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赢家

美男赢家 [二十一-二十四]

作者:媛媛要上位

第二十一回前尘往事成云烟这时此刻开新篇

杨景行还真被何沛媛布置了读书任务,妹子觉得他记忆力这么好,不背几本书真是白瞎了。妹子给他制定了每天读书一小时的计划,推荐让他先读的两本书是带注释的《古文观止》和帕尔默的《现代世界史》。并且妹子也明说了,这只是培养基本功而已,前者熟读成诵或可出口成章,而且一通百通后再读各种传统史书和文集都是水到渠成的事;后者更是基础了,不了解一点历史知识,《战争与和平》之类近现代文学名著根本就读不下去,而托陀二爷(托尔斯泰和陀思妥耶夫斯基)则是何沛媛最为推崇的文学大家。杨景行摸着这两本书,心里倒也没有多抵触,稳固感情需要相互包容和付出,两个人交流需要共同语言,妹子学识渊博,自己只能迎头赶上。即便如此,他还是免不了在心里暗暗发誓以后要多赚钱。

第二天,旷工一周的杨景行开着墨绿色的帕拉梅拉接上妹子来宏星上班了。两个人都是职业装扮,杨景行身穿定制灰色浅条纹双排扣西装,黑色牛津鞋,手提一个深黄色牛皮公文包,一身英伦风;何沛媛画淡妆,身穿一身灰色职业套裙,黑色高跟鞋,拎一个结实耐用的LV包包,艳光内敛,整洁干练。两个人肆无忌惮的穿情侣装秀恩爱,不过强大的气场却让人不敢调笑,只能说一对璧人羡煞旁人。杨景行本来应该配一块皮带正装手表,不过何沛媛更喜欢运动型钢带劳力士,说这样看起来带一丝雅痞之意而不显得古板。以前杨景行曾被陶萌试图改造过,不过没改造成功,现在他落到何沛媛手里,胡萝卜加大棒,终于服服帖帖了。

两个人在前台妹子屏息目送下进了402工作室,发现庞惜已经到了,在外面隔间里处理各种文档。庞惜首先打招呼,只是面带微笑客气的问好,没表现出单独面对杨景行时的熟络,杨何两个人则是笑容满面的回应这个尽职的属下。进了办公室内间后,何沛媛帮杨景行脱下外衣挂好,然后拉开自己的办公椅坐下跟男朋友闲聊。她进公司后没把杨景行的办公室大刀阔斧的修整,基本保留着原来庞惜安排的那个样子,只是添加了一套新的办公桌椅,跟杨景行原来的办公桌面对面安放。不得不说宏星搬了写字楼之后真是讲究了不少,像杨景行这样的管理层都换上了几千块的人体工学办公椅,何沛媛也得到老板特批,享受了同样的待遇。

十分钟后庞惜敲门送来两杯咖啡,并汇报今天的日程和过去一周攒下的工作。真是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虽然才离开了一周,但攒下的工作就要累积成山了。杨程义帮他给张彦豪打电话请假的时候只说家里出了点急事,待会他还要跟老板去解释。两人喝完咖啡,杨景行打电话给凌薇,正好老板也想他了,他就带着妹子进见。来到张彦豪办公室外间,凌薇看到她俩发笑,她身份特殊,调笑两人说:“隔壁公司可是禁止办公室恋情的哦,你们这样可是要把人家气死哦。”

杨景行笑着回复:“我们这样正好体现出咱们公司的人文关怀,说不定那些金融才俊就一个个要跳槽过来。”何沛媛只是礼貌的跟凌薇问好。

凌薇帮她们打开办公室里间的门,张彦豪见了他们笑得更大声了,但只是夸赞郎才女貌,杨景行两人满面笑容的感谢。凌薇送来两杯茶,然后离开关好门。

张彦豪爽朗的说:“朋友新送的普洱,你们尝尝怎么样。杨经理家里的事都处理好了吗?小何这几天有什么新作出来吗?也拿给我看看。别看我自己不会写歌,但鉴赏力还是有的。所以我也不得不夸一句,小何你写的那些歌词真是不错。正所谓,情景交融,哀而不伤,故事性好,画面感强。我看那些自视甚高的港台才子都要被你压过一头啦,哈哈哈哈“

何沛媛赶紧回应老板夸赞:“老板真是过奖了,我也就是身高能压过他们,其实一直在跟前辈们学习,争取不辜负老板的信任。”

