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兽道

第十二章 “你喊呀,喊破喉咙也......”

第十二章“你喊呀,喊破喉咙也......”

“丫头姐姐,丫头姐姐”。虚弱的呻吟从上铺里传出。

刚进到宿舍的萧修听到后愣了愣,然后惊喜道:“你这小子,总算醒了。”

郑峰哪里想到自己明明就是呼唤丫头姐姐,结果跑出来的却是院长,顿时便问道:“院长,丫头姐姐在哪里?”

萧修知道丫头离开孤儿院的事情不可能瞒得住了。当初,郑峰只知道丫头姐姐若通过了这次兽魂力的测试后便会得到帝国的赏识,却不知道丫头是要离开孤儿院的。

之前,丫头也特意对他隐瞒这件事,但现在,丫头人都已经不再了,还如何隐瞒。萧修只好叹了口气,将他昏迷了一个多月和丫头已经离开的事情慢慢说给郑峰听。

当郑峰听到自己昏迷了一个多月,惊讶道瞪大眼睛。而听到丫头姐姐在自己昏迷的时候,就已经离开了孤儿院更是满脸的怀疑。他不等萧修说完,大叫道:“不可能,院长你骗我,丫头姐姐怎么会抛下我,自己离开,你告诉我,这是骗我的对不对?”

萧修也知道,要郑峰马上接受丫头的离开是不可能的,但事实就是事实,由不得他不接受。

其实,郑峰从醒来后便有丫头姐姐不在了的感觉。因为他知道,不管他发生了什么事情后,第一个陪着他身边的人就是丫头姐姐。但是,这次他昏迷了这么久,醒来的时候发现姐姐竟然不在身边。只是郑峰不愿意接受这现实。他把自己缩进被窝里,在里面喊道:“院长是大骗子,呜呜~~,丫头姐姐也是大骗子,呜呜~,我讨厌你们,呜~。”

哭泣声不断从被窝中传出,本来萧修还打算向郑峰问,关于他这次昏迷的过程。但是,现在看到郑峰这样,也知道即便问了,也不会得到答复。

萧修看着被窝,摇了摇头,他知道现在最好的方法就是让郑峰把心中的不满发泄出来,他在哭总好过什么表情都没有。有句话叫做:哀莫大于心死,若然是那种情况就槽糕了。

本来宿舍这个时候并没有人的,全在外面演“六国大封相”。但是郑峰那胜过孟姜女的哭泣,顿时使他们注意到宿舍里。

个个都你看我,我看你,“六国大封相”显然是演不下去了。

“怎么办?那臭小子醒了。”一个男孩向众人问道,郑峰若在这里便会认出,这男孩就是他的下铺。

“还能怎么办,你忘记那疯丫头的警告吗?何况也不是那臭小子杀你哥的,你真想报仇,就直接去找那疯丫头。”

“蒋豹,你想死而已,别把我们托下水。你哥早死了,你还活着,不如珍惜点自己。”

“就是,那疯丫头说过了,只要那臭小子有个什么闪失,不管是谁干的,我们全要陪葬。你可别乱来。”

人群中不断回应道蒋豹,可没有哪个敢站在他那一边的。看来丫头的余威还是蛮强大的。

蒋豹听到那些回应后很是不满,皱起眉头道:“我又没说要弄死那臭小子,起码给点教训,你们看见他,心理就没有冲动?”

的确,听完蒋豹说的话,有些人犹豫起来,他们都对郑峰心怀怨恨和妒忌。若真的可以,谁不想弄死他。但同时,他们更惧怕丫头。可是,想想蒋豹也说的没错,给点教训,只要不弄死,应该没有关系吧?

蒋豹看他们被自己说动了,脸色露出残忍的笑容。

......

离开了宿舍的萧修,看见那些孩子没像往常那样打起来,而像是在讨论什么。莫名其妙的说道:“那疯丫头,这次白操心了。”

萧修这话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是认为丫头之前所做的都白费力气,还是认为他们根本不敢违背丫头的话。

而郑峰在被窝中的‘咆哮’渐渐衰弱,毕竟小孩是喜欢哭,但眼泪是有限的,‘浪费’的那么厉害,怎么可能一直持续下去。擦了擦眼泪,郑峰张开眼,突然发现被窝里有一双散发绿色光芒的眼珠子看着自己,“啊”的一声被吓得蹦起来。

待到郑峰看清楚后,才发现这双眼睛的主人,正是之前在树林遇到的小猫。

郑峰似乎还没有发现他和牙的关系已经改变了。他抱起牙说道:“我还以为是什么,吓了我一跳,原来是你啊。”

牙伸出了舌头舔了舔郑峰的脸,被牙这么一舔,郑峰笑道:“好痒。”

牙的出现,令郑峰的心情好了一点。他一边抚摸着牙,一边自言自语道:“牙,你一直都陪着我吗?丫头姐姐走了,你还好在,不然就真的剩下我一个人了。”

情绪的大起大落让郑峰感到疲倦,慢慢地又睡了下去。

......

夜里

宿舍内的人看着沉睡的郑峰,有人问道:“他真的醒来了?”

若不是蒋豹看到郑峰脸上的泪痕,连他自己都怀疑这臭小子到底醒来了没有,他们从回来后,郑峰便和以往那样睡着,没有什么特别。

只见蒋豹粗暴的把被子掀开,抓起郑峰便向他耳朵喊道:“臭小子,给我起来!”

郑峰被人在耳边这么一喊,当然睡不下去。双眼睁开,迷茫的看向四周,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所有的人都把注意力集中在郑峰的身上,没有人留意到在被窝里,除郑峰外,还有另一个“睡客”也被蒋豹吵醒。表情似乎还非常不满。

看到郑峰醒来,蒋豹再也抑止不住内心的仇恨,“啪”的一声,随手一个耳光打了过去。

吃了这么个耳光,郑峰完全清醒起来,看着其他孩子那不怀好意的目光,心中的恐惧无比强烈,他想喊,但话到了嘴边,却突然顿住了,然后低声哭泣。他想起丫头姐姐已经不在了,不会有人会来救他。

蒋豹看到郑峰那可怜的样子,心中十分畅快。对着郑峰戏谑道:“喊呀,怎么不喊‘丫头姐姐’了。怎么?院长告诉了你那疯丫头走了,知道喊也没有用。”

其他人把蒋豹现在那丑态都看在眼里,他们明白,蒋豹知道自己对亲手杀死他哥的丫头复仇无望,便把所有的怨恨都转移到郑峰的身上,说什么也阻止不了蒋豹暴*行的。何况他们干嘛要阻止,今晚本来就是来干这事的。

到现在为止,所有的人都在“欣赏”蒋豹的演出,内心有种莫名的痛快。谁也没有注意另一个被吵醒的“睡客”,刚开始只是不满,但在看到郑峰被扇了耳光之后,本来圆圆的大眼睛眯了起来,小嘴也裂开,出现了一个月前并不存在的两颗虎牙。

“啪”又一个耳光响起,郑峰的脸蛋留下了五道血痕,明显蒋豹这一巴掌打得比之前的还要重。他疯狂的笑道:“你喊呀,喊破喉咙也......啊”

突然,“砰”的一声,蒋豹的身体向后飞去,倒在地上双手痛苦的捂着肚子,全身不停的在抽动。房间内所有人都对这一幕感到惊讶,包括郑峰。

很快,他们便发现在郑峰前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道小小的身影,眼神冰冷的盯着他们,嘴边两颗尖锐的虎牙露出寒光。

只见牙威风凛凛的看着他们,发出一声与其极不相符的怒吼。

“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