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赢家

何沛媛 同人

作者:媛媛要上位

(一)

今天是星期五,一家人吃完晚饭后,何沛媛去洗了碗筷收拾好餐桌。餐桌的花瓶里插着十几只通体绿色的桔梗,何沛媛喜欢这种花,喜欢她们这种冷冷清清的气质。有时候何沛媛也会买绿色的康乃馨,同样是出自这种偏爱。何沛媛给桔梗仔细的修剪了花枝,换了水,把花摆成一个好看的造型。感觉完成了今天的家务后,何沛媛去洗了一个热水澡,也洗了头发。何沛媛喜欢自己的一头长发,浓密、乌黑、直顺,配合上夹子,很容易摆出一个新的造型。虽然说头发长了洗起来麻烦,但是她希望将来的心上人也会迷恋自己一头长发。不是都说男人喜欢长发飘飘的女孩子吗?揉着自己的头发,何沛媛心里涌出一阵伤感。

何沛媛仔细擦了头发,又给头发裹了一条毛巾后走|出浴室。进了自己的小卧室后,何沛媛来到书桌旁边,拉开椅子坐下。桌子上是杨景行写的曲谱,是他打印好托齐清诺转给自己的,上面还写着:赠何沛媛。本来发个电子版就可以搞定的事情,这个人总喜欢面面俱到。何沛媛随手拿起三弦,想练习一下,却不由得发起呆来。

今天齐清诺说杨景行下岗了,两个人突然分手了,何沛媛很吃惊。其实整整一天她一半的大脑都是懵懵的,但她极力的压制着,不露痕迹。直到现在何沛媛还是不想去思考这件事情,她的目光落在了桌子上的一张全|家|福上。全|家|福里有爷爷、奶奶、爸爸、妈妈还有小女孩媛媛。这是她小时候拍的一张*福,那时候爷爷还是区政府的办公室主任,奶奶也健在,爸爸是国企中层干部,妈妈是文工团一枝花,一家人不要太让人羡慕。何沛媛把照片拿近了看,仔细看自己小时候的样子。那是一个好神气的小姑娘,身穿崭新的芭蕾舞裙和芭蕾舞鞋。何沛媛小时候学过芭蕾舞,她不像同伴小朋友那样叫苦叫累,长辈和老师都夸她跳得好学得快。然而爷爷事发之后她就没再跳过了。何沛媛从来没跟现在的朋友提过自己曾经学过芭蕾舞的事情,至于爷爷的事情,也只是跟杨景行一个人说过。

何沛媛又想起爷爷来了,自己小时候爷爷总是很忙,但爷爷在家的时候最喜欢陪自己玩了。那时候爷爷教自己写毛笔字,何沛媛记得爷爷握着自己的小手在宣纸上写何沛媛三个字,爷爷写的是颜体,大气磅礴。爷爷也喜欢给自己讲故事,爷爷笑着讲:媛媛你知道你的名字是怎么来的吗?那就说来话长了。当年汉太祖高皇帝刘邦手下有个大臣叫萧何,那个萧何有本事啊,帮刘邦做了许多大事,也当了大官。然而富贵不能长久,萧何感觉到自己可能会有危险,于是他就把自己的一个儿子改名姓何,让他远走他乡,以防万一,为自己留下血脉。那个姓何的年轻人就是咱们家的祖先。因为萧何的家乡是沛县,于是我就给你取名字叫何沛媛,就是说你是沛县出来名媛,将来要像萧何一样功成名就智谋无双。何沛媛至今不知道爷爷说的话是真是假,究竟是借题发挥给自己普及|历|史|知识呢,还是确有其事呢。爷爷最喜欢读史书,家里的二十四史被点评的密密麻麻的。虽然爷爷懂得那么多,但还是不能帮他在|政|治|斗|争|中取得胜利。何沛媛觉得今天可能没法练习了,想*睡觉了,明天是周末还要赶几个场。摸了摸头发还没干透,何沛媛插上吹风筒,按下开关,一头长发飞扬。

(二)

