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香雕玉记

第十一章 祸随喜至

若真要论及太子宋旌与端王的关系,朝中诸臣大抵会露出各种高深莫测的表情,再摆摆手言“不可说”。一者乃当朝东宫之主,一者则是不甚得宠的皇子。外人看来,两人的身份高低一眼立辩,但在那些常年浸淫官场的老油子们眼中,却大不相同。楼昶的来信中曾这样说到:遇事无论缓急,若无违圣意,端王皆退而避之,此为藏锋也。这位看似温顺无害的王爷,仿佛正努力维持着某种意味深长的平衡——与东宫之间。目送路枉天离开后,披香隐隐地有些了然了。益王的落马,在相当的程度上已经奠定了东宫太子不可撼动的地位,如今宣平帝的皇子们或太过年轻,或不受待见,唯一能与东宫旗鼓相当、两相抗衡者,只剩下端王。依照这些天楼夙对太子的描述看来,只怕宋旌是...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

来源: HTtp://MianFeixiAOshuOYueDUwANG.Com/book/62/776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