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香雕玉记

第二十一章 画轴之秘

端王府侧院——退出客房,楼夙静悄悄掩上门。他回头扫一眼身后的太子,宋旌一身璨金华服,状似悠闲地环顾端王府侧院中的诸般景致,不时与守候在屋外的几名皇卫闲谈两句,而楼昶则在较远处,与端王府的管家站在一起低言细语些什么。大约是余光瞥见了楼夙偷瞄的视线,太子勾唇微笑,侧过身来。“披香夫人的病情,二公子不用太操心,只是……”睨着紧闭的门扇,太子说,“此病症着实凶险,为防她日后再犯,恐怕那只囚凤石的镯子是戴不得了。”宋旌这话叫楼夙颇为意外。他抬眼看看这位东宫之主,宋旌的笑容优雅从容滴水不漏,视线亦不避不闪,仿佛这是理所当然的结论。好在……这毕竟是楼家私事,楼夙暗自思索到。太子多言,听在耳中便是,倒不必表现...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

来源: HTtp://mIANfEixIAOshUoYuedUWAnG.CoM/book/62/776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