了上去,不怀好意的盯着牙。

牙轻蔑的看着那些孩子,毫不在意自己被包围。

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声:“动手。”十多个孩子便向牙扑去。牙敏捷的跳了起来,让他们扑了个空。牙在落下时像有什么牵引它,突然一个加速,瞄准一个孩子的胯间撞了过去。经过刚才那次攻击,牙似乎也明白了这是他们的“致命弱点”。没看到被自己第一个击倒的已经站起来了,但是第二个还躺在那里抽搐么。聪明的牙马上发现了这一点。

于是有第二个伤了“最痛”之处的孩子出现。那瞬间发出的尖锐悲鸣令其他孩子顿了一下。牙抓住这个机会,猛的向另一个孩子撞去。

蒋豹看见牙竟如何勇猛,不由得害怕起来,心有退意,随后看到郑峰在战斗圈外孤单单的一个,马上有了另一个打算。

郑峰全神贯注的看着牙和其他孩子的搏斗,时刻担心牙被他们抓住,没有发现蒋豹偷偷来到自己的身后。

蒋豹猛的向前从背后勒住郑峰的脖子,也不管牙是否听的懂,大喊道:“畜生,你再敢乱动,我就把这小子给勒死。”

声音一出,房里的战斗便戛然而止,其他孩子向蒋豹看去,发现郑峰已被双眼通红的蒋豹勒紧脖子挟持着。

现在蒋豹心中的怒火无比猛烈。从一开始知道自己不可能杀得了丫头,亲手为哥哥复仇无望,便把怨恨转到郑峰身上,结果被那丫头威胁,好不容易总算劝服了其他人和自己一起来教训郑峰,本就打算瞒着其他人暗中下死手,谁知道现又被一只畜生所阻扰,难道他连一只畜生都不如?心中的怒火越想越猛,勒住郑峰的双手不由得加重力度。

郑峰感到勒在脖子的手越来越用力,呼吸逐渐变得困难起来,这种感觉就合当初被蒋虎掐着脖子一样。现在的情况简直和第一次一模一样,只不过蒋虎变成了蒋豹。

房内其他人看在蒋豹竟要勒死郑峰,连忙吓道:“蒋豹,你疯了,不是说好不下死手的吗?快点放手,那小子快不行了,他死了,我们以后也别想有好日子。”

“放手?以后?好日子?我疯了?对!我是疯了,哈哈哈~~我是疯了,哈哈~~。”只见蒋豹听完他人的劝说,丝毫没有松手的迹象,在那疯狂的大笑道。

牙那眯起来的双眼盯着蒋豹,眼珠发出一丝精光。郑峰和蒋豹是正面对着房里的人,没人会去注意,在蒋豹的脑后有些黄色的光点慢慢凝聚。

“今后会有好日子?放屁!我不管今后会怎么样,我只知道现在的我,想为我哥报仇,想把这小子勒死。看看你们,一群人连一只畜生都不如,真是好笑,哈哈哈哈~~”蒋豹仍在那疯狂的大喊。

蒋豹停止了笑声,表情狰狞道:“去死吧......”“喵!”

蒋豹的手正要发力,便永远失去意识。

郑峰听到蒋豹那声“你死吧”后,反而觉得勒住自己脖子的手放松了,头上有股暖暖的液体向下流动。他并没有听清楚随后的那声“喵!”。

房间内一片寂静,除郑峰外所有的人脸上都带着极度惊恐。

时间回到蒋豹‘去死吧’那一刻......

牙突然发出一声“喵!”后,黄光一亮,一根尖锐的石柱从蒋豹脑后刺进,口中钻出。他还保持的死前那狰狞的表情,鲜血迸发而出,更多的是流落在郑峰的身上。

郑峰只觉得那暖暖的液体沾粘的很,抬头看去,看到蒋豹那恐怖的死状,双眼一黑,晕了过去。

牙慢慢的走过人群,再度站在郑峰的身前,看着死去的蒋豹,似乎还不满意。“喵”的一声,又一根石柱出现,穿过了蒋豹的胯间。这日后被称为最“狠毒”的魂兽,大概就是从这一天开始养成的。

做完这一幕,牙才再次盯住房里的其他人。

“那...那...是...魂兽。”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所有的人惊恐的跑出了房间。

房间内只剩下晕倒在血泊之中的郑峰和守护在他身旁的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