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赢家

美男赢家 [十七-二十]

作者:媛媛要上位

《美男赢家》第十七回以弱对强谈何易抛理存情难言痴

让我们把时间拨回一点点,何沛媛正在跟造梦师Mal商议第二层梦境的设计。

Mal说:“第二层梦境会非常的危险,杨景行一定会派出自己梦境守卫者追杀你。既然危险已经是无法避免的,我们至少应该想办法把它明朗化,创造对我们最有利的场景,选择一个我们熟悉的人做对手。”

何沛媛说:“我接受过武术训练,擅长拳击,就设计一个拳台吧,我看过《世界那么大》,刘步阳吸收过重量级拳王的记忆,我猜杨景行会派出刘步阳出场。”

Mal点头庆幸:“幸亏杨景行没玩过热@兵器,否则就真麻烦了。”

何沛媛皱眉说:“我看了刘步阳的身体条件,他身高185cm左右,体重83kg,而我身高只有177cm,体重65kg。他的臂长有很大的优势,他的刺拳会对我产生很大的威胁,他的力量也更强大。他的爆发力、反应速度、脚步、协调能力、体力不会有弱点,并且吸收过重量级拳王的记忆后,他的技术也很难找出破绽。正常12回合的比赛我跟他打,一丝胜算都没有,我的点数肯定会落后。你能不能帮我修改比赛规则?”

Mal回答:“不是太离谱的话,还是可以修改的。”

何沛媛脸色寒冷的说:“我希望比赛不在12个回合后就结束,而是只有当一方被击倒才判结束。此外,我需要拳台设计的比正常的拳台再大一点,我需要更多的空间用来周旋。”

Mal也一脸严肃,说:“这些我可以满足你,你觉得赢得概率有多大?”

何沛媛摇摇头,说:“九死一生。”

Mal试图劝服:“为了这么一个花心的男人,冒这么大的危险值得吗?想想你的家人,她们也需要你。”

何沛媛倒平静了,解释道:“我对我的父母已经尽过孝心,我希望她们能理解我。我做这件事不是为了任何人,而是为了我自己。杨景行花心也不是他自己能选择的,他经历了常人无法想象的事。”

Mal继续劝:“你是一个美丽聪明的姑娘,平时处理事情也那么理智,为什么在感情上要这么冲动呢?”

何沛媛继续解释:“苏格拉底说:未经审视的生活是不值得过的。我赞同苏格拉底对待生活的观点,我也是这么做的。但感情又是另一回事了,我不会抽丝剥茧的去分析每一份感情的来龙去脉。我不相信上帝,不敬畏星空,甚至始终以怀疑的态度面对道德,但我却始终无法面对一份真挚的感情而无动于衷。我欣赏真理,渴望知识,学习认真,工作努力,但如果没有一个爱我的人,我会感觉我所做的一切没有任何意义。或许是读的书太多了吧,我在理智上是一个虚无主义者,情感才是让我继续活下去的唯一羁绊。”

Mal也被触动了:“没想到你的内心是这么的清晰而又这么的黑暗,却也让我无从反驳。我现在真的希望你能改变杨景行,你配的上一份伟大的爱情。我给予你我最真诚的祝福,愿你心中的爱情之花永不凋谢!”

何沛媛这时候却一扫满面冰霜,笑魇如花的说:“我还有他们想不到的后手,毕竟这是一场智力游戏,我的内心充满着希望!”

《美男赢家》第十八回何沛媛香消玉殒杨景行神归念生

比赛一开始就如何沛媛所料,刘步阳的刺拳频频出击,何沛媛只能躲闪防守。刘步阳真不愧是世界级的拳王,他的脚步极为灵活,精准的控制着与何沛媛之间的距离,把身高臂长的优势发挥的淋漓尽致。刘步阳力量的强大也让何沛媛心里叫苦,他的拳又脆又重,打在手臂上就像被大铁锤猛敲一下,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打的震动,余力深入肺腑。何沛媛只觉得自己像暴风雨中的小舟一样,拼尽全力也只是堪堪维持身体平衡,至于近身抢攻,那真是想都别想。最恐怖的是,刘步阳对何沛媛的套路了如指掌,了解她的脚步特点,也知道她的出拳风格,让何沛媛极为被动。其实所有杨景行知道的事情,刘步阳也同样知道,因为他本身就是从杨景行心念中诞生的。

