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墓阳宅

十七、什么是作秀?

我们只是站在外围看看,没有去凑这个热闹。罗鸣轩上台,台下一阵欢呼,只见他冷俊的脸容与和我们相处时的大径不同,他挥了下手,台下便静了下来,他以洪量的声音说了几句什么中秋佳节,与民众同乐的话,不过发现他的目光是不时地向我们这个方向飘来。这感觉就像我们时代的——领导致辞,便感叹说:“哎,这个时代也有领导致辞的做法啊。”安心说:“什么领导致辞,我觉得像耍猴。”我掩嘴偷笑,安心对他的意见还不是一般的大啊。人群开始排队领派送的月饼,不一会儿,罗鸣轩便回来,对我说:“走吧,看看还有没有什么玩儿的。”我点点头。叶一和安心走在前面,冯乐春姐弟和香桃跟在他们后面,叶一不时说些话,安心脸色也带了点欢喜。叶一和罗鸣轩...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

来源: Http://MIANFEIXIaosHUoyUedUwanG.COm/book/501/50529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