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是癞蛤蟆

第248章 苦情戏?

那天最终还是没有喝酒,蔡言芝甚至没有唏嘘感慨什么,恐怕她才是真正的心如磐石若青松,岿然不动,任由清风拂山岗明月照大江,事业是如此,情感更是如此。蔡言芝率先离开射击场,赵甲第又上楼玩了会弓箭,他对现代复合弓和反曲弓都不感兴趣,耍了一下传统单体弓,最后出楼开一部军用吉普,疯狂越野,在一个坡底人仰马翻,把韩道德吓了一跳,赵甲第安然无恙爬出吉普,酣畅淋漓。随后小半个星期赵甲第每晚都要来射击场玩格洛克,再就是练车,争取早点把驾照开出来,费用理所当然地直线上升,这里的实弹价格已经很厚道,如果按照黑市来,赵甲第一晚上就得付给蔡姨起码五位数的银子。偶尔能撞见语嫣姐,他也玩手枪,但更多是在一间特殊的靶馆玩狙,据...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

来源: HtTP://MIaNFeIXIaosHuoYuedUwanG.cOm/book/6/26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