张彦豪继续哈哈笑,把目光转向杨景行。

杨景行不想对老板撒谎,也不想细说,只能硬着头皮说:“我家里的事都处理好了,接下来会集中精力处理公司里积攒下来的事情。“不过杨景行也有好消息,他笑眯眯的对张彦豪说:”这几天何沛媛写了一百首歌词,还请老板指教。“一万首歌词太惊世骇俗了,她俩商量决定还是先拿出一百首来吧。

张彦豪先是吓了一跳,然后转头看何沛媛,看着她也是点头微笑,这才心花怒放。他先喊凌薇打印歌词,然后打电话叫甘凯呈过来。等甘凯呈来了,都顾不得调笑杨景行两人了,急忙跟老板分开两沓看那些歌词写的怎么样。张彦豪跟甘凯呈先是认真的读几首,然后刷刷的翻,随机挑一首再读,用了十几分钟,两个人相视而笑。

甘凯呈首先恭喜老板,说:“还是老板有眼光,先签一个莫扎特贝多芬,随后又签一个李太白苏子瞻,这让人家其他公司怎么活,嘿嘿嘿嘿。”之前还有人觉得才子不会拍马屁呢,看来她们实在是太年轻了。

张彦豪也得意:“我签小杨小何的时候,公司里都有流言蜚语,我都不稀罕解释,这下看她们怎么说。”然后老板叮嘱甘凯呈和杨景行不要辜负了好词,赶紧谱好曲,这些就是将来宏星在华语音乐界的话语权,同时老板也不冷落功臣,吩咐财务及时打钱,还许诺了不少奖金。

何沛媛这个月最终领到了三百万的薪水,让姑娘一家人都扬眉吐气。何沛媛跟杨景行商量换房买车的事,杨景行自己不怎么关注房价限购之类的事情,但杨程义是业内人士。杨景行咨询了父亲一下后推荐何沛媛买好地段买新房买大房,然后也没多想,因为杨景行所在的小区“香岛国际名园”二期刚建好,他自己买的是一期。两人赶紧找到以前帮杨景行买房的那个陈叔叔,让他帮忙挑了两套房,四个离电梯近的车位,都是200多平的四室两厅,一套何沛媛家自住,一套送给何沛媛大姨,她家儿子马上也到结婚的年龄了。何沛媛父亲生病做手术的时候,大姨家倾囊相助,这样的亲情和恩情,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但现在自己有能力了,就要涌泉相报。

还不到两年的时间,“香岛国际名园”的房价已经从两万涨到了两万五,而且现在都不卖毛坯房了,都是精装修的,一平米还要多加三千的装修费。这样算起来,两套房加三个车位一共要一千两百万,首付三百六十万,贷款八百四十万,二十年期限,每月要还五万左右。这对一般家庭来说压力不小,但何沛媛每月有十几万的薪水,而且手握一万首歌,对她来说已经不形成压力了。不过为了凑齐首付,何沛媛还是卖了现住的老房子,别看这小区破破烂烂的,但是学位特别好,六十几平的房子卖了两百多万,再加上公司发的三百万薪水,支付了新房的首付后还剩差不多一百五十万。

换新房后何沛媛父母离上班的地方变远了,但是父亲何澹会开车,何沛媛打算给他买辆家用车。说到汽车那就是杨景行熟悉的领域了,用一大堆的专业名词给何沛媛解释。最终何沛媛按男朋友的建议选择了斯巴鲁的力狮旅行版房车,看到真车的时候何沛媛还觉得这个是SUV。杨景行得意跟女朋友解释两者的区别,说买SUV纯粹是交智商税,因为跟同价位的轿车比空间小安全性差,操控性更是垃圾。而这款力狮旅行车不但有日系稳定耐用的优点,并且空间大,虽然油耗高一点,但是AWD非常适合浦海这种多雨的城市,下雨天行驶不容易打滑。何沛媛赞扬了男朋友的专业,这让杨景行美得冒泡。还有一件幸运的事情是,两人在斯巴鲁的4S店试车的时候,发现店里有一辆BRZ现车。杨景行同样得意的向何沛媛介绍这辆车,说起了著名漫画《头文字D》里面男主角藤原拓海曾经的座驾AE86,更是隆重的夸赞那辆车的后续经典86/BRZ。得了,何沛媛也是一眼就相中了,她拿到驾照后还没来及买车,正好刷卡提两辆车。