第一回合结束,何沛媛去休息调整,她的教练和治疗师是Dom和杨程义,他们虽然不懂拳击,但是也能很明显的看出何沛媛的被动,为她感到担心。场上裁判也频频看向何沛媛,那个是她的好友Mal。何沛媛出言宽慰他们,说自己的优势是恢复速度快,虽然看上去有些狼狈,但并没被对手重拳直接击中。不过何沛媛知道自己要调整了,这样打下去自己危险了。

第二回合开始后何沛媛试着忘掉以前的套路,让自己的脚步更富于变化,也不急于欺身进攻,而是继续观察对手。刘步阳依然稳健,出拳迅猛无比,一次左勾拳差点击中何沛媛,更是几次把何沛媛逼到绳边,被何沛媛险之又险的破网逃脱。何沛媛试探近身佯攻的时候,刘步阳很简单的移动就把距离继续拉开,真是老奸巨猾。三分钟过去后,何沛媛的表现看上去比上一回合还要狼狈,但她的心情已经平静了不少。

第三回合何沛媛终于被刘步阳击中了,他左手一记刺拳打散何沛媛的防守,右手重拳直接击打在何沛媛右眉角,何沛媛用摆拳回击则被刘步阳低头避过。不过刘步阳并没有开心太久,因为何沛媛一击出其不意的内上勾拳也是打的他跪了下来,何沛媛居然获得了一次击倒,但刘步阳马上就站了起来。四周的观众吼声雷动,为自己的偶像加油,大家知道其实真正的比赛现在才开始。

第四回合何沛媛开始改变策略,她放弃攻击刘步阳的头部,改为攻击刘步阳的身体,并且攻击的很谨慎,一击成功马上游走。刘步阳终于尝到了苦头,何沛媛的拳也重如泰山,他感觉自己肋骨好像要断了。不过刘步阳看上去好像并不着急,反而露出了笑容,因为他知道何沛媛的防守已经比以前松懈了,他也有机会重创对方了。

从第五回合开始两个人缠斗升级,双方重拳频频击中对方。刘步阳的下巴被何沛媛的左右勾拳连续击中,肋部更是被多次猛击。何沛媛则是更惨,头部不知道受了多少次重拳,右眉被打开裂,鲜血直流。杨程义都要看不下去了,谁家儿女不是爹妈生的,姑娘挨这份伤,长辈身上就像被割了肉一样。四周的观众则被点燃了激情,摇旗呐喊。

接下来的事情大同小异,两个人继续重创对方,互有击倒。刘步阳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快被打碎了,而何沛媛则受创更多,几次被读好几秒才能从地上爬起来,满脸的伤口,有几处甚至无法止血,鲜血混杂着油彩,状若疯魔。Dom急切的跟Inception团队的人眼神示意,想停止计划,再继续下去何沛媛马上就有生命危险了,不过何沛媛拒绝退出,其他人也无可奈何。

又打了几个回合,刘步阳已经有些迷茫了,他觉得自己确实能先打死何沛媛,但也肯定会因伤势过重死在何沛媛之后。怎么会有这样的姑娘呢,图个什么?他想起了何沛媛之前的那个赌约,他突然有兴趣知道何沛媛想让他对杨景行说什么话了。他出口询问:“你想让我对那小子说什么?”

