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中悍刀行

第十八章 那些坛黄酒

徐凤年清晨时分醒来,闭着眼睛都能感受到锦缎被褥带来的舒适感,这让他很知足,没有饿过肚子受过风寒,很难知道饱暖的泼天幸福,饿治百病这个道理,父辈们的循循善诱不管如何情真意切,都讲不出那个味儿。在黄鹤楼上跟李瀚林严池集两个膏粱子弟说起三年游历,俩发小只是好奇江湖趣闻武林轶事,对于挨饿受冻是没有任何感触的,所以双手双脚结满老茧至今都没有褪去的徐凤年很庆幸能活着回凉州,才刚坐起身,住在隔壁小榻上的暖房大丫头红薯就进来帮着穿衣戴冠,徐凤年没有拒绝,深谙市井艰辛是好事,矫枉过正就不妥了。红薯纤手流转的时候,轻声提醒桌上多了封密信,徐凤年嗯了一声。豪族门阀内,逾越规矩是大忌,再得宠的丫鬟侍妾,都不敢掉以轻心...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

来源: hTtp://mianfEIxiAOSHUOYuEDuWAnG.CoM/book/39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