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香雕玉记

第二十七章 不觉梦尽

这是不知沉淀在哪处角落的旧事了罢……那兀自躲在寂静墙角后,发出柔和的光晕的小花,大抵是一朵洁白的雏菊,迎风开在某个秋夜的雨雾下;又似一只从暗处伸出的娇弱手臂,纤细婉转,在指尖上悄然一碰,含羞草般缩回去。谁的睫毛是香气馥郁的小扇子,掩下,继而悄悄扬起,冲他微笑。那笑颜比阳光更璨金夺目,是黑暗中唯一的光亮,摇摇欲坠,像极了一滴泪。……姬玉赋无声睁开眼,满室月华倾泻,头顶俱是一片濛濛清光,那种带着沁人薄凉的、刺骨的明亮,直让他觉着浑身透凉。几扇靠近的窗户都大大敞开。山顶湿冷的夜雾伴随冷风,呼啸着涌进内室。方才……是在做梦吧?扬起手来到眼前,指尖上犹自带着莫名的余温,侧头看去,才发觉不知什么时候,谁竟...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

来源: HTTp://MIANfEixIaoShUoYUeduWANg.com/book/62/782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