何沛媛吐出一口血水,不屑道:“你倒下了就知道了,白痴。”

刘步阳气的发疯,一记又一记的重拳落在何沛媛身上;何沛媛则以命换命,好像完全看不出是一个理智的人,放弃防守全力进攻,狂风暴雨般的组合拳一记不差倾泻在刘步阳的身上。刘步阳终于有些怕了,自己还有四个姑娘呢,难道真的要死在这个拳台上,遇到这个白痴女魔头真是倒了八辈子霉。观众们只觉得看的酣畅淋漓。

不知道又过了多少回合,两个人的脚步都已经踉踉跄跄了。刘步阳觉得自己没有一根完整的肋骨了,内脏也早已经被何沛媛的拳力震裂了,头部更是耳聋目眩。但是他看到对方明明是比自己还要惨,她的两只眼睛都要肿的看不见了吧,满脸没有一处好地方,身体更是摇摇欲坠,几次被击倒后在数秒时间内差点站不起来。不过每次就当自己感觉要胜利的时候,她又站起来了,竟然还恢复了力气,甚至技术没有变形,华丽的组合拳反倒让自己感觉到绝望。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刘步阳的心思已经慢慢离开拳台了,他在想自己的四个妹子,姗姗看到自己这个样子,会怎样的伤心欲绝呢?雅雅也应该泣不成声了吧?旭旭看似大大咧咧,但其实内心柔弱,她能承担的了吗?至于雯雯,可能早就晕过去了吧。自己本来拥有多美好的生活啊,现在自己马上就要死了。

刘步阳觉得自己真的再也不能承受一记重拳了,真的是再接更多一拳就是天人之隔了。自己满脑子里想着的是四个妹子,内心的伤痛压过身体的伤痛,吞噬着他的灵魂。就这样一不留神,何沛媛一记左手刺拳打开自己的双臂,右手重拳冲着自己的太阳穴呼啸而至,刘步阳觉得自己死定了,他闭眼祈祷。这时候惊变突生,何沛媛居然放过他了,刘步阳都要站不稳了,疑惑的睁开眼睛,只听见何沛媛用尽最后的力气说:“我已经死定了,但你没必要再死了,我刚才饶你一拳,你心知肚明,你帮我对杨景行说句话吧。就是……”还没等刘步阳答应,何沛媛已经重重的倒在拳台上,裁判Mal冲向倒地的何沛媛,各种试探没有反应,发现她气息早已断绝。那个看着永远都活力四射的姑娘,终于香消玉殒。

杨程义三人傻了,虽然早知道是九死一生的结局,但当死亡真正到来的时候还是措手不及,他们最先感到的居然不是伤痛而是惊慌。他们是眼睁睁的看到这姑娘怎么一步步赴死的,他们见证过姑娘当时的踌躇满志,他们只当姑娘说九死一生的时候是谦虚,他们满心都认为姑娘聪明绝顶肯定还有后手。但当死亡来临的时候他们才知道,他们居然还没做好迎接这个结果的准备。

跟杨程义三人截然相反的,全场观众惊喜若狂,野兽般的嚎声响彻整个米高梅酒店。杨景行则兴奋跳上拳台扑向自己的偶像,他把刘步阳扶到休息台,极尽能事的夸赞自己的英雄。刘步阳看上去比较迷茫,他呆呆的看着杨景行,犹豫着,欲言又止。杨景行说:“那个婊子实在太可恨了,她死了真是大快人心。”

刘步阳严肃起来了,盯着杨景行,让他也终于安静下来了。

刘步阳最终还是完成了何沛媛的遗愿,他问杨景行:之前我说过一句话:”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有能力的男人应该照顾好四个女孩子“。你还记得吗?

杨景行像小鸡啄米般的点头说:“我一直记得呀,也是一直这么计划的呀。”

刘步阳继续说:“今天我要告诉你另一句话:有个女孩子不需要男人照顾,她是那样的独特,以至于你只要看她一眼,心里就再装不下别人。”

————————————————————————————————

杨景行这次酒醉的特别厉害,醒来后只觉得头痛欲裂。让他感到意外的是自己居然躺在酒店的房间里,旁边是自己的父亲和那对好莱坞明星,三个人都是一脸铁青,自己的妹子则躺在自己旁边。杨景行转头看向一直陪在自己身边的父亲,目光带着疑惑。杨程义好像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了,温柔的看着儿子,平静的给他讲述了自己知道的一切。杨景行不能接受了,他跳起来了,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拼命的去摇晃何沛媛,好像丝毫感觉不到人家身体都已经冰冷。杨程义拿出何沛媛留给杨景行的遗书,然后给他留出空间,三个人都去门外等候。

杨景行擦了一把眼泪,颤抖着打开遗书,上面写着:

傻瓜!你的脑袋以后应该会变灵光了吧!那是我拿命换来的呀,你要好好珍惜!

