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兽道

第五章 “我叫丫头。”

第五章“我叫丫头。”

郑峰和丫头的床位属于上铺。把郑峰安置好在床上后。

丫头对他轻轻的说道:“乖,早点休息。”便转身离开。

“嗯。”

郑峰知道丫头姐姐有些事情要去见院长便乖乖的答道。他看见姐姐出了房间后,马上把自己的小脑袋缩进了被窝,因为他不敢看宿舍中的其他人。

他只觉得每当丫头姐姐离开留下自己单独一个的时候,房间里其他人看他的眼神就会变得和之前完全不一样,那是一种让他很是恐惧的眼神。

郑峰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自己就是一天到晚跟着丫头姐姐的背后,没有和他们有接触,应该不会被讨厌才对。

开始的时候他还以为,是自己和丫头姐姐玩不和他们玩,他们才不高兴,当他天真的主动找下铺床位一个炼体大哥哥玩时,令他忘不了的事情发生了,那个哥哥突然双眼通红,举起双手用力的掐着他的脖子。

那时候的他只觉得眼前发黑,全身都使不出劲,从未有过的恐惧在心里蔓延。嘴巴虽是张开却喊不出声音来,窒息昏迷的前一刻,在他心里最后剩下的念头就是:丫头姐姐救救我。

之后的事情他不记得,第二天醒来后,睁开眼见到的就是丫头姐姐紧抱着自己。那次之后,自己就再也没有见到过那炼体的哥哥了,自己的房间也由16个人变为15个。

和郑峰所想一样,当丫头离开后,房里的安静并没有打破,但是所有的人,包括前一刻还在熟睡中的孩子,但这刻都不约而同的挣开双眼看着那卷缩在被窝里发抖的身影。

从他们的眼中可以到的只有:憎恨、怨恨、妒忌、羡慕、疯狂等等心态。他们心中都在疯狂的呐喊,为什么他可以在这里过得那么无忧无虑!为什么天天可以就是知道玩!为什么不为自身安危担忧!为什么不为食物担忧!为什么明明什么本事都没有却可以在这里“横”着走,没人敢得罪!

其实答案他们都很清楚。因为丫头的存在!

他从来就没有体会过什么是真正的痛苦,他现在那叫痛?我们的心给他痛千倍万倍。

郑峰下铺,一个男孩双眼充满怨毒的向上看去。他每次看见郑峰露出笑容时,就几乎控制不住自己,他想冲上去把那笑容狠狠的撕毁。

什么是笑?男孩以前并不知道。但是,当他想起还剩半个月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肯定在笑,而且笑得非常开心。房间内其他孩子也是一样,当他们想起还剩下半个月的时候,都笑起来了。

在被窝里的郑峰听到这些阴沉的笑声后,身体的颤抖就停不下来。心中唯一想到的就是:丫头姐姐,你快些回来吧。

......

丫头离开房间后,慢慢的向院长室走去,他知道院长叫她去肯定就是她的要求,帝国有了答复。她恐惧得到的答复和期望不一样,这让她不得不心烦意乱起来。

其实丫头和这孤儿院里许多孩子不一样,她的年龄在孤儿院里孩子中可算是最大的了,因为她并不是弃婴,和还没有意识就被抛弃的婴儿不同,她懂事后才被父母抛弃的,她自己也知道父母养不活她了,才把她送到这里。

丫头的心理之所以和这孤儿院中的孩子不同,应该就是因为她是踩着年龄线进来的,那个时候的她已经开始懂事,并没有完全受到这孤儿院修士的洗脑,修士对她灌输的许多情事她都只是有选择的接受。不单单只是丫头一个人出现这样的情况。

帝国其他孤儿院内有和丫头年龄差不多的孩子也相继出现这问题。帝国发现这一问题后立刻修改了收养条令,把第一条,“孩子不能大于五周岁”改为“孩子不能大于三周岁和已有自主意识。”

但丫头他们还是被留了下来。

五年前,还是五岁多的丫头,被父母送进了帝都孤儿院。

父母为什么不要她,丫头是知道的,因为她妈妈生了一个弟弟,家里却只能养活一个孩子,丫头的父亲就是一个重男轻女主义者,他认为女孩留着有什么用啊,迟早不是要嫁人的,肯定是男孩好。

说不定以后还能通过兽魂力的测试当上一名兽魂师,那可真是光宗耀祖了。所以毫不理会丫头母亲的反对就要把丫头送进孤儿院。

不知道若丫头的父亲知道了丫头在兽魂力方面的天赋,他还会不会如此高兴的做出这决定,怕是心里早已开始滴血了吧。

一个有天赋的兽魂师,岂是一般人所能理解,那是一个帝国都必须全力栽培的存在。若是一个早已成为强者的兽魂师,那对帝国来说就不是栽不栽培的问题了,是必须讨好的存在。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5岁多的丫头也明白父亲的意思和清楚家里的条件,家里若不把自己送走,那就养不活弟弟了。

对于弟弟,丫头自己可是亲手抱过,还没有来孤儿院之前,弟弟都一直是她照顾的。肥嘟嘟的很可爱,她那时候最开心的事情就是,把已经“哇哇”大哭的弟弟抱在怀中,摇啊摇啊,哼着小歌哄到弟弟熟睡。

怎么可以不要弟弟呢?所以她没有丝毫反对,心甘情愿的被父亲送来了孤儿院。她唯一感到遗憾的就是自己再也不能哄弟弟睡觉了。

丫头被送进来没有多久,萧修就在孤儿院门口捡到郑峰。

那个时候丫头还是在想念弟弟的低落期中,见到还是婴儿的郑峰也肥嘟嘟很是可爱,特别是哭起来那声音和弟弟特别像。

即时,丫头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扑了过去,从萧修手中把郑峰抢到自己怀中照顾起来。

萧修不由得笑骂起来:“我说丫头啊,在我听来婴儿的哭声还不都是那个样,是男是女我都分辨不出来。什么像不像,特别像你弟弟,那分明就是你的错觉而已。”

丫头可不管萧修说什么,她说像,那就是像。

向萧修问了问这孩子有没有名字后,丫头很是失望,生气的对萧修说道:“院长真讨厌,为什么那么快就帮人家的弟弟起名字,不能,那个不算,我要重新起一个。你是丫头的弟弟,就叫你‘丫弟’好了。”

萧修可不管丫头说什么,起好的名字岂是说改就改的。最重要的是若真重起名字,那不就等于说明他起的名字很差很没有品味麽?那是对于爱面子的萧修来说,万万不能的。

还好萧修的坚持,不然今天就没有郑峰了,只有“丫弟”。

丫头之所以想帮郑峰起名字,就是因为她不知道自己弟弟叫什么,她怕父亲会忘记帮弟弟起名,像自己一样。丫头的父亲很懒惰,看他连丫头名字都懒得起,在家里就一直喊她丫头,若然弟弟也是这样那就太可怜了。

丫头早就被父亲叫习惯了这名字。所以当初刚来到孤儿院的时候,院长问她叫什么名字,丫头的回答就是:“我叫丫头。”

萧修对此也很是无奈,不过后来喊着喊着,却也觉得这名字挺顺口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