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赢家

真阳之战

《真阳之战》

作者:虎⑧(好几篇同人都是此大神所作,ID变化莫测)

窗外,月朗星稀。

青衣少女已经抬头望天发了好一会呆了。

“哎……”一声叹息,打断了少女的忧思,她慌张地站起身来,才发现原本放在身前的书册滑落到了地上。

青衣少女急忙拾起,耳中听到进门的脚步声,有些慌不择路饥不择食地将手中书册塞到背后的凳子上,转过身来迎向缓步走来的老妇行礼道:“师傅”。

“昕婷,你在干什么呢?”老妇的言语并不怎么严厉,可叫做昕婷的少女还是气息微滞地低头恭敬回道:“师傅,我正在收拾行装,不日就下山去了。”

老妇看看散落在在床上的衣物,走到桌旁的凳子上坐了下来说道:“昕婷,你也坐吧。”

“是,师傅。”青衣少女坐回到原先的凳子上,书册就被她的挡在身下。

老妇双眼端详着青衣少女说道:“昕婷,你来我浦音门有一年半了吧。”

“是,师傅,一年又一百六十九天了。”

“难得你记得这么清楚,想你刚进门的时候还是那么懵懂的样子,现在的你却已经出落得越发水灵动人了。”老妇用满是皱纹的干涩手指轻轻挑起少女的下巴。

少女面颊微红,眼睛不敢看老妇,低头道:“师傅取笑了,能得师傅收留是昕婷的福分。”

“福分?”老妇冷哼一声,有些冷厉地道:“难得你还记得我是你的师傅。”

少女急忙有些惊恐地站起身来,双膝跪在老妇面前:“师傅哪里话来,师傅对昕婷有再造之恩,昕婷一日不曾忘却。”

“真的吗?”老妇身体微微前探道:“那我来问你,那真阳采到了吗?”

“师傅!”少女腾地脸涨得通红,睫毛微颤,不敢抬头。

老妇站起来,转过身,看着窗外的月光道:“当年,你资质平平,若不是看你与那真

有缘,我断不会收你入门,只怕如今你不过是流落江湖的庸人,怎会有今日位列浦

门下年轻一代十大高手之荣。入我门第一天我是怎么嘱咐你的,你可记得!”

少女跪在地上,头低的更低了,身子微微颤动,低声道:“记得!”

“大声说!”

少女微微挺了挺身子,略微大声道:“师傅嘱咐我务必取了他的真阳,决不能落入她人之手。”

“那你是怎么做的!”

“昕婷无能,请师傅责罚。”少女低头道。

“责罚!”老妇猛地转身,右手一扬,一记耳光已然落下。

“啊!”少女嘴角流下一滴鲜血,更显得楚楚可怜起来。

“责罚!你以为责罚你就能过去吗!你知道你误了我多少大事!”老妇的声音有些尖锐道:“你可知那杨景行是谪仙落凡尘!”

“什么?”少女吃惊地抬头。

“也罢,今日就和你好好说道说道。”老妇重新坐回凳子道:“你以为你杨师兄是天纵之才吗?即便是天纵之才,又如何能到他这种地步!我实话告诉你吧,他是谪仙之体!”

“谪仙之体……”少女的眼中显出茫然来。

“不错!此乃我浦音门中最大的秘密,也只有掌门和你贺宏垂贺师伯知道。”老妇冷然道:“可是,这个秘密早已被魔教探知了。”

“啊,魔教!”少女惊呼道。

“嗯,那陶萌就是魔教圣女。魔教乃我正道不共戴天之敌,只是其人多势大,行事又诡异难测,多年来令我正道伤亡惨重。我浦音门乃正道第一大门,铲除魔教义不容辞。”

“陶萌是魔教圣女!”少女难以置信地道:“可是为何她又离开了杨师兄。”

“此事确实诡异!可是那魔教能在我门发现景行身份真相前就将其最尊贵的圣女隐藏在他的身边,就说明他们早有预谋。可是他们又让陶萌主动离开景行,却不知是何图谋。只怕是欲擒故纵之计!所以,掌门有令,令我等务必早取了真阳,哪一峰取了真阳,哪一峰就是我浦音门新的掌门。我浦音门大大小小一十六峰,有资格当这掌门的无非作曲峰和我钢琴峰,我钢琴峰已经整整六十年没有出过掌门了,我绝不容许掌门在我的手中旁落!”

