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墓阳宅

23节、黄粱梦与线索【四】

这方面,整个屋子里可以说苗衣衣和高妮儿是最有发言权的人了。法蛊很稀少,因为和蛊有关,大多数人都不太清楚。叶一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蛊,苗疆的蛊术只是其中一种。衣衣,你知道这是什么蛊吗?”作为当代苗寨的蛊婆传人,叶一直接问的苗衣衣,而不是高妮儿。这让个高妮儿撅着嘴,轻轻地哼了一下。苗衣衣则道:“如果苗疆蛊术,我身体内的蛊王应该会有反应的。看样子,很像是缅甸那面的法蛊。具体的不清楚。”连苗衣衣都不清楚跟脚的法蛊,就让所有人都感到了心底一沉。目光再次锁定在了母亲手中的针尖上。也许,只有见多识广的太易先生醒来才能解开这个谜底。母亲对我道:“左侧身。”我依言照做,母亲捏着太易先生的耳朵,一只手反复的在先...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

来源: hTTP://MIaNFeiXIaoShuoYueDUWANg.com/book/501/50037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