《美男赢家》第二十二回酒不醉人人自醉家不迷人人自迷

房子车子都买好后,何沛媛也觉得是时候把男朋友带回家跟父母见面了,父母都要求很多次了,以前是以“交往未久”的理由搪塞,现在她觉得时机已经成熟了。

要见何沛媛的家长,杨景行心里还是有点紧张的。有道是,白头如新,倾盖如故。杨景行虽然跟何沛媛交往的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但两个人情投意合,默契互补。经历过一场生离死别后,二人更是明心见志,互许终生,平日里就是你侬我侬,忒煞情多——我教你弹琴,你陪我读书;一起商量写歌,一起竞技运动;互相打闹嬉戏,互相卖萌求抱;我不用担心你跟不上节拍,你不必怀疑我三心二意——生活过得逍遥自在。杨景行以前交往过两个女朋友,也见过对方家长,在心里也留下了过深刻的印象:陶萌的奶奶宽厚复礼,父亲端正严厉,继母唯诺慈善;齐清诺的父亲平和豁达,母亲机敏强势。但不管她们对杨景行好也罢,坏也罢,从何沛媛归来的那一刻起却是再也与他无关了。英语里对岳父母的称呼很法理—father/mother-in-law,但传统的中国人从来都是情大于法。对杨景行来说,他接下来要见的人,将会与他的生命密不可分,会成为他的亲人和家属。此刻他心里的紧张只说明他很在意。

到了约定的时间,杨景行先打电话通知妹子,然后从自己的住所出发,开车来到何沛媛家。他按门铃后听到妹子蹦蹦跳跳的跑来给他开门,他今天上身穿一件考究的格子衬衫,下面配一条修身的牛仔裤,脚下穿一双休闲布洛克鞋,看上去整洁而亲和。何沛媛开门看到杨景行后满脸欣喜,接过他手里提了两盒茶叶和一袋水果,男朋友很乖,遵从了自己的嘱咐没交智商税买什么高级滋补品。何沛媛的父亲何澹和母亲秦娴也笑着过来迎接他,杨景行热情礼貌的问好。

杨景行曾在浦音音乐节的时候见过何澹和秦娴,那时候两位长辈虽然兴奋但难掩憔悴,如今才过去一年多,哪还能在她们身上找到一丝憔悴的样子。杨景行只见何澹身形挺拔却满脸书卷气,秦娴笑容亲切不减气质高雅,两人穿着舒适而不随意,谈吐温文有礼而又自然洒脱,让杨景行如沐春风,早就忘了紧张。

何澹和秦娴问了两句杨景行父母和爷爷奶奶的情况后就不再打听其他亲戚了,好像何沛媛也没问过,看来是不怎么关心吧。何澹祖籍是江苏南京,秦娴祖籍是浙江绍兴,两个人小时候还在南京和绍兴生活过。杨景行家在九纯,但却算半个曲杭人,何沛媛则是土生土长的浦海人。苏浙浦三方比较自然而然成了她们话题,而这里面能聊的东西就太多了,文人骚客,昆曲评弹,金陵临安旧事,苏州杭州风光,白蛇传和红楼梦,魔都与古镇,西湖与钱塘江,钟山与玄武湖,鸡鸣寺与灵隐寺,河坊街与新街口,龙井虾仁西湖醋鱼,盐水鸭肉松鼠桂鱼。四个江南人,对这片钟灵毓秀之地如数家珍,尽是欢颜笑语。

秦娴和何沛媛陪着聊了好一会后去准备饭菜,剩下何澹和杨景行在客厅里。杨景行知道何澹擅长围棋象棋,但这位长辈好像不愿跟小辈过招,压根不问杨景行棋艺水平如何。何澹转变了话题,讲一些何沛媛小时候的故事给杨景行听。原来自己的妹子从小就聪慧乖巧坚韧。杨景行更是第一次听说自己妹子小时候练过芭蕾,而且有无比扎实的基本功。杨景行也自然而然的讲一些自己小时候的趣事来衬托妹子,还被赞天真烂漫。随后何澹也跟杨景行叹息一句,说自己的父亲受人恩惠,为人幕僚,但又被庸主拖累,身陷囹圄。不关心政治的杨景行也听过这事,十几年前,有一位浦海政治明星在换届时爆出桃色丑闻,这些年来都一直是浦海人的笑柄,而何沛媛的爷爷恰好给他当过秘书。虽然何澹没有跟杨景行打成一片,但杨景行只觉得这个长辈有一种特殊的气质,正是人如其名,水何澹澹,即使现在职位低微也曾身染沉疴,但谈吐风雅,言之有物,对晚辈的关爱并不直说,但很多话里都暗自显露。两人谈笑风生,身份都拿捏的恰到好处,比一般翁婿间那种自然熟不知道要高明到哪里去了。

