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香雕玉记

第二章 楼府私宴

“我……有一名女徒弟,名叫容祸兮。十年前你在定葵的时候,她跳下雍江自尽,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指腹轻飘飘扫过杯沿,姬玉赋垂眸低语。修得干净的指甲不经意敲上杯壁,传来一记清脆声响。钟恨芳无声抬眼,看他的长指慢悠悠离开茶杯,搭上袍袖,脸上也挂着一种格外复杂的神色,心里就不由泛起一阵诡异的舒爽。哈,你姬玉赋越是纠结,老夫就越是愉快,杀不了你我气死你。钟恨芳暗自得意一阵,道:“姬公子的意思是……令徒之死与老夫有关系?”“死?”姬玉赋蓦地扬起睫毛,黑瞳下掠过一丝森然精光,“你怎么知道她死了?”“雍江的水流何等湍急?姑娘家就是水性再好,也只有溺死一途。”钟恨芳拈须哼道,“……姬玉赋,你莫不是想说令徒投江后...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

来源: hTTp://MIAnfeIxIaoshUoyueDuWANg.coM/book/62/782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