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赢家

编外:妹妹们

作者:寒风之霓裳

夏日午后的旧金山,天蓝如洗。推开二楼面南的木窗,能闻到海风吹来的淡淡腥味儿。视野极处,是点点帆影,和横跨大海的海湾大桥。

吧里放着的是一首老歌,柔情舒缓,正配得上这蓝天这碧海这安静的街道这雅致的小屋,和这个偷得浮生半日闲的美丽下午。

二楼坐着的人不多,靠窗的角落处对坐着两位漂亮的姑娘。略胖的那位,蓝色的丝绸Tshirt大红色的短裙,优雅中燃烧着火焰。对面那位是典型的东方女子,纤细瘦弱,白色的连衣裙里悄悄绽放一朵静谧的百合。

她们偶尔交换一个眼神,和短短几个字。但堆砌在她们之间的,早已超越语言,是二十多年的相识相知一言一笑。在这样的下午,时间的引力也有些微的波动。在她们眼里心里流淌过的,是记忆的沉淀。也许因为如此,你如果是位洞悉人心的摄影师,在远处用你的长焦捕捉,能记录眼里闪过的那些欢欣和痛苦,甜蜜并着惆怅。

音乐忽然变了,是一首并不知名的钢琴协奏曲。音符到达她们坐着的空间那一瞬,那个玉雕般端坐的白衣女子蓦然睁大了眼,有一个张大了嘴的似乎无声的惊呼。她的同伴瘪了瘪嘴,做出不屑一顾的的模样,膝盖上垂着的右手却有些许轻微的颤抖。

那钢琴协奏曲重复了一遍,几乎是同样的旋律同样的音符。不懂音乐的人,大概只有这两位姑娘能听出其中两个细微的不同之处-因为它们是献给两个不同的人。即使是孪生姊妹,也有那么些许的差别。

最后一个音符掠过,红裙的姑娘刚抬起手,细心的侍者已经站住她身边。她张了张嘴,本能的那句“再来一遍”却吞了回去。这首曲子,她的生命里已听了太多遍。再一次的重复,又有甚么意义?

她轻*了舔嘴唇,忽然发现最美丽的青春困在这首不停回放的曲子里,已有太多的岁月。但,举起手,忍不住要再按一次重播的按键。

长长的睫毛颤了颤,她抬头去看对面的朋友。不出她所料,她的眸子里早已满含泪水。她轻轻的朝她摇了摇头,吸了口气,声音有一丝颤抖,却掩不住决绝的勇气。不要了,她说。

侍者是个老年的白人,嘴角似乎永远勾着微笑。他看着两双泪眼,语气格外的温柔:美丽的女孩儿,请恕我冒昧。我能猜到你们的痛苦,和你们面临的世俗的压力。但你知道吗?这里,Castro的街道,是我们最早的精神家园。只要你有勇气,你们一定可以。。。。。。

他顿了顿,一字一顿的说,在一起!

***********************************************************************

万里外的魔都,日理万机的音乐天才拿出手机,屏幕上是一行娟秀的小字,

我们在一起了!

他嘴角*了一下,半晌,回个笑脸,和谁?让我也高兴一下!

又一个信息和他的回答几乎同时到达,是一行血红的大字,

我。。。们。。。在。。。一。。。起。。。乐!!!!!!!!!!!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