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香雕玉记

第二十五章 悬梁自尽

若说那披香夫人三日前便已抵达县令府,在披香与双胞胎看来,可真真算得是天方夜谭了。那时披香尚在泊县往韵宛的路上,三人同行不动声色,未曾惊动任何楼家香铺,除去派沉水往韵宛的香铺走过一趟,披香一行简直就像人间蒸发了似的。那么,现下在县令府中的、这位所谓的披香夫人,必定是假无疑了。然而事实的关键在于,县令并不知真正的披香夫人是谁,纵使来了个假冒伪劣的,人家指不定也比照真货的品级接待了——就如今这情形看来,县令府果然做了冤大头。披香抱臂坐在马车内,任虎崽在脚边扭动身子翻转打滚。“香妞儿,”止霜拽了拽披香的衣角,“今儿个晚上,咱们究竟住什么地方呀?”“别哪壶不开提哪壶,住的地方可以再找,可这‘披香夫人’的...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

来源: HttP://MIANfeIxIAOsHuOyuEduwaNg.COm/book/62/782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