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赢家

晴儿同人 2

作者:快饮须冷炙

“邵,你的意思是说,之前做的铺垫都没有意义……”夕日的余烬透过落地窗拉长了坐在办公桌前白种青年的影子,他的语调也随之有些扭曲,“做生意要讲信用,你要的东西,我已经给你了,那么我要得到的,你也应该付出应有的努力,而不是在其中掺杂你的私心。”

“约翰先生,”坐在对面的华人男子不动声色,“您不会真的天真到以为只靠常规手段,就能拿下陶氏的股份吧?”

约翰很不满:“你我都很清楚,我要的不是那位陶先生的产业……”他站直了身子,巨大的阴影顿时笼罩住对方的脸,“请不要把我当成傻子。”

“不彻底挤走陶氏,您是无法达到目的的;而考虑到守夜人的干扰,我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为止。”阴影中传来的英语流利,而且不冷不热,“您如果还是不愿意对杨景行采取一些措施的话,这次计划将不会有一个光彩的收场。”

约翰不屑:“你是要让我想办法去大洋彼岸设法威胁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天才音乐家,也是最好的企业家之一……”

“这要看您的意志,不过如果按照我的想法,控制杨景行的措施完全可以在纽约完成。说实在的,在这件事情上,我比您更了解他。”

约翰眉头微皱:“你要怎么做?”

“我需要您的一点点帮助。”

喻昕婷的车子从林肯中心东侧左拐出门,她轻快地接好手机蓝牙,拨出电话,片刻后接通了,“盼盼……啥子事情?”茶色太阳镜下的眼睛微微弯着笑意满满。

没人回话,喻昕婷喂到第三声的时候,迎面开过来的一辆别克MPV忽然急转,几乎是迎头撞了过来,同时电话也挂断了。

喻昕婷一脚刹车踩到底,别克车侧着身子还是把车头重重甩在了喻昕婷的右前轮方向。车门不到十秒钟就被拽开,眼前天旋地转的喻昕婷被一只戴着黑色手套的大手从安全气囊下揪了出来,紧接着后脑就挨了一下猛击,眼皮不由自主地合上了。黑色大手的主人戴着面罩和护目镜对着后面跟上的另一辆车比出V字手势。

杨景行接到乐弦的电话已经是地球另一面的傍晚了,跟庞惜打个招呼,他一边向电梯走去一边按下接听键,笑,“弦姐……”站住了。

乐弦那边简直焦急:“……就是这样,车子在那里,两辆车都在,人不见了!NYPD来了,拍照取证,也没有说什么……”

杨景行声音不太自然,安慰,“先别着急,警察也不可能一下子查出来,我拜托纽约办事处问一下这个事情……昕婷最近是不是招惹了什么人?”

乐弦几乎要哭出来了,“她这半个月天天从早到晚都在乐团练琴……”

杨景行安慰:“吉人天相……”

三言两语问清楚时间地点要素,杨景行挂了电话,换另一部手机打出去。

“Master!”接电话的人惊喜不已。

杨景行英语水平比当初在五鑫见面的时候强多了,直接张嘴就来,“纽约守夜人保安部放下所有工作,帮我找个人……对,找人,纽约爱乐乐团的签约钢琴家,喻昕婷……对,是她,警察那里已经有备案……好的,我随时等消息。”另一只手机响起短信提示音。

杨景行一心二用,拨出下一个号码的同时点开短信,然后愣了一下。

消息不长,一句话。“到头来还是得靠我。”

“喂?是陶小姐吗?……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哈哈哈,我们还没有把喻小姐怎么样,而且只要您按照我们的要求去做,我们之后也不会把她怎么样……”喻昕婷很渴,嗓子发干,嘴唇皲裂,后脑勺仍然一阵一阵地眩晕和隐痛,手也被绑在椅子后面动弹不得,但是耳边的对话声越来越清晰了,声音有一点熟悉,“是的……那么请陶小姐暂时保持安静,我这就让你听到你的好姐妹的声音。”