真遗憾不能看到你变成正常人后萌萌哒的样子,不过我可以想象,因为我听过你的小伙伴们说过你百年孤独之前的事,真是太可爱了,哈哈。其实我最遗憾的是,咱俩交往的一个多月,你心里装了好几个人,好不容易把你治好了,可我又不在了。我生前居然一分一秒都没有完全拥有过爱人的心,你说我是不是很亏?

如果你觉得我亏,那你就错了。遗憾确实有很多,但这是我的选择,我并不觉得自己做了一件莫名其妙的事情,更不觉得被亏欠。

你会怨恨我吗?会怨恨我没有一生一世都守在你身边吗?其实你应该了解我,我不可能接受你花心的,如果我不能治好你,我应该早早就离开你了吧。

你会想不通吗?为我觉得不值吗?替我的父母感到担心吗?那你要好好的去想,人世间哪一天没有各种各样的悲欢离合,有的人甚至是出意外死亡的,而我活的清楚明白。人生再长不过百年,比起地球诞生的几十亿年,比起宇宙诞生的一百多亿年,都是沧海一粟。并且连宇宙都必将灭亡,整个人类将来也会灭绝一空,所以人生的意义不在于繁衍,更不在于长短,这些都是无法持续的。我生前对家人,对你都充满了爱意,奉献了我全部的真心。为了治好你,我甘愿用生命来冒险,正是这样的激情,才让我感觉到生命的意义,我觉得自己度过了美妙的一生。至于我的父母,我已经跟她们留好了信,我相信会说服她们的,你不要去接触她们,我死后希望你们永远不相见!切记!

我让王蕊把我生前最喜欢的一本书《受戒》拿给你,里面还有一个白衬衫的折纸书签,你要愿意留着,那就当个纪念吧。

如果你要怀念我,就去我的墓前送上一束花吧,我喜欢绿色的桔梗和康乃馨。最好是直接就把我忘了吧,以后好好对待你的妹子,活出你自己的激情!

遗言一共就这么多,最后署名是何沛媛。杨景行几次眼泪模糊双眼,掉落的泪珠打湿了字迹,他只是满心的悲痛欲绝,什么都不能思考。

已经快一周的时间了,杨景行觉得自己头脑里像开锅了一样,竟然还是无法思考,里面的每个想法好像都在打架,这样的情况会持续整个白天,然后是整个夜晚。一直到第七天的晚上,杨景行才觉得脑袋好像清晰了,不!不只是清晰了!他觉得自己脑子里多了很多东西,他觉得自己好像做了很多错事,伤害了很多人。他的自由意志终于恢复了。

他拿出那本何沛媛送他的书,把玩里面的白衬衫折纸书签,看到里面好像有些字迹,他小心的把书签拆开,里面写的是原来何沛媛表明心意的那首歌词啊

三楼到四楼有多少阶梯

多少脚步踏过却没留下痕迹

一步一步数数到看见你

你的眉头紧皱思考复杂问题

我悄悄走过不去打扰你

你可转头发现我的美丽新衣

我悄悄走过不愿打扰你

窗外春风吹来花香阵阵飘起

一直很难忘那时候的你

你认真的样子让我心儿迷离

再走过台阶却没遇见你

也见过他人难合我心意

一直很难忘那时候的你

我再穿上新衣只是取悦自己

春风又吹来夹杂着雨滴

花香隐约在漫天风雨里

看完之后,杨景行放声大哭。

你知道什么是死亡吗?地球上每天都会有几十万人死去。如果这些人跟你无关,那她们对你来说只是一个数字,你可能瞥都不会瞥一眼。但只要其中有一个是你的挚爱亲人,那你受到的伤痛就再也没有什么伤痛能够比拟了。

