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堂金闺

第八十八章 讲讲条件

俞瑶芳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只是下意识的咬着嘴唇,沉默了半晌才看着俞盛世道:“回去?怎么回去?府里的情形,阿爹又不是不知道,别说阿娘现在病还没全好,就是全好了,回去府里,不过半年几个月,不还是气出病来?舅舅交待过,万事以阿娘的身子为先,阿娘在这别院住着,府里那些事不闻不问,这才是为了她好。”

“你?!”俞盛世没想到女儿竟说出这么一番话来,瞪着俞瑶芳,既不敢也不知道怎么责备她,眼睛都要瞪酸了,见俞瑶芳根本不理会他,只好萎顿下来央求道:“瑶瑶,你疼你阿娘,也得替你阿爹想想,你和你阿娘在这儿住着,那阿爹怎么办?”

“阿爹身边有姨娘,有瑶仙,有宏志、宏坚,阿爹不是一直说,府里的是非都是我和阿娘惹出来的,瑶仙比我懂事多了,我和阿娘不在府里,阿爹这日子肯定过的更好才对。”俞瑶芳心头堵着口恶气,忍不住讥讽道,俞盛世老脸红涨,东张西望的打岔:“你是长姐,瑶仙是妹妹,你别跟弟弟妹妹计较。”

一句话说的俞瑶芳怒火上冲,‘呼’的一下站起来道:“原来是我跟弟弟妹妹们计较,这是我的错,自然也是阿娘的错,阿娘没把我教导好啊!阿爹可真是清水明白,这一碗水端的真叫平啊!”

“你看看你,这急什么?你这是……”

“不孝是吧?”俞瑶芳火气上冲:“哈!这样的不孝之女,不贤之妻,阿爹还要了做什么?我和阿娘早就打定主意了,不过是个破门休妻,总也强过被人污蔑欺压,至少能逃出条命来!”

俞盛世听的后背冒了一层冷汗,跳起来拦住俞瑶芳,不由自主的躬下身子,低声下气道:“瑶瑶,你这性子……你别急,是阿爹、阿爹,那个,这个、说错话了,阿爹不是那个意思,阿爹的意思是说……是那个说……”俞盛世既没有捷才,又不是个会说话的,只挤着满脸尴尬笑容,不停的躬身陪笑。

俞瑶芳扭头重‘哼’了一声,俞盛世努力想撑着的那点子‘严父’的架子再也搭不起来了:“瑶瑶,阿爹不是那意思,瑶仙她们……她们……跟个姨娘能学出个啥?你别跟她们计……”

“阿爹又说糊涂话了!”俞盛世失了气势,俞瑶芳却气势如虹:“瑶仙也罢,宏志也好,都是弟妹,我这个长姐和她们有什么好计较的?长姐如母,好了便好,不好就是一顿管教,要什么计较?我说的是阿爹你,这个家闹成现在这样,阿爹还不自省么?都是别人的错,阿爹就没个错处?旁的我不管,阿爹对得起阿娘吗?对得起舅舅他们吗?”

一番话说的俞盛世脸红心虚,左右扭着头,尴尬万分,抬手捂着嘴咳个不停,俞瑶芳‘哼’了一声:“阿娘贤惠让着你,阿爹就得寸进尺,也惯着洪姨娘得寸进尺,连瑶仙和宏志她们也被你和姨娘惯的无礼无法,家里头本来就有人时时刻刻想着挑事,阿爹真糊涂成这样?长了眼睛也看不见?还是看见了只当看不见?你真当舅舅他们也跟阿娘一样,事事让着你?让着她们?”

“瑶瑶,阿爹……这个……”俞盛世被俞瑶芳这一通连抢白带训斥,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俞瑶芳痛快训了一通,气消了不少,想起李恬的交待,深吸了口气,看着父亲道:“阿爹这么大半夜的跑来,你不说,我也知道缘由,你根本不是担心牵挂阿娘,必是府里那个一直挑事的图穷匕首现,要让二叔做世子了吧?”俞瑶芳看着愕然怔忡看着她的俞盛世冷笑道:“你也不用问我怎么知道的,这事,这心思,满府上下谁不知道?舅舅不肯帮你了是吧?真是笑话儿,难不成你真以为舅舅们跟你比跟我、跟阿娘还亲?阿爹这是没办法了,就想起阿娘了是吧?”