何沛媛一家准备的饭菜算不上很丰盛,只是五菜一汤而已,并没有因为“贵客”来临大张旗鼓,不过份量却不小,应该是听说了杨景行的食量。席间何澹和秦娴也不怎么客气劝杨景行挨个品尝,只是闲聊随意吃,但这一顿饭却让杨景行吃的唇齿留香,只觉得从来没吃过这么美味的家常菜,尤其是秦娴做的一道花雕蒸蟹,让杨景行觉得完全是重新定义了螃蟹。江浙浦都爱吃蟹,以蒸为主,各家做法不尽相同,但只要不是过了火候让蟹肉变老,想把蟹做的不好吃也很难,反过来,就算你很讲究,但想把蟹做的出类拔萃更是难上加难。杨景行身体变异过,应该是千杯不醉,但是今天吃了一只花雕蒸蟹就要目眩神迷了,蟹肉的鲜香甜被花雕的馥郁芬芳包裹,形成了一种难以言说的口感。这只螃蟹是如此的好吃,以至于杨景行吃完后,首先想到的居然不是如何赞美厨师,而是害怕今生可能再也吃不到这么好吃的螃蟹了,何沛媛一家三口看到杨景行吃螃蟹犯傻的样子相视而笑。几年之后等杨景行跟何沛媛结婚了,他才知道今日他吃的花雕蒸蟹所用的花雕正是“女儿红”,那是何沛媛的外婆在外孙女满月时埋在绍兴老家桂花树下的。她们的家乡有一个美丽的传说,“女儿红”除了作为陪嫁的贺礼让夫家大宴宾客外,而且还可以用来测试男人对女儿是否真心实意。在传说中,不管是再勇猛的好汉,只要喝下一滴心上人满月时埋下的“女儿红”,马上就醉意迷离。杨景行在迷迷糊糊中就被何沛媛的全家人给接受了,真是傻人有傻福。最后还是妹子开车把杨景行送回去,不过这次她回家就不再打车了,而是名正言顺的开男朋友的车。

换房终究是一件麻烦事,就算要换的是精装修的新房也不轻松。何沛媛先找专业人士检测了各种有害气体残留情况,结果还不错,各项指数都比较低。之前是杨程义消息灵通,听说开发商打算把这个楼盘做成一个口碑产品,现在看来至少人家使用的材料是高于环保标准的。全家人一番商议确定了美式的装修风格后,就开始修改一些不满意的地方,然后买各种家具家电,折腾了一个月才把新房装备齐全,杨景行也奉献了很多智慧和力气。何沛媛一家都是相信科学的人,根本不理会那些封建糟粕,没选什么所谓的“好日子”,只是趁不下雨的一天就把东西搬到新家。从此妹子只需要从家里出发走路两百米就可以到杨景行的住所了。

何沛媛新家的风格跟旧房相比,乍看起来是天差地别,旧房家具以银灰为主色调,朴素雅致,新家则是大量使用胡桃木,华丽低调。不过只要待久了就会发现,两者宁静淡然的风格是一脉相承的。不过新家里有了专门的书房摆放书架,客厅则成了一个娱乐室。何沛媛给父母买了一个大屏幕平板电视和两台主机Xbox360和PS3slim,妹子正教她们玩游戏,这对中年夫妇很开明的乐在其中。说起来真是阴差阳错,何沛媛几次嚷嚷着要写小说,但一个月下来写了十几个开头,最后更是删得一个字都没有,颖敏绝伦的妹子沦为全家人的笑柄。不过身处闲职的何澹却被女儿勾起了写作的兴趣,文思泉涌,一个月写了十几万字,字字珠玑。不得不说,写作这事真不是聪颖就能搞定的。妹子写作受挫后,玩起了德州扑克,边看教学资料边实践,很快成为了网络现金桌的小鲨鱼。秦娴则是干脆办了内退,做起了全职主妇。杨景行更是每天过来蹭饭,时不时的被螃蟹醉倒。

《美男赢家》第二十三回不闻旧人哭但见新人笑

杨景行见女朋友家人后第二天起床洗漱后,觉得万事俱备了,决定把自己的新恋情告诉母亲萧舒夏。跟古灵精怪的妹子待久了,杨景行突然想要恶作剧。他拨通萧舒夏的电话后,学着自己妹子甜甜的声音喊:“妈咪,妈咪,我有好消息要告诉你啦。”

萧舒夏被吓了一跳,感觉儿子被周龙龙附体了,急忙问:“行行你怎么了?”

杨景行哈哈大笑,说:“你不是经常羡慕周龙龙他妈嘛,今天我想让你亲自体验一下。“

萧舒夏反应过来后,开心的不得了,继续问:“有什么好事啊?交女朋友了吗?”

杨景行用惊讶的口气回答:“麻麻,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萧舒夏觉得新鲜的不得了,自己的儿子什么时候看不透了,不屑的说:“你买车的时候我就知道了,我在等你主动坦白。快说是哪家的姑娘?我见过没有?性格怎么样?家里是做什么的?”

