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兽道

第八章 悲剧的小地兽

第八章悲剧的小地兽

天龙城后山树林中,一群穿着白色轻铠的人不断穿梭,想在寻找着什么。他们身上多多少少都带有伤口,严重的甚至伤口还在流着血,白色的轻铠被血染得鲜红,他们个个脸色疲劳,但还是在咬牙坚持着,继续前进。

没过多久,他们和另一群穿着同样服饰的人会合了。后来这群人也不比他们好上多少,虽然身上并没有带伤,但个个脸色苍白,步伐虚浮,明显是兽魂力使用过度的征象。

这两只队伍很显然分别是炼体师和兽魂师队伍,可能刚刚结束了场恶战之后不久,便又会合到一起。一般若发生团战,和敌人近身肉搏的大多数都会是炼体师,所以他们容易负伤。

只有少数是用兽魂力强化自身的兽魂师加上魂兽的铠化才会近战,大部分都是远程操作魂兽进攻和进行火力支援,自身留在营后,看似看安全却更加危险,如果一不小心兽魂力使用过度,轻则像他们这样脸色苍白脚步虚浮,严重则立即昏迷或休克死亡。

很多时候火力支援不是想收就能收的,要顾及整个团体,紧急的时候甚至要硬撑下去。

“找到没有?”

“找到没有?”

只见他们两队人马一会合后便立刻向对方问道,听到对方的提问后,不用等答复便已经知道答案了。他们相互看着对方的脸,全是充满了不甘。

一个带着白色面具的兽魂师说道:“……,撤吧。”

“可恶!难道我们付出了那么多,就得这样放弃?”兽魂师队伍中一个人不甘心的问道。

“团长,我们牺牲了那么多兄弟才挡住了那畜生的母亲,把它赶了出来,怎么能现在说放弃啊。”一个浑身被鲜血染红的炼体师大喊道。

那带着白色面具的团长听了下属的争闹后便怒道:“不然还能怎么样,现在天龙帝国已经注意到我们了,不久后肯定会赶到这调查。不要忘记,我们只是佣兵团,不可能和一个帝国作对。我们这次可是在天龙帝国境内偷捕‘地’等魂兽的幼崽,完全触犯了天龙帝国的法令。再不走,你想等帝国派兵来围剿是不是?”

他比这里任何一个人都更不甘心,他是团长,他比其他人都要清楚这次的损失究竟有多大,可那又有什么办法,毕竟,每次行动前就要预料到最坏的结果。

利润越大风险越大,他是知道的,但有一点他和商人很像,就是当利润达到一个令他心动的数目时,他可以抛开风险。而且根据消息,本以为那地兽刚生产完,实力大减,是有很大的机会成功的。

谁知道他还是低估了地兽的实力,他有点后悔接下这次的买卖了。

虽然后悔,但他还是知道现在最应该做什么,下次下达命令道:“撤。”转身便再次钻进了树林。

团员们虽然不甘心,但也不敢违背团长的命令。看着团长的背影一一跟了上去。

魂兽等级分为,魔兽-凶兽-狂兽-灵兽-幻兽-地兽-天兽-圣兽-神兽。

与兽魂师的等级一一相对应,地兽是魂兽的一个转折点,达到了地兽级别后的魂兽便由原来的具有灵性变为人性,由此可见地兽的恐怖。

其实不单单天龙帝国颁布了不能捕猎地兽幼崽,很多帝国都颁布了相同的法令。若你捕猎的是成年地兽,那你起码有地兽师的实力,帝国巴结你都来不及,怎么会过问呢。

但是,你没有本事却把注意打到幼崽身上,若然被你得手了,那他父母的怒火谁来扑灭?青龙大陆历史上有着太多幼崽被偷,它父母血洗人类的事件发生。

至于“洗”哪里嘛,那就看地兽的领地接近谁,谁就倒霉了。

......

