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墓阳宅

七、灵浠郡主

眼看着自己向她的剑尖倒去,心都凉了,这次死定了。说时迟那时快,一道金光一闪,“咣”的一声,打开了那女子的剑,并且震脱了手,宝剑钉在了地上。一道白影飞身而至,我倒在一个熟悉而温暖的怀抱里。“你又惹什么事了?”叶一带责备的问。“我没惹事,是她说我偷了她的荷包!”我偏着嘴说,委屈得不行。瞥眼看见刚才打开那女子的剑的,竟然是颗金子。叶一皱了下眉说:“姑娘,天下相似物品何其多,我们与姑娘素未谋面,何以偷得姑娘物品?”“这只‘孔雀南飞’珍珠刺绣本就是世间少有,而且还有金线绣的我名字灵浠的浠字。”“那么说,写上你名字的东西都是你的吗?我在你身上挑上我的名字,你也是我的咯?”叶一不紧不慢的说。她脸上一红,小手...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

来源: HTtP://MiaNfEiXIAoshuOYuEdUwaNg.COM/book/501/50526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