喻昕婷的头发被狠狠揪起,一声惨叫。

那只手没有松开,声音越发阴冷,“好了,陶小姐的要求我们满足了,现在请陶小姐听从我们的要求,两小时内坐上来纽约的飞机,不要通知任何人,包括杨景行……”

“你做事情一直都这么冲动吗?”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来自喻昕婷背后。

“老板要陶萌,仅此而已。我倒是搞不懂你这样的聪明人为什么要复杂化问题……”松开手,喻昕婷看到一个身材不高、头发蓬松的西装男绕到了自己身前,体型还算匀称,只是脑袋似乎略大了一号。

背后的人没有露面:“我只是提醒你,杨景行在纽约不是没有自己的人,要是陶萌聪明一点,你会在这里见到一大群退役的美军精英。”

“就让他来!”西装男猛地转头,凶狠地看着喻昕婷头顶上方的位置,“你以为我怕他!”

背后的人笑笑:“仇恨让人丧失理智……利用好你手里的筹码。只要能达成目的,喻昕婷随便你怎么样,但记住不要闹大了。”脚步声响,不冷不热的声音渐行渐远,“真不知道你的老板怎么会相信你能说服……”

西装男肩膀微动,一支手枪变魔术似的出现在他右手里,开保险的声音在静室里分外刺耳。他举枪,一字一顿,“别向我说教!”

脚步声根本没停,很快房间里彻底地安静下来,只能听到喻昕婷压抑得极低的呼吸声。

“耶罗米尔发掘的优秀天才……哈哈哈,认识我吧?”西装男保持了一会标准的持枪姿势,当他看见喻昕婷睁圆了眼睛,正看着自己的脸,立刻露出一个夸张的微笑,整个人一下凑到喻昕婷面前不到五公分的地方,吓得她拼命挣扎。“那老东西瞎了眼……你知道他为什么瞎了眼吗!”表情一下子又狰狞起来了。

喻昕婷鼓起勇气:“申戊辰……”

“你认识我!对不对!哈哈哈哈……”申戊辰高兴地跳起来,转了两圈,“你是天才,我也是!哈哈哈哈哈哈……我们都是!只不过我比你强!”

喻昕婷来得及稍微打量一下所处的环境了,阴暗宽大像是在地下室,只是还算干净,屋角放着一架施坦威钢琴,申戊辰已经坐到前面去了。整了整衣服,忽然就开始弹奏,《野蜂飞舞》,八度版的。琴声格外狂躁,像一群嗡嗡嗡的杀人蜂。

戴着头盔的年晴一脚踢开封死的天台门,就地侧滚,起身,一步,两步,腰侧挎着的刀鞘里,一把刃长两尺多、通体漆黑的稚刀微微滑出一寸。这时候伏在楼角的一个双人狙击小组还毫无动作。

腰击势者,法能横冲中杀,身步手剑,疾若迅雷。当狙击手回头张望的时候,年晴手中的刀已经弹到了他的颈侧,一划而过。年晴顺势拖刀,旁边趴着的观察手直接身首异处,血染红了他披着的城市迷彩伪装网。

时间刚刚过去五秒钟。

年晴收刀,卷起面罩,神情有点漫不经心,俯下身拿起狙击手的步枪,高倍镜头滑过隔壁楼层上上下下的每一个窗口。她更加消瘦了,头发也剪短了,纯黑的紧身裤扎进军靴的靴筒里,黑色上衣收紧的袖口露出纤细的皓腕,难以想象刚才是它完成了那一记干脆利落的拔刀。

“我就说还是得靠我。”片刻后,年晴嘴角露出丝漂亮的冷笑,拉下面罩,一手拿着滑降扣,一手向着十多米外另一栋稍矮公寓的楼顶抛出钩爪。

“你就说,他杨景行有什么好!又是你,又是陶萌,还有那个叫什么……齐清诺!”申戊辰十分不忿,“他凭什么?偷走了我的成绩……还有这么多美女!”

喻昕婷不说话。

申戊辰忽然阴森森地一笑,“你就那么喜欢他?”

喻昕婷看他。

申戊辰开始解领带:“……你放心,以后他就不会喜欢你了……你是我的”

喻昕婷睁大眼睛:“你?!”

