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香雕玉记

第二十章 徒劳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掐死一江春水向东流。女童话音方落,脑后便遭了一记响亮的爆栗子。她嘟起嘴扭过头来,剔透如琉璃的眸子里满是委屈:“喂,做什么又打我?”“什么‘掐死一江春水向东流’?是恰似、恰似——都跟你说多少遍了?大济的语言博大精深,这字音须得咬准,若有丝毫差错,意义就与原先大不相同了。”峨冠博带的男子抚额摇头,另一只手中的书卷早给捏得没了形,“不成,再诵一遍。”“少音叔叔,这都诵了七遍了哎。”女童晃荡着两条小腿以示抗议,“师兄根本就不念这些依依呀呀的东西,为什么轮到我就得整本整本地背啊!”“因为他是男子...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

来源: hTtP://MIaNfEIxiaOSHUOYUeduWAng.COM/book/6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