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墓阳宅

九、通房丫鬟?

我想了想又说:“有热水吗?我想沐浴。”她难为地说:“可是,姑娘你身上有伤……”“不碍事,我会注意的。”“是。”她见我坚持也不敢多说就跑出去。我打量了下房间,房间很大。床很大帐幔极华丽,梳装台上放着新的铜镜、胭脂、水粉,还有一只打开的闸子,里面装着一些首饰发钗,另一边摆着木架,上面放着几套簇新的衣服,有淡紫、粉红、浅绿和白色的。前面有一组白玉屏风,屏风将床幔等里间一概遮挡住,看不到里面情况,而里面却轻易看到外间,檀木桌椅,圆桌方凳。这间不似女子闺房也不似客房的房间,不过转念一想,他家有钱,客房做得大而精致倒不出奇。不一会儿,木桶热水都准备好了,还撒了花瓣儿,我走过去,知秋也跟在左右,我看了她一眼...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

来源: httP://MIANfeixiAoShuOyuEDuwANg.COm/book/501/50526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