申戊辰得意:“怕了?”

喻昕婷眼眶有点发红:“无耻!”

申戊辰感谢:“说得太好了。”

喻昕婷深吸口气,呵呵:“小看他了。”

申戊辰已经脱到衬衣了,“没经验吧……一会知道男人的好,你就不会嘴硬了。”

喻昕婷怒目:“我就当被狗咬了一口!”

申戊辰不为所动:“保证咬得你满意。”

年晴急退,刀刃前段从右上向左下一挥,转角撞上的黑人大汉的格挡被连人带枪一分为二。稍靠后几米的地方,另一个老黑的手指已经伸向了扳机护圈,年晴弓身连跳步一个直刺,刀尖透喉而过。

年晴加快脚步下楼,二楼楼道里两个枪手站得很远一边一个,靠近楼梯的正一边喊叫一边跑上来查看,已经露出的半个脖子被一刀抹开,整个人软软地倒下去。年晴一手摘下头盔猛甩出去,团身侧扑,在尸体落地之前已经冲下了楼梯。另一边的枪手明显被同时出现的三个移动物体晃了下眼睛,稍微慢了一慢,年晴已经直扑过来,一刀深深扎入他左肋,随即直接松开刀柄,曲臂挺身,拧腰顿步,拳眼对正肩窝,一个挑肘打在枪手的下巴上,颈椎在空中发出喀啦一声。年晴面无表情,拾起刀,左手向战术背心里一抹。

一楼的四条大汉严阵以待,等来的却是一发自家同伴身上带的手雷。趁着混乱年晴闪身出来,两镖打翻两个,顺便撂倒离她最近正惊慌失措抱着扳机不撒手的第三个。

地下室的门被一下撞开,已经脱到喻昕婷胸罩的申戊辰一下抬起头,血红的眼睛正看到年晴从背后一刀剁翻了想要示警的下属。

申戊辰的习惯还是不错,枪套摘下来就放在离自己手边二十公分远的地方。他拔枪的速度很快,但也只来得及稍微拨挡了一下年晴脱手飞出的长刀。年晴直冲上来,靠近的时候蹑足一闪,四指并拢成手刀,侧着身子撩向申戊辰还没完全恢复正常尺寸的内裤。

申戊辰右手格挡,但下潜的速度没跟上,年晴接上手就势一带一抹,直接贴进申戊辰怀里,手掌贴身而起,锁里拨簧的小巧手法又惊了对手一身冷汗,连忙上手挡喉,下手护裆又抵住一记顺势飞膝,看表情像是想说些什么的惊诧。

不过年晴没打算给他开口的机会,左手一拨不中翻了下来,右手如影随形在申戊辰的肘上一托,忽然翻身到了背对敌手右侧的角度,朝着地面微微斜仆。怪招一出,申戊辰一愣神的功夫,正要追打,却没有注意年晴的右脚已经无声无息地向后撩起,倒卷向自己的身后。

这一招有个名目,叫做蝎子卷尾。年晴的脚掌发力一收,身体旋转的力量尽数撞在了申戊辰的后脑,随后也不看自己的战果,直接向前一跳,连滚了两滚,顺势拾起了掉落在地的刀,这才回身,就看到申戊辰软倒在地的一团,和喻昕婷明显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圆圆的无辜眼神。

还是晴儿对我好。”杨景行感动。

年晴恶心状对着话筒:“再肉麻就不把你的人还你。”

杨景行忙求饶。

年晴哈哈笑:“说你爱我。”

杨景行为难:“诺诺听了不高兴。”

年晴不屑:“好姐妹一被子!”

(ps结局2

“还是晴儿对我好。”杨景行感动。

年晴恶心状对着话筒:“再肉麻就不把你的人还你。”

杨景行忙求饶。

年晴哈哈笑:“说你爱我。”

杨景行为难:“末子不让我说,因为后宫只能有四个人而且他说了你没有戏……”

年晴冷笑:“那我去抢你啊,反正他又没说不让冷炙写武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