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香雕玉记

第十九章 才下眉头

似乎很久以前,这一幕曾隐隐发生过。“太过执着本就不是好事,祸兮。”红衣少年蹲坐在她的身边,垂头将半个脸庞埋在臂弯里。她看不清他的神情,只知他一手搁在她的脖子后,像安抚一只猫那样拍抚她。她在做什么?……喔,对了。她蹲在赤龙潭边,正为姬玉赋不久前表现出的、对她的不甚在意默默内伤。“况且师父这个人,远不如你想的那般简单。”红衣少年低声说,“有些感情,与其说没有……不如说不敢有。”容祸兮侧过头,半张脸庞在月色下带着某种近似透明的光泽。为何不敢有?直到离开抚琴宫前,她才弄明白。望着卫檀衣渐次远去的身影,披香垂下眼眸,手指在衣摆边绞得微微发白。——这是抚琴宫中至高的机密,纵是二宫主和三宫主,也没有机会触得...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

来源: HTtP://miANFeIXiaOsHuOYuEDUWaNG.cOM/book/62/775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