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墓阳宅

十四、男人喝酒女人靠边

老鸨送来卖身契,笑逐颜开地对我说:“小姐是想替香桃赎身吗?香桃这丫头真是福气啊,她可是伶俐的很,又会伺候人。”我笑着说:“妈妈,你直接说吧,要多少钱?”老鸨见我这么爽快笑得更开心,她伸出五只手指说:“五百两。”罗鸣轩听罢随手掏出张银票,我手急眼快抢过来,一边看着银票一边似漫不经心地说:“妈妈,你这就不厚道了,你买下她只花了一百两银,却要我们五百两。”“哎唷,你有所不知,买回来还得请师博调教,还得穿衣食饭,哪一样不用银子啊?”老鸨夸张地说。安心走过来,手上动了下,她说:“你不过是买下她两天而已。”说完她拉着我的手塞了样东西给我,这是她拿手小技,我会意。老鸨尴尬地陪笑说:“姑娘好说了,不用五百两那...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

来源: HttP://miANfEIxIaOSHUOyuEDUWaNG.Com/book/501/50529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