老妇猛然站起身来,一股沛然浩荡之气冲天而起:“喻昕婷,听令!我命你下山历练前务必取了真阳,否则废其功力,逐出师门!”

“是!”少女咬牙应道。

老妇缓缓收回气势,重新变得和蔼起来,她坐回桌旁道:“你也起来吧。”

少女站起身来,垂首而立。

“昕婷,此事你可有把握?”

“弟子,弟子……”少女抬眼看看老妇咬牙道:“弟子,并无把握。我齐师姐整日缠在杨师兄身旁,弟子无机可乘。”

“哼,还是你贺师伯调教的好徒弟,胆大心细不要脸。不过我看那齐清诺也还没有得手,你也不是没有机会。此次你下山历练,你杨师兄心中未尝不是对你有所愧疚,他心防一松,你便有了机会。再加上此物,你定可一举成功!”

说着,老妇拿出一个红彤彤的苹果来。

“啊!苹果!”少女有些目瞪口呆。

“不错,苹果。不过这不是一般的苹果,这苹果乃是我浦音门外百果谷的圣果,有破防控神之效。你入门后我让你天天送此苹果给你杨师兄,你送了没有?”

“弟子送了!”

“那就好!算来他也吃了半年有余,我怕他有了察觉,就让你停了。如今此苹果的毒素已经深入其脑髓,你只需让他再吃一次此果,你就有机会破他心神为你所控,那时候就是你取真阳的最好机会!”

“弟子明白了!”少女接过苹果。

“昕婷,记住!取真阳的时候必须用你的真阴,如此才能成功!若是取了他的真阳,你也会得到天大的机缘,少说功力也能提升个三五十年,至于延年益寿青春永驻更是不在话下,若不是为师已老,怎么也不会便宜了你!”

“师傅,如何用真阴取真阳?”少女不解的问。

“你俯首过来。”老妇趴在少女耳边轻声低语。

“啊!”少女闻言面色一片桃红,羞得不敢抬头。

“有什么好害羞的,若是让你杨师兄尝了滋味,只怕会愿意日日与你阴阳调和。”老妇桀桀怪笑道。

“师傅,弟子还不知那真阳有何用处!”

“此事你不必知道。你要记住事毕后务必将真阳带回给我,一滴都不能少。我自有妙用!”老妇森然道:“若是你擅自做主,为师饶不了你!”

“是!”

老妇看看窗外的天色道:“今天是个好日子,你现在就去!”

……

不知何时,一缕乌云遮了月亮。

绝壁旁的小路上,缓缓行来一个青衣少女,正是喻昕婷。

一阵阴风吹得树木哗哗作响。

喻昕婷缓缓收住脚步,淡然道:“既然来了,就出来吧!”

“哈哈哈……”一阵银铃般笑声中飞来一道身影。身影极快,半空中一晃就到了喻昕婷面前。

也不见喻昕婷如何动作,一声气爆,飞来的身影来得快去的更快,砰的一声落在喻昕婷三丈外晃了晃,站稳了身形。

“原来是王蕊师姐。”喻昕婷微微行礼道。

“哈哈哈,这么晚了,昕婷师妹这是去哪里啊。”叫做王蕊的少女一身劲装,人也爽快的很。

“我去哪,并不需要和王师姐分说吧。”

“哈哈哈,你是不是要去杨师兄那里啊?”王蕊笑嘻嘻的道:“昕婷师妹还是请回吧,此路不通!”

“你三零六果然霸道,不过这不是你说了算的。”喻昕婷不为所动,举步前行。

“好,正好让我瞧瞧我浦音门新一代强者是不是吹的。”王蕊面色一凝,身影一晃,围着喻昕婷连出三十六掌。

喻昕婷脚下不停,双手见招拆招,守的端是严密。

王蕊虚晃一下跳出圈外肃容道:“还真是小觑你了,看家伙。”

王蕊不知如何一招手,手中已经多了一把琵琶。她手抱琵琶连连催动,一股萧杀的音障席卷而去。

“十面埋伏!老套!”喻昕婷不为所动,双手急挥,音障始终无法攻到她身前三尺。

“还不出来,老娘扛不住了!”王蕊面色微红,呼吸散乱的喊道。

“嘀嘀嘀……”不知哪里飘来一串笛声,这笛声飘飘渺渺,似有还无,但却犹如一根细针般穿过琵琶的音爆进了喻昕婷身前两尺之地。

喻昕婷微微皱眉,手上快了那么一分,这细针就再也无法前行,只能如灵蛇的信子般闪动不止。

“甜甜姐,你也来阻小妹?”

