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墓阳宅

19节、可以和文怡比暴力的警花【下】

“什么问题?”太易先生道。我问:“昨天晚上,叶一在对方法台上发现了一张纸条,上面有叶一爷爷的名字,还有我外公的名字,可是,我没有看到您的名字。”其实我想说的是,似乎真言和尚想寻仇,那份留下的名单就是寻仇的仇家名字,可偏偏上面没有太易先生的名字,这里面实在是很奇怪的事情。所以,我把放在心里的这个问题问了出来。太易先生沉默了……我不清楚为什么会他为什么会沉默,好半响却叉开了话题说道:“小友还是回来再说吧。”我有些无奈,这不是我想要的答案。可是,我却无法逼迫一个六七十岁的老人家去说出几十年前的隐私,起码这不是我这种小辈人该做的事情。应了一声‘好’,那面便挂断了电话。又玩了一会儿游戏,就听到后面的车使...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

来源: hTTp://miANfEiXiaoshUOYUeDuwaNG.com/book/501/50037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