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赢家

美男赢家 [九-十二]

美男赢家第九回办公室里生流言保时捷中传惨叫

何沛媛飘然离去后,宏星立马陷入了混乱。不须说见者痴迷,不见者悔恨,各种关于这姑娘的小道消息也是传的满天飞。其中有个令人信服的一个版本是:程瑶瑶在杨景行的介绍下认识了何沛媛,并且察觉出杨对这姑娘有意思。为了讨好公司里如日中天的杨景行,她就极力推何沛媛进公司,老板也只能顺水推舟。至于这姑娘的真才实学,大部分人表示怀疑。现在随便写点狗屁不通、悲伤成河的青春文学都能被称为才子,公司宣称的306才女说明不了任何问题。某些好为人师的老员工感叹,程瑶瑶这么红不是没道理,人家就是嗅觉敏锐,处事果断。嫉恨程瑶瑶的人听了之后恍然大悟,赶紧去买了几本《职场入门辅导书》,刻苦钻研事业成功的窍门。

杨景行真是走狗屎运,到了保时捷4s店发现正好有自己想要的现车。他试驾了一下,觉得挺满意,跟家里报告后,就刷卡提了车。杨程义说找人把旧车开回九纯给公司用,让他拍个浦海牌。开着新车的杨景行精神焕发,连好蓝牙后,打电话骚扰新来的下属:媛媛,我跟你打听个事,要是开车的时候主动避让过马路的小动物,算不算爱心奉献行为?

何沛媛呵呵:是不是换新车了?

杨景行问:你怎么知道的?

这时候,保时捷车厢里先是响起一阵女鬼的尖笑声,然后阴森恐怖的声音说:

蠢货,看看你后面坐着的是谁?

杨景行吓出一身冷汗,连忙回头看。只发现车厢里空空如也。

何沛媛哈哈大笑,杨景行只觉得一阵羞愧。

第十回会背唐宋诗不识陷阱计

听到电话里杨景行默不作声,何沛媛有点心疼起来,柔声说:“以后还逗我吗?”

杨景行反而哈哈大笑起来,得意的说:“看我也把你吓倒了吧,好了,这次咱们算平手。”这脸皮,没治了。

何沛媛倒没再出言讽刺,而是继续温柔的说:“新车好看吗,什么时候载我去兜风啊?”

杨景行装诗人:“纵在异乡不觉客,只因有美牵我心。黄浦夜景美如画,孤坐车中待佳人。“

何沛媛惊喜表扬:“不错不错,以前连王维的诗都背不对,现在居然能改写了。下次不叫你文盲了。”

杨景行得意:“我才不会告诉你,自从上次你嘲笑我之后,我就偷偷背了唐宋诗词的事。”

何沛媛又忍不住了,看杨景行的小辫子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不设个套抓一下,都对不起自己读过的书:“会背唐诗宋词就了不起了吗?就有文学修养了吗?就高人一等了吗?就可以看不起满嘴屎尿屁的女生了吗?”

杨景行乐呵呵的跳下陷阱:“你还别说,别看我对女生一向温柔,我还就看不惯那些抽个烟,弄个纹身,鼻子挂个圈圈,满嘴屎尿屁的女生。”

何沛媛露出猎人的微笑:“那你知道唐诗跟宋诗有什么区别吗?”

杨景行觉得画风不对,却还是顺着说:“什么区别?”

何沛媛翻开底牌:唐诗是“大风吹屁屁,冷气透膀胱。”雄浑!宋诗是“板陡尿流急,坑深屎落迟。”义理。现在我说了屎尿屁了,你的新车我是不是坐不成了?

杨景行一脸大写的懵逼!

何沛媛又哈哈笑起来,然后给个甜枣:“我知道你记忆力惊人,填表的时候应该看过我家的住址了吧,给你半小时我换身衣服。”

百年孤独以来,杨景行第一次自惭形秽。不过,瞬间他又露出狂喜,他又尝到了普通人的喜怒哀乐。这种感觉,真是久违了!

美男赢家第十一回我与君天生默契月照江自古多情

杨景行只用了十几分钟就赶到了何沛媛家所在的小区,毕竟是有先见之明的天才,他一出门就是朝着这姑娘家的方向行驶的。这是一个有些年纪的小区,公寓楼都比较低矮破旧,不过地段特别好,离地铁口和商场都近。考虑到现如今房地产业的汹涌大潮,这片土地说不定哪一天就被某个赵家公子哥盯上,旧楼一夜之间土崩瓦解,一座座酒店式公寓拔地而起。杨景行等了十分钟后才给何沛媛打电话说已经到了,然后自己下车等。

没一会杨景行就发现了何沛媛的身影。姑娘长发飘飘,身姿绰约,二次发育后身高已经有一米七七,增高的那部分大概都长到腿上了。姑娘身穿一件zara之类的白色简洁棉质半长裙,恰好露出膝盖,脚下一双白色显旧的匡威高帮帆布鞋,身后背着一个军绿色的无印良品帆布包。走近了看,姑娘没带什么首饰,没有项链,没有戒指,只是右耳一个珍珠耳钉,神华内蕴。姑娘也没怎么化妆,没涂口红没抹指甲油,没用睫毛膏没打粉底,只是本来的冰肌玉肤和明眸皓齿。一阵清香和笑声是同时传到杨景行身边的,他只觉得青春的热血在体内沸腾。

何沛媛打量完杨景行的穿着后笑得更灿烂了,两个人压根就是情侣装嘛。这家伙穿着白色棉质T恤,蓝色泛白的牛仔裤和一双经典的黑色匡威帆布鞋,但是看着并不普通,因为手腕上还带着一块劳力士绿鬼。对于旁边停靠的新车子,何沛媛也是点头称赞。圆润的造型,墨绿色的金属漆,华丽的溜背都合她心意。