“昕婷,对不住了,老大有命,今天谁也不能上四零二峰。”一个圆脸甜美少女缓缓步出竹林。

“那昕婷就得罪了!”喻昕婷面色从容,继续缓步登山,那些攻击还是无法阻止其半步。

“哼!”一声冷哼中,两把二胡的声音响起,如两把大刀般砍向喻昕婷。喻昕婷终于停了下来。

“刘师姐、邵师姐,你们也来了。那其他人也应该到了吧,还请出来一见!”喻昕婷凝眉喝道。

“好!有种!”一声大喝,一阵震耳欲聋的电吉他声席卷而来,紧跟着胡琴、扬琴、古筝、三弦声大做,攻势已经到了喻昕婷身前半尺,她动作越来越快犹如穿花蝴蝶般上下飞舞,煞是好看。

猛然间,“咚咚咚”三计鼓声如奔雷般袭来。

喻昕婷一声娇喝,身形变幻,飘出三丈开外,今晚她终于还是后退了。

“年师姐!你们这是何意!”

一个冷厉的少女当先行来,后面紧紧跟着一群女子。

叫做年师姐的少女手一挥,收了漫天飞舞的大大小小一套鼓,说道:“昕婷妹子,你还是请回吧,你要做什么,我们心照不宣,有我们在,你是休想!”

喻昕婷微眯双眼,双手一挥,一道彩带般的键盘出现在身前:“那就得罪了,今天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说话间,喻昕婷双手急舞,一串恢弘的乐声如潮水般冲向挡路的众女。

“不好!是奏鸣曲!布阵!”年师姐大喊。

众女急忙各出手段,一时间树断石飞好不激烈。

喻昕婷以一敌众,却占了上风,众女守的辛苦无比。

“快出来先干了这个小蹄子,再去发骚!”年师姐眼看不妙大呼道。

话音未落,一名红妆少女从天而降,她身前两条彩带围绕,彩带上的音键随着她的手指敲击,发出一阵阵乐声,众女急忙应和,半空中原本杂乱的琴声瞬间统一成一条音河,咆哮着冲向喻昕婷。

看到来人,喻昕婷终于动容:“齐清诺!你终于来了!”

齐清诺也不作答,双眼盯住喻昕婷,手上动作不断,众女的配合越来越默契,喻昕婷如滔滔江水中的一叶小舟起伏不定朝不保夕。

齐清诺猛喝一声:“就是我们!”众女一起急挥手中乐器,一股沛然不可挡的音浪将喻昕婷掀翻出去。

半空中,喻昕婷狠狠叫道:“齐清诺,不要得意,这次是我大意了,下次我带协奏曲再来,看你如何阻我!”

一滴鲜血飘落,人已不见踪影。

齐清诺缓缓收了彩带,胸口起伏不定。

“怎么样?”年师姐关心的问道。

“没事,只需要闭关十日调息一下就好,想不到昕婷如今如此了得。”齐清诺盯着远方道。

“你看,喻昕婷这次受创如何?”年师姐道。

“不会有大碍。”齐清诺扭头看着三弦道:“媛媛,刚才是怎么回事?”

三弦不好意思的低头道:“对不起,手一抖错了一个音。”

“哼!不然今天她别想这么轻松!”齐清诺恨恨地说道。

“贺师伯已经在催了。”年师姐低声道。

“我知道!齐清诺不耐烦的挥挥手:”这事要水到渠成,不能有一丝滞怠,如此才能取了真阳。如今我与他还不能完全琴瑟和谐,急不得。我先去闭关十日再说,这里就交给你了。“

“包在我身上。“年师姐道。

众女谁也没有留意到一旁的三弦眼中闪过的一抹异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