杨景行老老实实的陈述:“你见过也跟没见过差不多,现在姑娘大变样。就是以前咱们一起吃过饭的306的何沛媛。“

萧舒夏对这姑娘有印象啊,当时306的两朵花之一,她去看儿子的时候仔细观察过的。但这姑娘家世不好,父亲还有尿毒症,萧舒夏心里不快,严厉的说:“我警告你杨景行,那些整容的女孩子你别想给我领回家。”

杨景行觉得不好解释,但不纠缠这点,回答说:“人家没整容,等你见了就知道了,只是气质上的变化。她已经从民族乐团辞职了,来宏星上班了,签约到了402工作室,专门负责给我写歌词。别看她是我下属,不过赚钱可比我多多了,一个月能写一百首歌词,领几百万薪水。她父亲不是得了尿毒症吗,现在换了肾,恢复的很好。麻麻,你有空就来浦海嘛,我都想你了,顺便也可以看看她。“

萧舒夏觉得有一大堆问题要问,但电话里又讲不清,决定这几天就去浦海,到时候再细说。她挂了电话后,找杨程义商量,担心这姑娘家小门小户的,跟自己儿子不般配。杨程义胸有城府,装什么都不知道,也不提给儿子治病的时候姑娘的表现,只是站在老婆这一边,表示认可她的担忧,然后打电话安排自己公司的工作人员订高铁票。

杨景行给母亲打完电话后,打开电脑登陆了高中校友录。毕业三年了,大家的留言越来越少。杨景行上传了一张自己跟何沛媛在拳台的合影,脸上还带着乌青。然后留言:我给大家报告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我找了一个会拳击的女朋友,我一辈子都不用担心她的安全啦。坏消息是,我真的很担心自己的安全。哈哈,祝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不要辜负青春美丽时光!

紧接着,他又给齐清诺打电话。电话接通后,齐清诺未卜先知:“好久没打电话了,你不会是来要祝福的吧?”

杨景行尴尬,但也不想掩饰了,直说:“我是想跟你说声对不起,以前咱俩在一起的时候我做了很多错事,给你造成了很大的伤害,我现在向你真诚的道歉。“

齐清诺沉默了一下,笑笑说:“没什么大不了的,还有别的事吗?”

杨景行回答:“我可能比你先爱上别人了,也祝你好运。”

齐清诺嗯了一声挂了电话,没送祝福。

第三个电话打给自己的闺蜜,同样不拐弯抹角,直接说:“蕊蕊,我跟媛媛在一起了。“

王蕊震惊的跳起来,连忙问:“什么?你俩什么时候开始的?老大知道吗?”

杨景行说:“两个多月了吧,我们一直在约会。你们老大大概能猜到吧。”

王蕊不满意,催促道:“详细点!从头说!”

杨景行满足了王蕊的要求,只是略过给自己治病的事情。

王蕊听完后还是感觉不可思议,一时间也找不到合适的话,只是埋怨:“你们都交往这么久了怎么现在才告诉我?”

杨景行无奈道:“我们一直没明确讨论过两个人的关系啊,其实直到现在我都没问过她愿不愿意当我女朋友之类的话,不知不觉的我就觉得她已经是了。“

王蕊继续蒙圈,只觉得自己交了三个不靠谱的闺蜜,但手心手背都是肉,不知道该采取什么立场了,嘟囔着说:“你让我们姐妹以后怎么聚会?”

杨景行气愤了,问:“你还是不是中国好闺蜜?怎么一点都不为我们感到开心?”

王蕊只觉得以前那么操心都白费了,感叹:“我一直觉得你跟老大能复合的。现在是真的不可能了。“

杨景行继续劝:“我跟媛媛在一起很开心,等你有空了我们一起吃饭好不好?”

王蕊觉得大势已去,只能照顾眼前了。严厉的警告杨景行说:“你要好好对媛媛,如果你把她也弄丢了,我们就断绝关系。”

杨景行这才开心了,说:“我跟媛媛结婚的时候,你是当伴郎呢?还是当伴娘呢?哈哈哈哈。”

王蕊又震惊了,问:“这才两个月,你们都要谈婚论嫁了吗?”

