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墓阳宅

十、不请我喝杯酒吗

“你知道我会来?”我捏了块糕点放进口,但马上就皱起了眉头,这糕点不知道放了多久,已经冷了。“并不知道。”“不请我喝杯酒吗?”杯子是空的,拿起玉壶摇了摇,也是空的。“不敢。”他嘴里说是不敢,却手里像变戏法似的提了一个小酒坛,向我一抛。我去,这黑灯瞎火的,一团东西向我飞来,要不是知道他抛过来的一个酒坛,我准以拳迎之。还好,我稳稳地接住,“嗨,怎知道我一定接得住?接不住大家都没得喝。”“以萧姑娘的身手,这并非难事。”他说得轻松,我倒是一额冷汗。从酒坛里把酒倒进玉壶,然后说:“喂,只有一个杯子啊?”“在下用坛子喝便可。”“在什么下,说我不就行了,文绉绉的不嫌累。”他笑了笑说:“惯了。”了字的音还没落下...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

来源: httP://mIaNFEiXIaosHUoYUEDUWAng.cOM/book/501/50526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