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墓阳宅

48节、忧心忡忡

天很灰暗、北风吹在身上冰冷刺骨,对于一个南方人来说,在这样的冬天里工作绝对不是一件开心的事情,唯一欣慰的是,北方的冬天把自己包裹严实以后,只觉得冻鼻子和脸蛋。眯着眼睛抬头看着天,漫天飘落白色的晶莹,本该给人一种无限的遐想,亦或者如诗人一样在这样的季节中脱口几段酸句子,再或者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和一群兄弟围在热腾腾的火锅周围幺三喝四,也不枉这场雪。我拽了拽衣领,这是一身警装的大衣,厚重又温暖。头上戴着一顶警察们经常戴着的帽子,里面居然是纯毛的。放下两条帽子上的大耳朵,把自己的脑袋包在里面,看着两条白龙从自己的鼻孔中嗖嗖地钻出来。“够冷的。”我看着天无意识的说道。“还好,下雪的时候不冷。不过这场雪估...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

来源: hTtP://MIAnFeIxIaoShUOyUEDuWaNG.cOm/book/501/50467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