杨景行平静的说:“我觉得媛媛就是我今生唯一了。”

王蕊听完后,沉默了一会,好像完全接受了事实,温柔的说:“那等你们有了宝宝,我要当干妈。”

杨景行嘿嘿,说:“那你要准备好大红包。”

然后两个人就嘻嘻哈哈起来。

给兄弟们打电话就轻松了,马上暑假了,自己新房都准备好了,就等过来相聚了。再打给两个妹妹,只是夸赞新嫂子温柔美丽,这次得到了两个人的祝福。

打完几个电话后,杨景行觉得该做的已经都做了,但心情还是有些低落,准备找自己妹子要点奖励,打给何沛媛说:“再不来人就要饿死宝宝了,555555”

何沛媛哄:“宝宝不哭,我跟麻麻包了菜肉馄饨,等我煮好了过去喂你“

杨景行继续撒娇,说:“我要三十个。”

何沛媛似乎是想帮杨景行减肥,说:“顶多二十九个。“

杨景行不干了,问:“为什么?”

何沛媛笑着说:“喂猪啊。”

杨景行挂掉电话,躺回床上打滚。

不一会何沛媛提着一个保温便当盒,拿着勺子来到杨景行的卧室,看到他躺在床上装睡,只觉得好笑。她拿个枕头把杨景行头部垫高,准备喂他吃饭,不过发现这家伙还是不睁眼。何沛媛心里奇怪,只好哼着歌谣问:“魔镜魔镜告诉我,男人到底要什么?”

这下杨景行终于有反应了,对唱:

“只因为我要假装什么都不懂

尽量少说话

让你疼我拍拍头拉拉手吻我起来“

天地良心,两个人交往几个月了,只是拉过手,拥抱过,这爱情纯洁像白雪公主一样。但是杨景行今天突然不纯洁了,因为他刚才被魔镜诱惑了嘛。

何沛媛脸刷一下就红了,眼光却如水一般温柔,看着闭着双眼的杨景行,只觉得此时此刻天地都安静了,她们两人成了这方世界的焦点,各种神灵精怪都在屏息看着她们。她拿手捧着杨景行的脸,也害羞的闭上眼睛,嘴唇慢慢的靠近。杨景行依然没睁开眼睛,只是拿手臂扶住何沛媛的腰,把她慢慢的拉到自己胸前。两个人的呼吸都要停止了,只剩下心跳的声音。终于两个人的身体贴在一起了,然后是四片嘴唇轻轻触碰。杨景行控制着节奏,先缓缓的挤压何沛媛的唇瓣,并不急着进攻,何沛媛也放松下来,呼吸逐渐的平稳。杨景行手臂逐渐用力,把何沛媛抱的越来越紧,同时放出自己的舌头,顶开何沛媛的牙齿,进入她的口腔。何沛媛只觉得自己从未尝到过这么香甜的东西,气息逐渐迷乱,头脑里一片片烟花在绽放,手臂更是死死的抓着杨景行。这一吻不知道持续了多久,反正有天昏地暗陪着她们。

终于最后两个人睁开眼睛,天才的身体都觉得发麻了,互相看着傻笑。杨景行问:“喜欢吗?”何沛媛没回答,而是又轻轻啄了一下杨景行的嘴唇。杨景行抱着妹子身体,帮她调整一个姿势,让她枕到自己胸膛上,然后两个人就这样静静的依偎着。三十个菜肉馄饨一个都没吃呢,杨景行这头猪一点都不觉得饿。

《美男赢家》第二十四回杨景行调戏“小姨子”萧舒夏夸赞“儿媳妇”

何沛媛打了一个月线上德州扑克已经成长为NL200的鲨鱼[1],她有三台电脑,九个显示器,每个显示器开六桌。毕竟是智商999的大魔王,何沛媛思维敏捷,手脚麻利,同时打五十四桌比赛还不慌不乱。德州扑克现金桌就是一个抓鱼的游戏,长期来看盈利基本来自于鱼儿的贡献,水平接近的高手互斗可能都打不过网站抽水。成了职业牌手后,何沛媛也修改了作息时间:凌晨三点到七点,抓腐国鱼,早上八点到十一点半抓米国东海岸的鱼,上午十一点半到下午三点抓米国西海岸的鱼。妹子的作息让杨景行略感不爽,但何沛媛说只要赚够一千万米金就不玩了,她正磨炼牌技为下一年的WSOP做准备,要是能拿冠军,奖金就有将近一千万了。何沛媛第一个月打牌的收入是三万刀,还算不错,她是一步步从NL25,NL50,NL100打过来的,赢够一百个Buy-in(买入)之后就升级,不够十个买入了就降级,反反复复升降几次,现在已经稳定在了NL200级别,风格是松凶与紧凶自由切换,波动也不算大,她估计下月就能有十万刀的收入了。

