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艳无双

第六十八章:佛也有三分气

PS:求收藏,求红票,老书风流男护理二百五十万字完结,有兴趣的可以看看打发时间,连接在下方.

------------

凌啸天被叶如霜一直拉着,路上学生们指指点点,对于凌啸天的强悍是既羡慕又嫉妒,被校花级的美女拉着,何等荣耀,这是那家伙脸上还很不情愿的表情,有些男生真想上去揍人,不过想起叶如霜的强悍没有一人敢上去,只能心中泄恨,看让人郁闷的是叶如霜笑了,脸上灿烂的笑容秒杀一切花痴,从来没有笑过的美女一旦展颜何等惊人,众多男人陶醉了,可惜人家只为凌啸天而笑。

叶如霜很满足,因为与叶紫韵等女的相争她完全占据了主动权,凌啸天的把柄落在她手中,基本上她提出的要求不过份,凌啸天就会答应,这个纯纯的男人,叶如霜这么精明的男人怎么会看不透,她就是抓住凌啸天那优柔寡断的性格,强势的介入,率先在凌啸天的心里打下一片基业,就算他与叶紫韵等女在一起的时候都会情不自禁的想起自己,她现在正努力的往这个方面加劲。

上车后,凌啸天一直没有说话,脑中正想着一大堆事,当然不是因为去见叶如霜的老爸而紧张,只是觉得自己这样一走,叶紫韵几女心里是什么样的感受,他还是很在乎这一点的,叶如霜时不时的看着凌啸天,见他闭目养神心里有些不悦。

“啸天,去我家就这么委屈吗?”

凌啸天睁开了眼睛说道:“没有这回事,只是在想一些事情。”

“什么事让你连与我说话的时间都没有?”

“不是说开车的时候不要与司机对话吗?”凌啸天这招回答的真是高。

“我可以一心二用,就是死,我们也一起死,你怕什么,又不会孤独。”叶如霜笑道。

“如霜啊,我觉得我们应该自然一些,不要老是拿那个借口来束缚我,这样我很不自在。”

“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也没有这样做啊,你这话让我太伤心了。”叶如霜脸色暗了下来。

凌啸天一看又着急了,觉得自己说错话了,于是又道:“好吧,是我说错了,你别太在意。”

“我是不是比不上叶紫韵她们,到此时你还想着她们。”叶如霜目光如炬。

“你们没有可比性。”

“你的意思是我根本无法与她们相比吗?”

“呃,不是,我的意思是说,你们各有各的优点,没有可比性。”凌啸天狂汗,这女人太犀利了,自己的思想跟不上她的变化。

“真的吗?”

“真的,你看啊,青岚外冷内热,紫韵呢开朗热情,你呢......。”完了,凌啸天发现自己不知道怎么形容叶如霜。

“我怎么样?”叶如霜饶有兴趣的等待着凌啸天的回答。

“你很好。”

“这是什么回答,我不满意。”

“好吧,你很美很强大,这样总行了吧。”

“呃,这样也太随便了,啸天,你是不是不喜欢我。”

“还行啦。”

“什么叫还行,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那就喜欢吧,哪个男人会不喜欢美女,也自然也不例外。”凌啸天笑道。

“啸天,我可是喜欢上你了,真的,就像是书上说的那样一日不见如见三秋,世界已阻止不了我爱上你了。”

面对叶如霜如此强大的表白,凌啸天一阵狂汗,叶如霜还真是敢说啊,真没想到冷艳的外表下面,竟然如此疯狂,这才见几次面啊,要说是因为功法的关系也不用如此啊,哎,真是麻烦,要是在古代多好啊,三妻四妾,也不用这么多烦恼了。

转眼间来到叶家门口,很意外的是叶家并不是在豪华的别墅区,而是隐于都市之中的一座大宅院,看院子的年代也有些久远了,这么大的私人宅院没被拆迁可见叶家的实力也不一般。

下车这后,叶如霜拉着凌啸天来到大厅之中,此时,一个中年人,一个老者,一个中年美妇已在厅中等候,叶如霜上车之时就已先通了电话。

“爷爷,爸妈,这位就是啸天了。”叶如霜开心的介绍道。

“爷爷好,伯父,伯母你们好。”凌啸天礼貌的打声招呼。

“嗯,不错,气质相貌都属于上佳,只是这身子骨差了些,霜儿,他真像你说的那样强大?”老者发话了。

“爷爷,我还能说假话不成,现在是不是让人家坐下些,来家里可不是给你审问了。”

“你这丫头,这还没嫁出去呢,就为别人着想了,爷爷是白疼你了。”

“爷爷,我知道你疼我,但是你要相信我的眼光啊,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叶如霜挽住老者的手臂娇声道。

“女大不中留啊。”老者笑道。

“啸天,坐吧。”中年人笑道,第一眼看很满意,只不过不知道凌啸天的家底,女儿是不小了,但也不能随便找,而且自己的家世非普通家世可比,还是需要多了解一下才行。

“谢谢伯父。”凌啸天一点也不怯场,中年美妇端了一杯茶过来,“啸天,喝茶。”

“谢谢伯母。”凌啸天接了过来,放到旁边桌上,这的摆设与家里一样,看来也算是个传承的家族,不过,凌啸天没听过,他家倒是传承有上千年了。

“啸天,你自己有什么打算?”

“呃,这个我暂时还没有什么打算?”

“什么,没打算你与霜儿拍拖?不会是想玩玩算数吧,”老者气道。

“不是,我想先把课业完成。”凌啸天郁闷道,这关他什么事啊,叶如霜自己缠着自己啊,要说结婚的事,现在为止可是想都没想过。

“霜儿,怎么回事,你们两个没有什么未来规划,敢情是在玩过家家啊,这样的话,我坚决不同意。”

“爷爷,不是还有两年才毕业嘛,用得了这么急吗?”叶如霜也没想到她爷爷会直切正题。

“这不是急不急的问题,是态度问题,这家伙连什么打算也没有,想空手套白狼啊。”叶老头真恼了。

这话凌啸天听得也不舒服了,他什么时候空手套白狼了,于是站起身,“不好意思,爷爷,我实话实说,的确没有什么打算,我连自己都还养活不了自己,拿什么去承诺,学业都还没有完成,哪里敢多想其它的,爷爷您的话有些重了,什么叫空手套白狼,别说我不会为之,就是想也没有想过,今天来这里引起您的不快是我的不是,告辞。”凌啸天可不是来受气的,这话佛听了也有三分气,何况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