杨景行首先耍贫夸赞:“张大胡子要是知道有你这个人,小龙女怎么会找天线宝宝去演。这个耳钉也真好看。”他目力惊人,能看出这个珍珠光晕流动。

何沛媛也回赠:“你的手表也不错,跟车颜色搭配的正好,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现在品位越来越高了。”

不过杨景行这贱|人坚决否认自己与高雅沾边:“我这是怕保时捷4s店员看我穿的普通不给我试车。”

杨景行帮姑娘打开副驾的车门,何沛媛乐呵呵的上了车。杨景行也上了车后朝江边开去。初夏的浦海还不是那么炎热,并不需要开空调。杨景行打开全景天窗,居然可以看到明月当空。何沛媛表现出来的自然和熟练完全看不出是这是她第一次跟异性约会的样子,让杨景行也格外放松。

两个人一路上没再拌嘴打机锋,先聊了几句家常,何沛媛说无病就是福,无债一身轻,杨景行说家庭很和睦,事业也不错。然后两个人就一起欣赏路过的景色,何沛媛还时不时给杨景行解说一些浦海翻天覆地的变化。两人在江边停下,找位置停好车,然后沿江边绿道散步。江风徐徐吹面,并不腥臭,让人倍感凉爽。明月照在江面上,波涛试图将其打碎,只是泛出点点金光。何沛媛感叹好久都没这么闲适过了,杨景行也觉得自己忙的有点过头了。两个人相视而笑。

何沛媛说想退出306了,民族乐团那边的工作也想辞掉。杨景行惊讶询问原因。何沛媛说自己已经有些厌倦三弦了,总找不回原来的感觉。而且她不喜欢坐班,想从事一些更自由的工作,宏星的这份工作她就很满意,也有尝试写作的想法。她有个师妹专业基础不错,人也机灵,打算找个合适的时间推荐给306。杨景行不再劝说,只是表示支持。杨景行也放开心扉,愿意说一些公司里的烦心事,何沛媛更是温柔劝慰。

在这个夜凉如水的江边,头顶明月高悬,两个人愉快的交谈,不知道走了多少路,也没发现周围目瞪口呆的人们朝她们指指点点,她们眼里只有彼此,和对未来生活期盼。

美男赢家第十二回深沉厚重难藏冰雪聪明可猜

杨景行送何沛媛到家都要快午夜十二点了,不过姑娘的家人没打来电话催,看来是很信任自己家的宝贝女儿。离别的时候,杨景行说:“唉,第一次约会,也没给你带件礼物,可真是遗憾啊?”说完盯着人家姑娘的嘴唇看。何沛媛也深有同感,为了不留下遗憾,她让杨景行闭上眼睛。杨景行那厮心里美得冒泡,只觉得自己这妹子到底是女王风,够大胆!赶紧站直闭上眼睛,期待马上到来的这个完美一天的句号。

杨景行预料的香滑软糯没有到来,只听清脆的一声,他被何沛媛弹了一个大大的脑瓜崩,然后这姑娘飞快的逃走了,远远的飘来一阵声音:“杨景行,你太傻啦!我给你开开光!”杨景行虽然受了欺负,却只觉得自己捡到了宝贝,满脸掩不住的笑意。

杨景行开车往回走了没一会就接到了何沛媛的电话。

何沛媛甜甜的说:“傻瓜,我到家啦!你好好开车,别胡思乱想,注意别撞到过马路的小动物哈。”

杨景行回复:“您放心吧,我感觉自己头脑清晰了一些,我想预约明天的治疗。”

何沛媛咯咯笑着说:“乖乖开车,到家再说。”然后挂了电话。

杨景行到家之后上到二层主卧的阳台上,这个地方视野很好,可以看到天空的明月和远近的万家灯火,他拿出手机打给何沛媛。

杨景行嘿嘿问:“洗澡了吗?想好明天的治疗方案了吗?”

何沛媛脑子里一片烟花,瞬间思考万道算计,还是决定试探那个最害怕的猜测,秒答:“你想让我治疗脑袋还是心理?”

杨景行突然一阵毛骨悚然,沉声问:“我心理有什么问题吗?”

何沛媛哈哈道:“你怎么这么傻呢?怎么老是被我吓到,明天我要好好的给你补补脑。”没有人可以听出何沛媛的笑声和话语有什么破绽,除非能看到她拿着电话的手在颤抖。

杨景行心里一阵放松,随后嘲笑自己太敏感,难道还能有人发现自己受到过灵魂幽禁百年的痛苦。于是,他又恢复到那个赖皮样子,说:“聪明的男人会时时刻刻让自己的女人显得更聪明。”

何沛媛则是对杨景行生出万般怜惜,用自己最甜美的声音说:“你算什么男人,顶多是个小男孩,快点叫我姐姐,我就天天给你治疗。”

杨景行居然害羞了,他当然不肯叫。于是说:“比我大了不起吗?我还比你高呢。”

两个人又亲切的聊了很久,一直到手机发烫才结束通话。

杨景行享受浪漫,觉得这真是完美的一天。

何沛媛心思百结,觉得这只是开始的一天。

第二天,何沛媛果断的通知了306自己辞职的决定,并带了小师妹跟大家见面。姐妹们叹缘分已散,执手含泪,盼友谊长存,互赠祝福,唯一没哭的就是那个通过面试的小师妹。何沛媛没让任何人送,拦了出租车带走了自己的私人物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