只要人死了,不管你怎么想她,她都没法再跟你说话了。她不会再叮嘱你开车的时候记得带手套了,不会再讲个鬼故事吓得你一身冷汗了,不会再说个笑话逗得你笑成傻逼了,永远都不会再叫你弟弟了。只要人死了,不管你怎么爱她,她都没法帮你做任何事了。她再也不会帮你熨烫衬衫了,她再也不会给你做饭了,她再也不能陪你蹦蹦跳跳了,她永远都不能再把你揍得鼻青脸肿了。只要人死了,她在人间的痕迹就化成了飞烟,你想去抓住,只是碰得烟消云散。

人死了就是死了,活着的人只能好好活着。

《美男赢家》第十九回痛失挚爱杨景行谱曲算无遗策何沛媛返世

杨景行好像遭到报应了,以前那么多女孩子为他哭过,现在他终于一次还了回来。真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不过等他哭完这一回,心情却也能平静了。不得不说眼泪是一种神奇的东西,它既能表达情感,又能宣泄情绪。杨景行去洗了一把脸,看着镜子里自己邋遢的样子,回想起前几天额头上的那个唇印,又痴呆了。愣了好一会后他才慢慢地拿起剃须刀刮干净胡子,然后洗了一个热水澡,换上干净衣服。杨景行觉得肚子有些饿了,他回想着以前何沛媛给他做午餐的流程,先去冰箱里拿出一块冷冻的塑封三文鱼放在一盆温水里解冻,再去楼下小区超市里买了一个土豆,一个番茄和一颗生菜。准备好食材后,他先用锡纸把烤盘包好,倒上一些橄榄油,再把洗净的三文鱼块几面均匀沾油,撒上一些黑胡椒和海盐,放烤箱里烤;然后他把土豆去皮切片上锅蒸,蒸熟后捣碎成泥;最后他把洗净的番茄切块、生菜撕碎一起放在沙拉碗里。十几分钟后,杨景行望着餐桌上的烤三文鱼,土豆泥、蔬菜沙拉和一瓶纯净水,这就是以前何沛媛经常给他准备的午餐啊,他又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就着眼泪大口地吃起来。

杨景行吃完饭后好像力气恢复了一些,他先去洗好碗筷,然后来到客厅坐在钢琴旁边的凳子上。他回想起那些跟妹子在一起的时光,好像只有在钢琴旁边自己才能保持一些优越感吧,手里弹起了以前教妹子弹过的曲子——贝多芬的《月光曲》。他想着跟妹子第一次约会的黄浦江边,那一夜江风徐徐吹面,水汽温润,明月照亮江波微澜,金光闪闪,身边美人解语,淡淡馨香,自己意气风发,妙语连珠。如果能再回到那个时候,哪怕只有一分钟,该有多好。突然杨景行心里有了很多个音乐动机,一个个美丽乐句从头脑里跳出来。

何沛媛现在正处在一处神秘的空间,它的名字叫迷失域(limbo),只要在深层梦境空间中死亡就会来到这里。这处空间本身并不恐怖,也不危险,但这里是意识的边缘,普通人来到这里的时候已经丧失了绝大多数记忆了,根本不会记得自己来这里的原因,更不知道出去的方向,他们会变的浑浑噩噩,不会再会有缜密的思考,也没有什么生活的目标了,大概就只能这么一直浑浑噩噩的在这个孤寂的空间度过余生了。但是何沛媛,这个杨景行心目中的媛媛大魔王,世界上最不普通的两人之一,是按计划降临此地的。

何沛媛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当Inception团队制定好毁灭杨景行的后宫计划的时候,她已经早就有了另外的计划。这可能这是所有顶级智者的恶趣味吧,她们总是把队友蒙在鼓里,然后所有的事情就按部就班的朝着她们想要的那个方向发展。这在智谋学上有个专有的名词,叫算无遗策。