俞盛世被俞瑶芳这么直接无比的戳破,一张老脸涨得血红,只恨不能有个地缝钻进去,俞瑶芳痛快淋漓的看着父亲,不由自主的错了错牙冷笑道:“父不慈,子自然不孝,如今,我只顾着阿娘。”

“瑶瑶,”俞盛世见俞瑶芳微微抬着下巴,一幅根本不打算再理他的样子,仅存的那点子为父尊严丢了个干净,躬身陪笑求道:“是阿爹,那个,糊涂了,你别跟阿爹计较,阿爹昨儿就明白过来了,从头到尾明白过来了,阿爹被人骗了,被那两个贱人骗了,你最懂事,就原谅阿爹这一回,你放心,阿爹既明白过来了,再没有下回!”

“下回?我就一个阿娘,下回哪儿再找个阿娘赔进去?”俞瑶芳昂头冷笑,俞盛世只好再陪笑说好话:“瑶瑶,让阿爹进去看看你阿娘好不好?阿爹真担心你阿娘,是真担心!”

“哈,”俞瑶芳嗤笑一声:“阿爹觉得阿娘好哄是吧?阿爹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我说过,我就这一个阿娘,从今往后,绝不能再让人欺负她,谁都不行!”俞瑶芳这话斩钉截铁,俞盛世咽了口口水,又咽了口口水,陪着小意道:“瑶瑶,从今往后,阿爹哪还敢欺负你阿娘?你说怎么办?以后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行不?”

俞瑶芳歪头斜了他半晌,仿佛有些意动,俞盛世满眼期待的看着她,俞瑶芳仿佛犹豫了好一阵子,才看着俞盛世道:“你若是能答应我三件事,我就替你劝劝阿娘。”

“行行行行,别说三件,三十件都行,你说,你只管说。”俞盛世满口答应,俞瑶芳郑重认真道:“一,咱们府里的事,其实阿爹心里最明白不过,那洪氏一个下贱婢子,在府里嚣张成那样,不是阿爹一个人惯的,这中间的关节蹊跷,阿爹明白得很,舅舅发卖了洪氏,可洪氏身后头那个,还好端端在府里等着再生事呢,阿爹得把这件事处置了。”

俞盛世听的面如苦瓜:“瑶瑶,那是你太婆,是长辈,这一个孝字,阿爹怎么处置得了?”

“阿爹又糊涂了,阿爹是处置不了,咱们俞家可是百年大族,这族里有族里的规矩,就算翁翁是族长,那还有几位年高德勋的族老呢,阿爹要是犯了个孝字,族里肯定不答应,可若咱们府里有人挑拨生事,插手继子房内事,纵继子小妾猖狂气病媳妇,在内引诱阿爹往邪路上走,在外面散布谣言败坏阿爹名声,闹的家门不安,四亲不和,这难道不是犯了七出之多言?族里也不能坐视不管吧?阿爹难道肯咽下这口恶气,再容她继续为恶?难道就不能寻族老出手管教?”

俞盛世圆瞪着眼睛看着俞瑶芳呆楞了好半天,才恍然悟过来,兴奋的简直是手舞足蹈:“对呀!我怎么忘了这个了!这贱妇,我恨不能一脚踩死她!你放心,咱们俞家是有规矩的大族,岂容她这样拨弄是非,败家败业,闹得家门不安,四亲不和!你放心,阿爹必定寻族老出面,非休了这贱妇不可,敢谋爷这世子之位,她是活的不耐烦了!”

俞瑶芳暗暗舒了口气,等俞盛世一阵兴奋劲过,才接着道:“这第二件,宏志和宏坚都不小了,宏志到现在还没正经读过书,阿娘没有嫡子,往后这府里,说不得就得靠着两个弟弟,不能让宏志和宏坚荒废了,阿爹不能再一味惯着他们两个。”

“那是那是,”这样的话,俞盛世自然是忙不迭的满口答应,俞瑶芳接着道:“宏志和宏坚四处游荡混到今天,已经被姨娘废了一半了,若是再留在京城,有那些个狐朋狗友的勾引,怎么管得住?这事我和阿娘说过,只有送到乐宁徐家族学里去拘着读几年书才行。”

“那是那是……”俞盛世那了两个是,才反应过来:“要送到乐宁?好是好,我不是说不好,就是……这个,就是怕你舅舅不肯。”

“只好求求舅舅,舅舅最疼阿娘,就是不肯,那也得肯了。”俞瑶芳叹了口气,却极笃定的道,俞盛世连声答应:“那最好不过,最好不过。”

“这第三条,阿爹这个年纪了,到现在一件差使没领过,难不成真想跟翁翁一样,一辈子就这么什么也不做的混过去了?”

“瑶瑶,这真不怪阿爹,阿爹早就想领件差使,这事也跟你阿娘商量过,想让你阿娘跟你二舅舅说一声,求个差使,你娘她……是你阿爹没出息。”俞盛世见女儿眉头一皱,一句‘不肯帮忙’急转成自己没出息,这难得的一点子急智竟急出了一头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