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赢家

晴儿同人1

作者:快饮须冷炙

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七日。

天还没全亮,年晴盯着天花板在发呆,双眼眯成细细的一条缝,睫毛柔弱地垂下来,半掩的薄被上面露出分外瘦削的锁骨。她手里握着的手机背光还没全暗,微信界面上是三零六的小群。

铃声响,年晴按下接听键,抱怨,“大早上的…”

齐清诺在另一边笑,“快七点了。”

年晴不屑:“周六。”

齐清诺笑:“扰你春梦了……下午一起过来?”

年晴犹豫片刻:“不去。”

齐清诺哈哈:“你好无情。”

年晴不屑:“我无理取闹……不打扰你们肉麻……明天见吧。”

齐清诺嗯。

电话挂了,年晴倚着床头闭上眼。

纱帘渐渐隔不住日光了,仿佛渐渐睡去的年晴眼皮跳了跳,睁开有点泛红的眼睛。

这次没再发呆了,起床叠被穿睡衣洗脸刷牙,从冰箱里拽出昨天晚上便利店捎回来的打折三明治扔进微波炉转半圈,年晴用不到半个小时就赶上了应该有的生活进度。

九点钟,年晴扎起长T恤的下摆系在胸前,准时坐到套鼓跟前,先*似地打了五分钟轮鼓。然后一槌一槌开始走,军鼓,爵士,打得分外快,忽然一变,成了《就是我们》的鼓点。

轻柔、隐忍、释放、释放、释放……鼓声的频率最后完全超出了它应该在的区间,越来越快,越来越响,然而一点点全无章法,节奏凌乱密集拖沓像是一声拖长得撕心裂肺的钹响……然后忽然一切都静下来了,年晴左手的一支鼓槌笔直地戳进了定音鼓的鼓面里。

一滴眼泪落在苍白紧握却无力的手指上。

十一点三十分,右手缠着几圈绷带的年晴半卧在写字台上,在一叠写好的信笺里抽出最下面一张,急切而潦草地写着什么。

下午两点,年晴把信封递进传达室的窗户,“请帮我转交4号楼杨景行先生,谢谢。”

河畔的别墅小区消失在后视镜里。

三点钟,年晴出现在商场负一层超市的生鲜区,背后有人喊。“晴晴!”

年晴回头,看到康有成一脸惊喜的微黑的脸,好像并不感到意外地微笑,“你好。”

康有成快步过来,“晴……最近还好吗?”几步走近,表情却随着声音一起低沉下去了。

年晴平静:“好。”

康有成的表情更低沉了,他急切地张口,年晴却先说话了,“没别的事的话,我接着买菜了,晚上我老公回家来。”

康有成一脸不信:“……你结婚了?”

年晴幸福状:“没有啊,但是我愿意给他做饭。”

康有成涨红了脸。

年晴把包好的排骨放进手推车,声音有点*,“所以,再见?”

五点,年晴擦了擦头上的汗,关掉电灶,按下电饭煲的开关。她拿起手机拨号,冷静地说,“喂?现在来我家……对,急事,找你……别告诉诺诺媛媛她们……你想哪去了!滚滚滚……快点过来。”笑容和眼波一闪即逝。

六点,年晴接起第五遍震动的手机,杨景行带着一丝焦急的声音传来,“我到了,晴儿快开门……”

“上来。”年晴声音出奇地温柔。

杨景行惊诧:“我在门口啊?”

年晴呵呵:“天台,上来。”

杨景行几十秒后就闪现出来了。

年晴更瘦了,穿着素白的T恤,很修身的牛仔裤几乎罩在白皙的脚腕上。她端坐在天台的边缘,旁边是保温盒、炊具和电饭煲。“找个能在天台上做糖醋排骨的办法真不容易……吃饭了吗?”她拍拍身边的大号蓄电池。

杨景行诚实:“还没呢……”

年晴笑得开心:“过来,给你吃糖醋排骨…”她打开电饭煲装饭。

杨景行慢慢靠过来,“简直受宠若惊……”

年晴不动声色:“好了,就在那。”

杨景行停步,简直谄媚:“好的好的……”

排骨当然是好吃的,米饭也压得很实,不过显然杨景行心思没法放在吃上。年晴看着杨景行三口两口囫囵吞枣,笑得更甜,“慢慢吃,不急,我还有事情跟你说。”

杨景行如释重负:“快说正题。”

年晴笑:“不急……还记得浦海之春那次,我们跟张家霍吵架。”

杨景行小鸡啄米:“嗯嗯,你说你看不惯我那窝囊样……”

年晴哈哈笑:“在所难免,就看不得你不男人……还有我夸你的话。”

杨景行有点脸红:“冲锋陷阵的不一定是英雄……”

年晴媚眼如丝,打断,“你就是。”

杨景行看年晴。

“一开始就很崇拜你……只是那个时候我们没有机会,我就很希望你找个好对象,”年晴笑得奸诈,“开始以为是喻昕婷,没想到后来是诺诺。她跟你闹分手的时候,我其实还蛮遗憾的。”她看杨景行。

杨景行笑:“那时候是年轻……”

年晴也看着他笑:“是啊……所以我怎么会想到,后来你跟她们在一起了呢。”略带嘲讽的语气没掩饰住落寞。

杨景行努力:“晴儿要替诺诺出口恶气的话……”

年晴冷笑:“我是为自己。”她不再看杨景行,抬头望着夕日的余晖,“如果当时就知道你现在有好几个女朋友……说什么也该努力一下的对不对。”

杨景行陪笑:“有道理……”

年晴似乎不打算听完了,“可能是以前毒舌你太多次的报应?“她脸上带着些大惑不解的意味,嘲弄地笑,“一个人怎么会在意自己不关心的人和事是怎么发展的呢……”

杨景行沉默。

年晴慢慢站起来,纤细的双臂在胸前环抱着,把目光移回到杨景行脸上,深深地看了一眼。

杨景行痛苦:“晴儿乖,先下来……我之前不知道……”

年晴好像不在意,伸开双臂,像一只缓缓向后倒去的十字架。她俯视着杨景行,带着一点点留恋的轻笑,“今天总算说了这些事情,也为我爱的人做了一次饭……我的绝世天才,提前祝你生日快乐。”

(ps结尾2)

年晴慢慢站起来,纤细的双臂在胸前环抱着,把目光移回到杨景行脸上,深深地看了一眼。

杨景行痛苦:“末子告诉过我,我只能有四个女朋友,而你是绝对不可能的,他不怕剧透……”

年晴好像不在意,伸开双臂,像一只缓缓向后倒去的十字架。她俯视着杨景行,带着一点点留恋的轻笑,“今天总算说了这些事情,也为我爱的人做了一次饭……我的绝世天才,提前祝你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