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墓阳宅

二十八、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切,你们不是流行那句‘感情深一口闷’的吗?还要一口一口的品偿,崇洋媚外。”“崇洋媚外?什么意思?”官生问。“崇洋媚外,就是,就是”不是说在我的梦境里吗?崇洋媚外都不明白?这怎么可能是梦里?“就是一种酒。”我胡扯。“酒?有这百年女儿红好喝不?”“没有。”我赶紧扯开话题,站起来面对那一片红似火海的红梅说:“真漂亮,要是住在这里就好了。”罗鸣轩说:“你若喜欢,可以搬过来这里住。”我一挑眉说:“怎么?嫌我占了你的屋子了?”他连忙摆手说:“不是不是,你爱住哪里就住哪里。”我笑了,“你家倒底有多大?有品菊园,又有梅林,是不是还有什么桃园梨园的了?”“也没多大,梨园是有,规模没有梅林的大,桃园的话,可以清...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

来源: HTtP://MIANfEIxIaOSHUoyueDUWaNg.Com/book/501/50531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