今天浦海天气很好,刚下过雨,空气很清新,天空一片湛蓝,万里无云。何沛媛并不喜欢这个天气,因为她一整天都要在户外做模特。头顶一个大大的太阳,又不能戴帽子,这对于所有爱美白的东方女孩来说都是糟糕的事情。不过想着今天或许能到手上千块吧,何沛媛嘴里哼着歌谣:“不去想他们拥有美丽的太阳,我知道我一直有双隐形的翅膀,保护我不被晒伤“,顺便在包包里找出防晒霜,对着镜子仔细地在脸和脖子上涂上厚厚一层。何沛媛端详着镜子里的自己,轻轻拍着脸蛋,头脑里突然涌现出杨景行雪山归来后晒伤的面庞。何沛媛呆住了,整个人好像被打开了一个缺口,万千情绪同时迸发出来,想要冲破昨天被压抑了一天的脑壳。何沛媛看着镜子里的手背青筋迸发,拼命用最后的理智告诉自己,不要哭,不要哭!过了几分钟,感觉自己的身体能活动了,何沛媛狠狠的甩了甩头,试图把某个人从脑子里彻底地驱逐出去。跟妈妈问好之后,何沛媛出了家门,妆容精致,步履轻盈,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今天是给岛国的某著名电子企业打工,智能手机是越来越火了,这几个月何沛媛接过好几个手机的活了。笑了一上午,终于盼到午餐的时间,何沛媛没有什么食欲,但确实站得有些累了。同伴小君已经在询问大家要什么外卖了,何沛媛跟这个小姑娘很熟。小君长了一个娃娃脸,但却是她们这伙人的大姐大,小姑娘消息灵通,认识的人也多。小君统计完其他姐妹想要的外卖,又转头问媛媛:“是不是还要鸡肉卷和可乐?”何沛媛愣了一下说:“今天不想吃这个呢,给我买个麦香鱼吧。”

好不容易捱完这一天,何沛媛感觉自己像熟透的大虾一样。有个经理找机会跟她说了好几次话了,还说可以打折卖给她最新款的手机,被何沛媛熟练的拒绝了。领了钱之后,何沛媛坐地铁回家,今天比较顺,不用换乘。何沛媛上了地铁后感觉不舒服,有个男的老是想挨着她,她都挪动了好几下了。何沛媛使劲咳嗽了一下,然后狠狠的瞪了那个男的一眼,这才消停。何沛媛又不由得想起那次跟朋友们一起乘地铁去ktv,一伙人吵吵闹闹的,现在物是人非。

回到家后,何沛媛发现妈妈已经开始在准备晚餐,她洗了手换了衣服就过来帮忙。才忙活了几分钟,妈妈就发现何沛媛有些闷,关心了几句。何沛媛一直视妈妈为榜样。妈妈已经没有了年轻时的美丽,但她的温和和坚韧从未变过,为这个几次摇摇欲坠的家庭提供着最大的温暖。何沛媛早就立誓做个像妈妈一样完美的贤妻良母。

吃完饭何沛媛回到自己的房间就合衣躺到床上,闭了眼睛。可能是一天太疲累了,整个身体和脑子突然放松下来,感觉挺舒服。过了几分钟,何沛媛好像睡着了,她梦到自己身穿芭蕾舞服,一圈又一圈的旋转。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轻,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自己马上就要飞起来了。何沛媛又加了一把劲,衣裙的破空声越来越响,终于她飞起来了。能飞的感觉太棒了!何沛媛飞离了都市,来到了田野。整个田野里都是盛开的薰衣草,色彩斑斓,一望无际。这里一定是普罗旺斯吧,何沛媛觉得自己好自由,好开心!她在花田上空忽左忽右的飞着,周围一个人都没有,所有的鲜花都是为她盛开的。看过了很多花之后,何沛媛觉得有些厌倦,她又试着加了一把力气。她飞的越来越高了,离地面越来越远了,能看到的东西都变得越来越小。何沛媛觉得自己要冲出地球了,周围的景色却也没什么好看的。何沛媛有些担心起来,她不想飞的更高了,她想回去那片花海,飞回自己的领地。何沛媛试着慢慢把速度降下来,不过突然地她感到自己没有力气了,自己转的越来越慢,整个人在加速下坠。何沛媛害怕了,自己的手脚逐渐的不听使唤,她吓得快哭出来了。难道自己要葬身于此吗?谁能发现自己呢,她想到了自己的亲人,已经是泪流满面。何沛媛觉得自己像一个流星一样坠入地面,她知道自己死定了,于是紧紧的闭上眼睛。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预想的粉身碎骨没有到来,何沛媛诧异的睁开眼睛。居然是杨景行!这家伙给她发了条短信,肯定是短信声把自己吵醒了。

何沛媛突然变得无比愤怒,这个混蛋,我照镜子的时候你来烦我!我想吃鸡肉卷的时候你也来烦我!我坐地铁的时候你还来烦我!连我做个梦你都来烦我!!!何沛媛气呼呼的打开短信,上面写着:“我觉得整个曲子就像一个人在飞翔,……,最后的时候急速下坠,而又安然落地。你注意体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