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香雕玉记

第二十七章 一言变局

山门大开,夏夜里闷热的风裹挟着黏稠水汽四散流逸。纵是绸衫轻薄凉快,热风一过,如今也服服帖帖地黏在脊背上,教人浑身都不舒坦。裴少音与恕丞已在石阶上等了一个时辰,两人皆是汗流浃背。——今日清晨,宫主携长徒卫檀衣下山,去往烟渚镇,时至夜深亦不见人归返。“少音,你说宫主领着檀衣一个小孩儿跑去山下,究竟是要作甚啊?”恕丞坐在石阶上发牢骚,身上的绸衫煨了汗,黏答答的着实烦人。他索性伸直了两条腿,将上衣也解开来透透气。裴少音仍旧闭目不语,手中的羽扇轻轻摆动,也不知是真想扇风或者装装样子。无论文治武功还是行止待人,他身为抚琴宫中难得的端正表率,就算遇上暑月里蒸笼似的天气,峨冠博带一件都不少,挨个牢牢实实套在身...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

来源: http://MIAnfEIXiaoShUoyUeduwANg.cOm/book/62/782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