同一时刻在后山的另一边,郑峰一个人躺在平时那块石头上面,无聊的望着天空发呆。这小跟屁虫的“主人”好像并不在附近。

郑峰看着那淡蓝色的天空,心中想到:今天丫头姐姐又支开了我,自己一个人去和其他孩子“玩”了。

最近总觉得丫头姐姐有些奇怪,不断要自己学习驭兽知识,就这个星期教得比以往加起来都多。单单这样就算了,可能自己长大了,要开始学习吧。他是这样自我安慰的。

但最不能接受的就是姐姐除了陪自己学习外其余时间都不陪自己。不知道去干什么了。自己想跟着都不允许。郑峰越想就越生气,越想就越觉得委屈,眼睛红了起来,泪水眼看就要忍不住流出来。

突然,从旁边的树丛中传出‘沙......沙......’的声音。

郑峰那已经被逼到眼角的泪水“啾”的一声缩回进出,好奇的望向了树丛。哪里还有要哭的样子。

只听见‘沙沙.....沙沙.....沙沙’声音越来越明显。

郑峰心中也紧张起来,小脑瓜子飞速运转:野猪?老虎?不对,什么乱七八糟的,从小在这后山中玩耍的自己压根就没见过什么野兽出现,不可能会是那种东西。还是兔子和松鼠最有可能,这两种小动物后山中经常见到。

一想到有可能是兔子,郑峰双眼闪闪发亮起来,嘴角出现了不明液体。他还记得丫头姐姐给自己做过烤野兔,那肉质又香又脆。

“咕……”郑峰不由得咽了咽喉咙中的口水,眼睛更是用力的盯着树丛。

“呜~嗷~”

听着听着,郑峰觉得奇怪起来,怎么觉得声音好像有点不对。兔子会叫的么?

强烈的好奇心令郑峰从石头站起,慢慢向树丛中走去。

正走到半路,一个黑点浮出来,郑峰的脚步停了下来,看着那黑点。黑点渐渐变大,最后变成了巴掌大小的黑影。等了一会儿,黑影就是不出树丛。郑峰便重新向前走去。

郑峰用双手拨开了树丛,只见一个巴掌大,黄毛色的小猫躲在那里。

郑峰看着小猫,小猫同时也好奇的看着郑峰,大眼瞪着小眼。

小猫在想什么我是不知道,但郑峰想得却是:额,不是兔子啊,猫应该不能烤来吃。顿时像泄气的皮球一样扁了下去。若被那佣兵团的团员知道郑峰所想,我怕他们是哭的心都有了吧!烤地兽?还是刚出生没有多久的幼崽?为的是吃?亏你想得出来~囧~。

“呜~嗷~”小猫对着郑峰叫到,它丝毫不知道自己的处境有多么危险,绝对给落入佣兵团手中更危险。

在郑峰听来小猫的叫声太奇怪了,猫不应该这样叫得,应该是“喵~~”才对。郑峰突然想起丫头姐姐曾说过:有错就得改。嗯,小猫叫“错”了,我得帮它改正才对,然后告诉丫头姐姐,她肯定会夸张我的。郑峰如此想到。

“喵~~喵~~,小猫乖跟着我学。喵~~”郑峰对这小猫轻轻叫到。

“呜~嗷~~~呜~嗷”小猫睁着那圆圆的大眼睛叫道。

“不对,不是呜~嗷,是喵~,喵~”

“呜~嗷~呜~嗷”

……

三十分钟之后

“来,喵~,喵~”

“呜~嗷~苗~嗷~呜”

……

一个小时候后

“很好,对,就是喵~~,喵~~”

“呜~瞄,呜~瞄~”

……

三个小时后

“喵~喵~”

“喵~喵~”

“终于叫对了。”郑峰高兴得抱起了小猫喊道,他双手拓着小猫的前肢,把小猫举过头顶。

小猫被抓住的瞬间不由得害怕起来,拼命挣扎,想要逃离。但是,过了没一会儿,它发现没有什么危险后,很快就适应了这双温暖的小手,似乎也喜欢这被高举的感觉叫道:“喵~喵~~”

悲剧的小地兽,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会成为它日后的屈辱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