今天何沛媛一大早就来的杨景行的住所,她穿了一件装饰精美的藏青色及膝裙,搭配一双非金属LOGO的黑色香奈儿平底鞋,肩挎一个无双C标志的银链ChanelReissue2.55黑色小号包包,长长的头发盘的简洁优雅,画了淡妆。她的裙子是找裁缝仿香奈儿订做的[2],鞋和包包都是正品。平日里何沛媛都是一袭白衣,不施粉黛,长发披肩,飘渺出尘,今天这一身打扮却显得柔美文静了许多,因为下午要去火车站接萧舒夏[3],她不想大意。杨景行看着气质大变的妹子,突然有了一个好主意,装作疑惑的问:“你是何沛媛的妹妹何沛嫤吧?你好,我是你姐姐的男朋友,我叫杨景行。”杨景行读了几本书后文学修养真是提高了不少,还知道给姐妹用远(媛)近(嫤)谐音起名字了。

何沛媛心里暗骂杨景行不要脸,居然想玩姐夫跟小姨子的游戏,但她这些天对杨景行疏于照顾,心怀愧疚,只好甜甜的回复说:“姐夫你好,我姐姐在家吗?”

杨景行看妹子比较上路,于是面露淫笑说:“你姐姐正好不在家,你过来坐一会吧,来,姐夫领你过去。”

“何沛嫤”害羞的说:“姐夫,我还是走吧,我姐姐又不在家。”

杨景行说:“小嫤,别害羞嘛,我正想跟你讨论一些关于你姐姐的事。”“何沛嫤”不说话了,脸蛋红红的,低着头,任由杨景行牵着她的手坐在沙发上。

“何沛嫤”坐好后,一脸仰慕的看着杨景行问:“姐夫,你想知道我姐姐什么事?”

杨景行发现妹子穿上深色的衣服后,更显得皮肤白腻,身材惹火,于是色眯眯的说:“小嫤,我对你们姐妹关系很感兴趣啊!你听说过一个成语叫远水救不了近火吗?”

“何沛嫤”目送秋波,配合的说:“姐夫,你说的人家好怕哦,不过我听过另一个成语叫远水解不了近渴。”说完话,还用舌头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

杨景行拍了一下大腿说:“小嫤口渴了吗?那可真不巧,家里居然没有纯净水了。”不过他又眼珠一转说:“姐夫家里虽然没有纯净水了,但口水还是不少的,救危扶难,事急从权,姐夫也顾不得那么多礼仪了。”说完抱着妹子就想亲。“何沛嫤”装出一副欲拒还迎的样子,杨景行扮演色欲熏心的禽兽。两个人扭扭扯扯,你追我藏,都很入戏。最终柔弱的小姨子被蛮横的姐夫霸占了,两个人吻的天昏地暗,交换了很多口水。

事后“何沛嫤”杏眼迷离的看着杨景行问:“姐夫,我们这样是不是对不起我姐姐啊?”杨景行胸有成竹的唱起了《达坂城的姑娘》,许诺结婚的时候让“何沛嫤”陪嫁。整个上午姐夫跟小姨子玩得好开心。

到了下午,何沛媛重新涂好唇彩,跟杨景行提前一小时来到浦海高铁站。因为时间比较早,两人找到一家K记坐着等。

杨景行问:“想不想吃点东西,薯条?”

何沛媛说:“不要了,我要保持口气清新。”

杨景行哈哈笑,自己去点餐。

一会杨景行买回来一个鸡肉卷,一包大薯条和可乐,看着何沛媛奸笑。

何沛媛感叹:“就是那一次在银马家居,你给我喂了一个鸡肉卷,让你沾了大便宜。”

杨景行说:“等咱俩这几天有空就去把那个水曲柳木的餐桌买回来吧。”

何沛媛说:“算了吧,不搞那些形式主义。你知道哪件事让我最放不下吗?“

杨景行得意地说:“肯定是用屁股写我的名字吧,哈哈,反正你一笔一划我都铭记在心。”

何沛媛害羞地说:“当时我脑子真是短路了,为了安慰你,什么都没想。”

杨景行看着妹子通红的脸庞,说:“那次张家霍的事情,你挺身而出,让我好感动。”

何沛媛来气了:“你感动的事太多了吧,要是我不主动,估计你都不会来找我。”

杨景行尴尬说:“毕竟你跟齐清诺那么亲密,我很难下手啊。”

何沛媛又叹气:“我还没跟诺诺说呢,她倒是提前就祝福过我了,但我真是不好意思啊跟她讲啊。”

杨景行也学着叹气:“我已经告诉她了,她没祝福我,看来还是你俩感情好。”

何沛媛惊讶:“啊!你怎么告诉她了!你个棒槌!她该多伤心。”

