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香雕玉记

第十二章 宝匣藏金刀

楼夙口中的皇族,意味着什么?一路上,披香不言不语地跟在他身后,眉眼间兀自带着三分阴霾。楼夙拽着她的胳膊走得挺急,便也没多在意她的沉默,只在半道上嘀咕了一句“你今儿个倒是安静得古怪”。要不要问问他?既是与抚琴宫宫主姬玉赋做交易,为何会扯上皇族?“……阿香,阿香?”披香回过神来,见楼夙一脸好奇地在她眼前晃动手掌,遂一把将之拍开:“前面便是暖玉堂了,你再闹下去,这堂堂的楼家二公子可要给人看笑话了。”闻言,楼夙抱臂很是严肃地瞧了她片刻,“……我说阿香啊,你今儿个是怎的了?”“没怎么。”她摇摇头,“得了,宫主还等着呢,咱们进去罢。”说着就缩回自家胳膊来,反将楼夙往暖玉堂大门前推去。楼夙给她推得一个趔趄险...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

来源: HtTP://MiANFeIxiaoSHuOYUeDUwanG.com/book/62/781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