代号Inception的行动的目标是为了摧毁杨景行荒谬的爱情观,这一点原有的计划就足以实现了,但何沛媛并不满足,她想走的更远。Dom不是说杨景行丧失了自由意志吧,那就顺便连这个缺陷也一块修复了吧,否则自己还怎么配得上大魔王这个称号。杨景行不是固执吗,不是心志坚定吗,那就在他心中种上一个怀疑的种子吧!而这人世间没有什么比痛失挚爱更令人追悔莫及、悲痛欲绝了,所以一切的计划都浑然天成,她只需要队友配合演戏就好了。至于如何让身体看起来像死去的样子,连福尔摩斯都有很多种方法可以做到,就不值得一提了。事情的真正关键之处在于如何在迷失域保持记忆。

Dom说在常人在迷失域只会剩下零碎的微弱的记忆,只有真正心智强大的人才会保留更多的记忆。然而心智强大是无法测量的,只能通过智商来大略的估计。他猜测一个智商达到180的人大概能在迷失域保持10%的记忆吧,智商达到300的人大概能保持30%的记忆,这已经逼近人类史上最高的智商记录了。何沛媛偷偷去测量自己的智商,太可惜了,居然没有突破四位数,只是999而已。还有一个问题是,梦境里的时间流逝每层都比前面一层快二十倍。现实中每度过一小时,在第一层梦境里就是20小时,在第二次梦境里就是400小时,而在迷失域里则是8000小时,这已经是将近一年的时间了。她留言给Mal她们,让杨景行抱了她“尸体”一小时后,就说要把“尸体”送回何沛媛父母那里。

何沛媛在迷失域里数着日子过,每天就是写歌,数好了三百六十五天,大概写了一万多首歌吧,想到自己也可以在财产上碾压杨景行了,她开心的自杀后回到现实世界。然后何沛媛就醒了,自己打车回家了。至于遗书上说的,她死后希望杨景行跟她父母永不相见,只不过是怕父母露陷罢了。Inception团队通过安装的摄像头观察了杨景行一周,发现这家伙已经完全恢复到百年孤独以前的样子了,大家开香槟庆祝,这真是一次伟大的行动,也获得了伟大的胜利。何沛媛这时候也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等杨景行创作完这首曲子,就准备要敲门上演另一出鬼故事了。

《美男赢家》第二十回重见情侣泪珠飞互诉衷肠笑意浓

当杨景行噼里啪啦的在电脑上敲完最后一个音符,听见门铃响了。他慢吞吞地,还带着一点烦躁地走去开门,百年孤独以来的那种永远冷静迅速的姿态终于消失不见了。杨景行懒得看猫眼了,咣当一下打开门,拿眼从下往上瞟那个烦他的人。咦,居然是一个姑娘呢,穿着一双米黄色的平底鞋,一对白皙光滑笔直的小腿,好眼熟啊!再往上看是一件白色的棉裙,怎么穿衣风格也好像自己仙逝的妹子。终于打量到胸部规模了,杨景行暂缓了抬起目光的速度。虽然把目光停留在姑娘家这种敏感部位是一件非常无礼的事情,但是杨景行的心已经开始砰砰跳了,一股突然涌现出来的期待之情占据了他整个内心,随后这种期待又变成不安。他用尽全部力气才能再继续抬头往上看,清秀的锁骨,端正的肩线,修长的脖颈,杨景行全身肌肉都紧张起来了,手臂筋肉迸发捏紧门把手,心脏砰砰砰砰跳地好像要马上就爆炸一样。终于杨景行下定决心,是死是活就看这一下了,他猛得完全抬起头,双目如电,好像要射穿空间,不想错过接下来看到的任何一个细节。只见他眼前的姑娘,长发飘飘,不施粉黛,眉毛弯弯,眼睛含笑,琼鼻直挺,面如桃瓣,唇若丹涂,贝齿整洁,一条粉红色的小舌头若隐若现,单是站在那里就让人觉得一阵清香扑面。杨景行开心的蹦起来了,一下跳出去扑向妹子,紧紧把人家抱在怀里。抱了一下后,又觉得有些不放心,然后又倒回头来,捧着妹子的脸仔细打量,都不知道自己已经热泪盈眶。这时候何沛媛也动情了,眼神里无限温柔,拿手指去擦拭杨景行眼角的泪。两人的目光终于结合在一起了,杨景行觉得自己心里比蜜还甜,比开心还开心,比幸福还幸福。不得不说,这人世间最美好的事情并不是苦求终获,而是失而复得啊!

