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墓阳宅

五、谁会驾马车   

失血与疼痛,使得晕眩一阵接一阵的向我袭来,我咬一咬舌头使自己保持清醒,舌头传来的痛使我颤抖了一下。也许叶一感觉到我的颤抖,抱着我的手紧了紧,对我说:“坚持一会,一会就好。”听到他这样说,我的心安定了许多,却发现他在城墙下,似是要徒手爬上城墙。“放下我吧。”我连自己都听得出自己气若游丝。“你信我吗?”叶一问我,我点点头。他又说:“那抱紧我了。”我环过他脖子,他左手紧紧的箍紧我的腰,空出右手,我还以为他要徒手爬墙,谁知道他右手抓了条粗麻绳,以攀绳的方式爬上了城墙又以同样方法,使我们出了城。原来我们入城后,他让我去休息,他自己却出来准备了退路,是啊,就算救到了冯乐春,我们不准备退路的又如何能出城?我...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

来源: htTp://mIANFeixiaOShUOyUeDUwaNG.cOm/book/501/50526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