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兽道

第十零章 昏迷

第十章昏迷

郑峰完全在不知不觉中签订了他的第一只魂兽。

要知道,郑峰他根本就还没有到6岁,自然不会接受过兽魂契约的学习,更别谈只有到了7岁,才有资格参加的兽魂力觉醒测试。

十岁时,即便达到控兽者兽魂力的需求,还要通过控兽者的考验才能成为一名真正的兽魂师。而那控兽者所谓的考验,就是成功的与魂兽签订契约,帝国可不管你签订是什么等级的魂兽,即便是最低级的魔兽也行。

本来大多数人就会选择魔兽为对象,没有绝对的把握谁会去越级签订兽魂契约啊,要记得,若考验不成功的话,他们可是要被送去炼体师训练营的啊,谁敢拿自己的小命去赌,那微乎其微越级签约的可能性。

只要成功签订兽魂契约,那帝国就承认你作为一名兽魂师的合法性。

那便是说,郑峰现在已经是一名被帝国承认的兽魂师。连他的丫头姐姐都还没有魂兽,他就有了,要是郑峰知道了这件事,肯定会跑去姐姐面前“耀武扬威”的。

可惜的是,他并不知道自己这一睡,就错过最重要的一件事,等他醒来以后,他将发现身边的一切都已改变。他和丫头的重逢不知道是多少年以后的事了。

命运之所以奇妙,就在于谁也无法预测将来的事情,就算是至高神真的存在,他也无法尽窥命运的奇妙。

就好像那佣兵团长,牛*逼哄哄的跑去偷捕地兽幼崽,千辛万苦的把幼崽赶出母巢,随后却错误估算生产完后地兽的实力,手忙脚乱的抵挡母兽怒火,被幼崽逃脱,真可谓煮熟的鸭子飞走了。

后又一直追踪,却追到了天龙城,一国之都岂容他们放肆,只好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丫头最近又为其他事情忙碌,“冷落”了郑峰,令他一个人来到后山发呆郁闷。

哪知道,就是那么巧,地兽幼崽逃到了他们平时的休息之地。幼崽本来就已经快脱力了,又被连续“调教”了三个小时,加速兽魂力枯竭,无奈下只好和郑峰签订契约。本应必死之约又被那神秘族纹所打破。最后郑峰得到了自己的命魂兽。

日后谁又会想到名震大陆的兽魂师,第一个兽魂契约签订竟是这一连串的巧合所造成的。原本十画也扯不上一撇的事件,却全部的连在了一起,不得不让人感叹命运的奇妙安排。

帝都孤儿院的大厅内,所有的孩子都望向了那位留着马尾的少女,无人敢出声。那少女在孤儿院中是绝对的统治者,不是没有人试过反抗,但在少女“非人”的实力下,从未有谁成功动摇过她的地位。

“你们记住我说过的话,不然......哼。”丫头眼神冰冷的看着众人说道,便转身离去。

不知道少女究竟对他们说了些什么,虽不敢出声,但各自的神情极度丰富,咬牙切齿异常不甘,眼神闪烁思考得失,不敢直视神色恐惧,毫不在意嘴带嘲笑.....

丫头不知为何,从刚才开始她的右眼皮就不断在跳,心中有股烦躁的感觉怎么都去除不了,能让她情绪上出现变化的原因只有一个,那便是郑峰。

丫头讨厌这感觉,因为这种感觉只有当初蒋虎那次事件中出现过,所以她没有心情再说下去,她必须马上找到郑峰,看到他安然无恙,不然心中的烦躁是不可能平息下来的。她清楚郑峰现在大概在哪里,出了孤儿院后便运起兽魂力集中在双腿,飞奔赶去后山的树林。

当丫头赶到树林后,发现郑峰竟晕倒在石头旁,吓到脸色发青,马上蹲下去把郑峰抱起,不断摇晃,急唤到:“小峰,小峰,你快醒醒.....”

但是不管丫头如何摇晃,郑峰始终没有任何回应。

......

天龙城大街上,一位绑着马尾的少女背着一个银色短发的小男孩横冲直撞。少女完全不理会街边路人的指指点点,她现在只想快点赶回孤儿院找萧修院长,只有把希望寄托在萧修院长的身上了,不然的话......她不敢想下去了。

......

孤儿院宿舍内。房间里的人都朝那在床上昏迷不醒的郑峰看去,丫头肯定是因为关心。但其他人就不知道是怀着怎样的心态了。

萧修检查完郑峰的身体后,自然发现了在右臂本应是族纹的位置却出现了一个虎头纹身,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目前为止还昏迷不醒,但他很清楚那个虎头纹身代表的是什么。他并没有立即说出来,这件事被其他的孩子知道了,绝不是件好事情,那样只会加深他们对郑峰的嫉妒和怨恨。

孤儿院里大部分孩子的内心早已扭曲,修士在他们懂事起告诉他们的第一件事便是:你们都是被父母所遗弃的孩子,你们的命只属于帝国。

他们最先怨恨大概就是自己的父母,若不是父母抛弃了他们,他们怎么会在这鬼地方。世上有很多事情就是这样,父母虽然抛弃了他们,可出发点是为了让他们活下去,可在他们看来,现在这样的活着比死更痛苦,但他们却又害怕死亡。

大棒加胡萝卜永远是上位者对待下位者最有用的方法,若就这样对待他们,他们将来也不会被帝国所用。因此帝国给了他一个希望,只要能成为强者,帝国就会还他们的自由,并且让他们过上随心所欲的生活,享有无上的权利,为了这个虚渺的目标他们一直咬牙坚持。

看不得别人过的好,自己却如此艰苦,嫉妒是他们怨恨郑峰的重要因素,还是婴儿时,谁不一样啊,偏偏就是他被那臭丫头看中,被爱护。被人关爱的感觉究竟是如何?他们想知道,却得不到。但郑峰却天天享有着,而他们却只能为了那个飘渺的希望天天接受修士的“教导”。

这不公平!这不公平!这不公平!心中的呐喊却丝毫无法改变现实的残酷,他们依然只能每天痛苦的活下去。而他却能等着那臭丫头来接,开什么玩笑,绝对不允许,一定要把他毁了,彻底的毁掉。

但现在发现,不能了,那丑丫头竟敢用未来威胁他们,但他们的确害怕,他们现在活着的唯一希望就是那飘渺的未来,若然那个都被毁了,那恐怕他们马上就会疯掉。

郑峰这臭小子如果永远保持这样,醒不来,死不了的样子。他们的心中定会十分畅快。

萧修看了看丫头一眼,便摇了摇头,转身离去。若丫头没有领会院长的眼神恐怕马上就会倒下去。但她明白了,自然也默不出声跟在院长身后走出了宿舍。

……帝都孤儿院的那些孩子,他们还不明白,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会有公不公平这一说。在强者看来,公平只是相对的,不公平是绝对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