何沛媛温柔的说:“傻瓜,别哭啦!再哭你的英文名就叫Teardrop啦。”

杨景行才不管那么多,鼻涕都不擦一下,又把何沛媛紧紧的抱在怀里,嘴里一直念着:“我们再也不要分开了,我们再也不要分开了……”

终于抱够了后,杨景行也恢复正常了,两人进屋后,这家伙先关心的居然不是之前的离奇死亡,而是又想起自己的英文名了,不得不说,天才的思想都是常人没法揣测的。

杨景行说:“我才不要叫Teardrop,你看刘德华女朋友的英文名叫Edward,米雪的男朋友英文名叫Amy,我的英文名应该叫ElenaAihara啊。“

这一次何沛媛终于被打败了,她真是不知道后面这人是何方神圣,名字翻译成汉语怎么就能跟自己有联系了。

杨景行看自己妹子眼睛咕噜咕噜乱转而又不得其解的样子,得意的不得了,鬼鬼祟祟的贴着何沛媛的耳朵说那是鲁林在他跟齐清诺分手后,送给他的A@V种子里女@优的名字。

这下好了,新仇旧恨一起算了。何沛媛揪着杨景行的耳朵,让他把《世界那么大》这本书找出来,当着自己的面一页一页的撕碎。杨景行明白了事情缘由后,立马开始推卸责任,说自己本来是一个大好的少年,之所以行差踏错,形成那么荒谬的爱情观完全是被这个叫末子的作者给教坏的。杨景行这贱人居然拿出一个中性笔,在书名作者处画了一个圈圈,咬牙切齿的说:“我要诅咒这个家伙拉肚子。”

何沛媛吓得一把捂住他的嘴,埋怨道:“你个棒槌!我正在追这个作者现在写的书啊,他要拉肚子我还追毛线。”然后转头想了一下说:“要不这本书就先别撕了,他新书里面还有一个跟我重名的女孩子呢,等我看看那个女孩子命运怎么样吧,说不定到时候还能用的到。”

何沛媛先跟杨景行把住所里的摄像头取下来,然后何沛媛去泡了一壶茶,两个人到沙发上坐好,打算来一场促膝谈心。

何沛媛先发言,说:“你就不对我这一年来身上发生的这么大的变化感到好奇吗?你什么时候见过女孩子像我这样能跑能跳的呀?“

杨景行挠挠头,嘿嘿说:“我有时候是有怀疑,但我觉得咱俩关系再进一步的时候你会主动告诉我的。”

何沛媛也笑问:“那你自己的秘密会不会主动跟我讲?”

杨景行坦诚说:“以前的我,还真有可能不会说,那时候心理是有一些封闭的。但是现在的我,只想把心剖开给你看。”然后又嬉皮笑脸的问:“要是我剖开了,你要不要在里面放一滴眼泪啊?”

何沛媛依旧笑着说:“我眼泪可没你眼泪那么多,而且说不定哪天就蹦出一堆白晶晶来,就看你以后怎么表现了。“

杨景行马上就抓住了一次表现的机会,详细的坦白了他在CREN的经历,也说了这件事对他的改变。

何沛媛温柔地看着杨景行,虽然她心中早已明了,但听到杨景行讲那一百年孤寂的时候还是觉得心痛怜惜到无法自已,她自己在迷失域待过一年孤独的时光,更能让她理解杨景行所遭受的无尽绝望的滋味,她也用行动证明了自己真不比杨景行眼泪少。

这次轮到杨景行帮妹子擦眼泪了,边擦边说:“本来一滴就够了,这下我的心里全被你的眼泪装满了,感觉血压都低了不少,下次补充日用品的时候还得备点九芝堂驴胶补血颗粒才行。”

何沛媛有点不好意思了,说:“我想起了紫霞仙子,为她感到伤心。不是有种说法是,总有一个女孩出现,让男孩最终成为男人,而男人却永远都不可能得到她。“

杨景行表决心,大义凛然的说:“为了留住你,我要当一辈子男孩。”

何沛媛这时候终于被逗笑了,打趣说:“那你是打算让我当一辈子女孩咯?”