杨景行说:“我不想管那么多了,早说开也好。”

何沛媛没感动,捏了捏杨景行的脸说:“以后这种事情要跟姐姐商量知不知道,别画蛇添足。”

杨景行嘿嘿傻笑,何沛媛无可奈何。

等萧舒夏快到站了,两个人去出口等。不一会萧舒夏就出来了,全身珠光宝气的。随着杨程义生意越做越大,萧舒夏的装备也是不断升级,从Prada,LV,Gucci到Dior,Chanel,现在已经标配鳄鱼皮Hermès了,也就是国内治安好,要不该配个保镖了。

杨景行跟何沛媛赶紧去迎接,杨景行拿行李箱,何沛媛甜甜说:“阿姨好,一路上辛苦啦!”

萧舒夏也摘下墨镜,笑着说:“不辛苦,你们等久了吧。”

何沛媛继续温柔甜美的说:“没多久,嘻嘻”

萧舒夏看着姑娘柔美娴静的样子,有些欣喜,夸赞:“怪不得杨景行说你大变样了,比以前高了,也更漂亮了,哈哈。”

何沛媛羞涩的回应:“阿姨过奖了,您才是漂亮。”

萧舒夏继续哈哈。三个人上了杨景行的车,何沛媛陪萧舒夏坐后面。

萧舒夏问:“媛媛,你爸爸身体怎么样了?”

何沛媛说:“去年做了肾移植,恢复的挺好的。”

萧舒夏说:“爸爸身体恢复了就好,你也不用那么累了。你跟杨景行在工作上合作的怎么样?“

何沛媛回答:“谢谢阿姨关心,现在我已经不用做兼职了。杨景行是我工作上的领导,宏星的才华担当,我主要是配合他的工作,帮他写歌词,嘿嘿。”

萧舒夏也乐:“媛媛,你可别给他吹牛,我听杨景行说你写歌词可比他作曲厉害多了。”

何沛媛不承认:“他事太多了,我现在就只做这一件事,勤能补拙吧,嘻嘻。”

萧舒夏更开心了,问的详细:“你们都是一块上班吗?”

何沛媛乖乖回答:“有时候他会接我去公司讨论写歌,基本上一周去个一两次,其他时间我都待在家里。”

萧舒夏夸赞:“现在女孩子,很多都要强了,都要跟男孩子拼事业。不过阿姨更喜欢这样的,淡泊名利。”

何沛媛不好意思了:“阿姨,我这是胸无大志。”

萧舒夏哈哈笑:“女孩子要什么志向,照顾好家庭最重要。”

何沛媛嘻嘻说:“我听您的。”

萧舒夏在浦海住了好几天,跟何沛媛之间的交互就是上述基调的反复。何沛媛牢牢坚持——少说,多笑,注意力集中,手脚麻利四大原则,让萧舒夏浑身舒坦,临走的时候已经把何沛媛当女儿看了。对于妹子的表现,杨景行满心叹服。

萧舒夏回到九纯后,对杨程义一阵夸赞儿媳妇,说长的漂亮,性格温柔,家务做的好,不爱抛头露面,别看没有什么主见,但其实很内秀,以后肯定是百分百的贤妻良母。杨程义呵呵。

注释:

[1]NL200是大盲2刀的现金桌德州扑克游戏。赌博在中国是违法行为,但何沛媛位于平行宇宙,其所在国家与中国在历史文化上很相似,只是她们国家的法律并没有禁止赌博。

[2]在Fashion行业,包括衣服、帽子、鞋子、包包,只有很少的知识产权保护,会有TrademarkRight(商标权)的保护,但是极少有CopyRight(版权)的保护,更不用说PatentRight(专利权)的保护。这里面原因有很多,我就不细说了。所以何沛媛穿仿大牌的衣服一点都不丢人,因为这是合法的,甚至是合乎道德的。事实上设计师们经常互相抄袭,如果抄袭的是几十年前的经典作品后还会美其名曰“复古”。那些时尚大牌也会绞尽脑汁的防止别人抄袭她们的设计,方法也有不少,最简单粗暴的就是把商标和设计绑架,比如LV的包包,全身都是商标。还有更高明的手段是在面料上下功夫,包括垄断和其他手段,比如香奈儿包包有很多是小羊皮做的,要知道小羊皮可是很柔软的,但香奈儿就能把包包做的挺括有型,不知道她们是怎么加工的面料,仿货很难做出同样的质感。

[3]浦海与曲杭相隔100多公里,没有航班,但是已经开通了高铁,比中国的沪市到杭州高铁早开通了一年,所以这个世界真不是现实世界哦。我上一回写订机票属于纰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