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香雕玉记

第二十四章 永坠深渊

几缕散发随着他偏头的姿势无声扬起,姬玉赋微微睁大诧异的双眼,仿佛不能理解左颊上轻细的痛感由何而生——这记耳光来得既疾又响,力道虽不大,却足以令抚琴宫宫主陷入诡异的沉默中。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僵立片刻,他终于缓慢地转过头,一度失焦的目光重新对上眼前的女子。披香夫人一寸寸缩回手来,琥珀似的眸底再次泛涌出泪星。她紧咬下唇,努力平复着过于急促的呼吸,翕动的红唇像是要说什么,可到底连一个字也吐不出。她是第一个胆敢扇他巴掌的人。自出生至今近七百年间,姬玉赋从未尝过挨耳光的滋味,即便是幼时在家做了错事领罚,顶多也就挨两下板子,抄几篇祖宗家训以示惩戒。身为长子,他素来被父母族人捧在手心,打脸这种视同折损尊...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

来源: Http://MiAnFEIXiaoShUOyUEduWANg.com/book/62/800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