杨景行懵了,但是一时间想不到反悔的招,更是万万不敢提自己其实已经是男人的事实。

何沛媛看杨景行蒙圈的样子,笑得更厉害了,嘴里却是说道:“你个傻瓜,以前那么多女孩子都没让你成长起来吗?更何况我都为你死过一次了,你应该算是一个男人了。”说完后意味深长的看着他。

杨景行一边傻笑,一边在心里暗暗发誓,以后再也不跟自己家妹子撒谎了。

接下来何沛媛跟杨景行说了自己传家宝三弦里的秘密,刘邦、萧何跟白颐之间的恩怨,还给他看了白颐留下来的这颗珠子。杨景行不喜欢读书,更没读过《史记卷八·高祖本纪第八》,但依然听得目瞪口呆,他知道自己的妹子非同一般,但没想到人家跟自己一样也有奇遇,他也终于明白了以前妹子说过那么多次的救助小动物是什么意思了。唯一有点不爽的是,人家的奇遇一点副作用都没有,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杨景行把玩着自己妹子那颗光晕流动的灵珠,心里感叹命运之神对自己实在青眼有加,不但给了自己超凡脱俗的身体,而且又送了一个同样超凡脱俗的妹子到自己身边,这样自己就永远都不会感觉到寂寞了吧。转念间,杨景行想讲一个笑话来表达一下自己内心的感受,顺便逗妹子开心。

杨景行说:“众人问男神,为什么不找个女朋友呢,一个人不寂寞吗?你猜男神怎么回答。”

何沛媛能想到好几个有意思的答案,不过她知道男盆友话里有话,配合地问:“怎么回答呀?”

杨景行扮出一副落寞的表情答:“男神说,怎么会不寂寞呢,但是忍受寂寞比忍受傻逼可简单多了。”

何沛媛被逗的咯咯笑,同时明白了杨景行的意图,回应道:“那就让我们好好做一对笑傲江湖的神雕侠侣吧。“

杨景行不干了,一脸委屈的说:“那我要先cosplay尹志平,再当杨过。”

何沛媛笑容不减,满目含情的说:“你尽管cosplay,到时候你就知道杨过为什么只剩下一条胳膊了。”

杨景行在心里默默计算结婚前对妹子上手的可能性,算来算去都觉得希望渺茫,不由得叹一口气。

何沛媛仿佛知道自己男朋友在想什么,于是转移了话题说:“人不能没有理想,但也不能脱离现实。刚才你讲了一个理想主义的笑话,我就给你讲一个现实主义的笑话吧。”

杨景行的注意力被成功转移了,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的妹子。

何沛媛好像是在模仿杨景行的笑话,继续讲:“众人问女神,你都长得这么美了,干嘛还这么努力的读书?女神回答说,一百个想拿美色赚钱的漂亮女孩子,只有一个能当小三,剩下的九十九个只能当小姐。这个社会的生存法则是:人丑就要多赚钱,人美读书傍大款。世间本无简易事,十分辛苦一分甜。”

杨景行若有所思。

何沛媛抛出一个狐媚的眼神,盯着杨景行问:“傻瓜,你看我这么美,读书又这么多,你算不算大款呢?”

杨景行还真是有点疑惑到底自己算不算大款,自己年薪百万,勉强算金领,够不上大款的级别。父亲倒是有不小的产业,自己还是唯一的继承人,但毕竟还没到手。不过杨景行很上道的表决心说:“男人三要素:上进心、自制力和好身材,我都具备,你就等着我变大款吧。”

何沛媛哈哈大笑,然后笑容从璀璨变成狡猾,慢慢从包包里拿出一个优盘,在杨景行眼前晃了晃说:“我在迷失域的时候闲着没事,写了一万多首歌,根据我跟宏星签的合同,我已经是亿万富婆啦。以后你要给我多读书。”

杨景行一脸懵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