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小官人的幸福生活

第四十四章 书房鏖战

感谢春不语姐姐的打赏。

##

苏锦靠在烛火中思量了半天,想的脑子都有些生疼了,这才回过神来,忽见身边站着一个人影,抬头一看却是柔娘。

柔娘脸上表情沉静,但双眸出卖了她的内心,当中闪烁着爱怜纵横的柔情蜜意。

苏锦起身拉起她的手在她耳边道:“去帮我吩咐小米儿烧水沐浴,我去娘房中看看便回,还有,一会你到书房来,就你一个人来……”

柔娘心惊肉跳的挣脱苏锦的手,面带红霞的垂首疾走。

苏锦去王夫人房中将即将要进行的计划一五一十的禀报给她,王夫人极为震惊,儿子的大胆让她脆弱的心脏有些即将骤停的危险,如此大手笔的进行囤积,在她看来跟赌博无异。

苏锦知道她会有这样的反应,王夫人不是经商之才,十年间苏记家业萎缩,虽有外部的打压因素作祟,但主母王夫人也难以推卸责任;只会守成可不行,商场之残酷会让不思进取的一方逐渐被蚕食。

但苏锦知道,王夫人已经做了她能做的的了,你怎么能要求一位从小便只学习女红、缝补、看些闲书的小家碧玉能够将一个庞大的商业机构运转如意呢,那已经完全超出了她的能力范围。

“娘,我知道你很担心苏记的产业毁在我手上,也担心万一失败我们娘儿两会无存身之处,这些我都知道,但是这次的机会不抓住,苏记或许便无翻身的机会,在庐州城会逐渐的被人所蚕食,结果依旧会如此,只是早一天晚一天罢了。”

王夫人踌躇半晌道:“儿啊,娘不是担心咱们会生活无着落,我是担心这些跟随苏记一路走来的老人的以后,苏记一倒,这些人将何去何从?咱们生意失败了,好歹还能变卖家产到庄子里去过日子,他们这些人难道就弃之不管了么?”

苏锦心中感动,王夫人真是慈善之人,考虑到的首先是家中的掌柜仆役们以后的生计问题,苏家门风醇厚如斯,这恐怕也正是这么多老掌柜们甘心情愿的为苏记服务十几年二十几年的原因所在。

“娘请放心,儿已经准备了一万贯留作不时之需,这些钱便是做最坏的打算,我为家伙每个人都准备了一份安身钱,虽不能保证他们下半辈子衣食无忧,但拿来置办几亩薄产或做个小生意还是可以度日的,苏记岂能负人?”

王夫人笑道:“我儿能这么想,娘便放心了。”习惯性的伸手摸来,苏锦已经习以为常了,这位王夫人每次见面都要在苏锦的嫩脸上捏几把,苏锦刚刚穿越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王夫人就捏的他很不适应,现在捏着捏着,苏锦便习惯了。

“娘,放心吧,此事我有九成把握,几位大掌柜都认为是个机会,这可不是儿子刚愎自用的瞎胡闹。”

“瞎胡闹又怎样?苏记本来就是我儿的,你要怎么闹娘都不反对,送人了娘都不心疼,只要我儿平安开心就行了。”

苏锦大翻白眼,王夫人这便是典型的慈母多败儿的代表。

……

……

夜深人静,万籁无声。

苏锦的书房内也是漆黑一片,只是在黑暗中传来奇异的响动声,压抑的喘息和不知是痛苦和欢乐的娇.吟从书房内间传出。

苏锦尽情享受怀中这水一般绵软的身体,将心中的沉甸甸的负担发泄,晏碧云离去的失落,大手笔投资的压力,尽皆在柔娘的身体上消磨殆尽。

云收雨散,两人密合在一起相拥喘息,黑暗中柔娘大着胆子伸手在苏锦的俊脸上抚摸,鲜花般柔软的嘴唇盖章一般落在苏锦的脸上。

苏锦闭目喘息稍定,摩挲着怀中的山峦起伏,轻轻叹了一口气。

“公子,您好像很多心事的样子,是……是柔娘伺候的不周到么?”柔娘声如蚊呐,细喘微微的在苏锦耳边道。

苏锦无声的笑了,在她的隆臀上轻拍了一把道:“瞎说,我不知道多快活呢。”

柔娘良久无声,忽然细细的道:“奴家也是……”

苏锦被她这句话刺激的身体顿起反应,柔娘吓得紧紧抱住他道:“不要……奴家有些不堪……”

苏锦忙分神他想,压下再次涌起的欲望,柔娘感激的在他唇上一吻道:“公子很喜欢《和丰楼》的晏东家是么?”

苏锦奇怪柔娘为什么这么问,逗她道:“柔娘是吃醋么?”

柔娘轻轻道:“公子切莫误会,奴家能跟着公子已是知足了,绝无其他想法,奴家只是想提醒公子,那晏碧云是个寡妇,而且岁数比你大五岁,恐非公子良配。”

苏锦心中一惊道:“怎么,晏小姐原来是嫁过人的么?”

柔娘轻声道:“奴家在街上流浪的时候,曾听客人言语中提及一二,说起来这位晏小姐也是命苦,出嫁前三日,夫君便暴病而亡,偏偏夫家不愿解聘,所以便身负未亡人之名,蹉跎四载青春,如今都二十一了。”

苏锦身体一震,心道:这算是哪门子规矩,未婚夫死了还不接触婚约,这不是站着茅坑不拉屎么?激愤之余也没注意到这个比喻多么的不堪,将晏碧云直接比喻成茅坑了。

苏锦也有些窃喜,晏碧云还是单身,除了那夫家的一纸婚约未解,基本上没有任何瓜葛,这从晏碧云能到处走动经营自家产业的行为便能看的出来,夫家除了限制她不得改嫁之外,对她的生活似乎没有任何制约的手段。

至于年龄大几岁算个屁,恰好满足了身为轻度御姐控的苏锦那丝邪恶的欲望。

“公子,您听到奴家所说的了么?”柔娘抚摸着苏锦的脸庞问道。

苏锦一个翻身将柔娘压在身下,柔娘大惊求饶,苏锦哪里管她,挺枪直刺,柔娘嘤咛一声,随即陷入潮水般涌上来的快感之中。

……

书房窗外一个小小的身影伫立凝听,小小的脸蛋上嘴巴撅起,眼神变幻无常。

“难怪最近感觉怪怪的额,原来公子爷跟这不要脸的歌女搞到一起了,早知道她们两不是什么好人,这么快便迷了公子爷的眼。”

屋内传出的声响让小穗儿脸红心跳,小丫头似懂非懂,低头看着自己的微微隆起的小馒头般的胸部自语道:“不就是比我大一点么?有什么好稀罕的,小米儿说再过两年我也能大起来,到时候走着瞧。”

一甩双鬟,撅着嘴气呼呼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