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香雕玉记

第十三章 抑或是算计

这一回,非是往暖玉堂,也不走香虚馆,而是径直到了剪云亭前。裴少音在前信步领路,披香则半垂着头,心中不免计较起裴少音引她去见姬玉赋的目的。照理说来,姬玉赋只邀她一人是不妥的,作为大济内首屈一指的制香师,她虽声名显赫,然仍旧不过是楼家的一名雇员,若姬玉赋要她开口答应个什么,她自然做不了主。既是如此,姬玉赋不妨直接找楼夙去,何必绕这么大个弯子挑上她?……话是这样说,心底的那份雀跃太过热烈,若非这面纱阻隔,只怕她自己是不敢见人的。更莫说是要见那位抚琴宫宫主。剪云亭与两条回廊左右贯通,亭身恰巧建在一处绝壁上。天候晴好之日,站在栏边,尽可将这烟渚山的葱茏美景收纳眼底,而若逢阴雨,则得见一幕茫茫云海,其上云...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

来源: http://MIANFEIXiAOsHUoYUEDuwang.com/book/62/775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