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赢家

{同人}站台 yuluoqingsha (修改版)

站台已经很旧了,一个冬天几场雪过后,地上坑坑洼洼,行人都小心翼翼。

老田又去站台看了一圈,老了老了,却对这破站台更有感情了。站上人都说,春节一过这里就要推倒翻新,改作货场。一公里外的高铁修通后,这条线路已只做备线了。趁着腿脚还硬朗,他打算再在这里转上一圈,留个念想。

孩子们都在外地,只有老伴跟着,相搀相扶地走了一路。

眼见就是晌午,一列火车缓缓进站,阳光照车头的积雪上,闪着晶莹的光芒。

下车的旅客都拿着行李,拖着箱子,匆匆出站,热闹拥挤,却又转眼清静下来。

“回?”老伴问。

“回!”老田想迈步,却发现站太久,有些腿麻。

“坐会儿吧。”老伴从挎包里拿出小马扎,扶着他坐下。

“老胳膊老腿了,”老田感叹着,用拳头捶了两下。

“不是你当年逞能……”老伴看了他一眼,又不说话啦,只是蹲在一边帮他活动下腿脚。

几个工作人员看了他们一眼,从那老旧的制服认出,是站上的老人儿,也没问什么。

老田正要和老伴说话,忽然觉得眼前暗了一下,抬头看去,却有个高挑儿的姑娘站在一边。老伴也察觉到了,转过头问:“姑娘,你有事儿?”

这个姑娘看着老田,脸上现出几分欢喜,说:“您是田伯伯?您是田阿姨?”

老田习惯性地挠头,看着她使劲回想。这个姑娘站在一旁,一身白色长款羽绒服,红色绒线帽,梳着马尾,一双杏核眼,尖下巴颏,微微*的嘴角连着两个假酒窝,正笑得浓。

老伴却惊喜啦,“你不是夏老师的女儿吗?是——是京京,对吧?”

老田和老伴一起站起来,只说:“你妈妈呢?没一起来。”

这叫“京京”的姑娘也很开心,说:“我就担心自己认错了呢,我妈和我爸去站里打听您家地址去了,我一个人在外面瞎看,结果还是我第一个找到您啦。”

时光如果能够倒流……老田看着这张青春洋溢的面孔,很多往事都再次闪过眼前。

那时候,他还没有房子,没有钱,没有长大远走的孩子……但他年轻,做什么都有劲儿,没有受过太多挫折,对世界充满热情。

一年冬天,他和市内一个支教组织的成员去山区慰问。这不是官方组织的“送温暖”,完全是大家自发自愿,几个小年轻偶然间在网上看到一个“最美姐姐老师”的帖子,大家都很感动。听说自愿去山区当教师的两个女孩,因为买不到票,就打算留下过年。他们就说,要去看看,送些年货慰问慰问。

能自愿支教的人,不会选择那些舒服的地方,所以老田他们也走得艰苦,因为修路,下车步行的时间就超过三个小时,等到他们看见那村子里一点红色时,已是黄昏。

村里通了电,却没人愿意费那个钱,那个帖子也写了:

“当夜幕低垂,村子里到处都漆黑一片,只有姐姐老师还没有睡,我们悄悄走过她们窗子外,看着灯光映衬着她们美丽的剪影,就想起盼盼姐唱的‘红烛’。如果会有人愿来我们村子,问我幸福不幸福,我一定告诉他,看到姐姐老师,我们就感到非常幸福……”

木杆上的国旗慢慢降下来,孩子们拿着手中的乐器伴奏,这让老田他们都很惊讶。直到看见两位年轻的女老师,才知道这都是她们从朋友那儿借来的。

那个短发的女老师,姓赵。有一双弯弯的笑眼,似乎会说话。她给老田他们介绍了下教学概况,也谈到那些乐器。

“读书识字会打开他们的心灵,可音乐能为他们插上翅膀,不管最后会飞到哪里,有了音乐,他们的心一定是自由的。”短发女老师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睛似乎在闪光。

夏老师很文静地坐在一旁,没有插话,却不会有人说她沉闷,屋里的每个人都感到她的温暖与善意,这是一个干净、纯善、真诚的女子。

村支书也来了,他轻车熟路地给老田他们安排了食宿,村里这段时间来了不少探望的人,或多或少总要给孩子们留些什么。这位村支书也没有官架子,看起来就是村里一个有威望的热心老人。他将两位老师当孙女一样看待,也不计较老田这些外来客的冒失。

“明早看天来,走不走得成,路干了就能走,实在不行给你们派车。”

老田他们得了这个定心丸,也都放下心来。本来就都是年轻人,容易焕发热情,加上老田他们又是有几分敬慕才来的,所以很快就和两位老师说的很热乎。老田还发现,赵老师和自己还是同乡,而且还曾是小学、初中、高中的同学,只是从没有同班,所以就不大记得了。

夜间娱乐很少,自从两位老师来了后,孩子们各自家里吃完饭,就会跑来学校。

教室是村里老建筑改的,虽然简陋,好在够结实。

那一晚夜空如漆,孤星一点,房间里只有一根蜡烛。散出的光像是漂浮在空中,映衬在每一张童真的脸上。

赵老师坐在中间,轻轻吹起一支笛子。

笛声悠扬,从极弱极微的声音开始,带着无尽的婉转,回环向上,像从蚕茧上抽出一根细丝,越抽越长,却遥遥不断。大约一分钟后,音调开始跳跃而欢畅起来,像一条条金色的鲤鱼在夕阳下的湖面游动,时而跳*面,又激起一阵雪白的浪花。

老田他们和孩子们挤坐在一起,听着笛声在教室里回响,因为是老建筑,天棚据地面极高,声音似乎有了共鸣一样。本来还只是随便听听,甚至有的人只是保持着礼貌态度,等着一曲终了给些掌声。可听着听着,他们都和孩子们一样,慢慢沉浸在笛声中。

笛声是没有长箫那般悠远缠绵,却因为演奏者,多了不少莫名的情绪。

赵老师的笛子又从欢快,渐渐转作沉静。在这寂寂的夜晚,伴着烛光,教室里似乎因为这种沉静,又有了许多牵挂一般,老田看着那微合的眼帘,忽然发觉赵老师有种让人安静的美。原本的爽利和干脆,都在昏暗的光线中,柔和起来。

不知多久,笛声渐渐安歇下来,赵老师将笛子放下。老田却没有和其他人一样鼓掌,他的耳边似乎还有笛声在响,眼睛看着赵老师,不知怎么竟然想起家里的亲人。

老田他们队里有个自来熟,还凑到赵老师身前,赞叹起她的笛子。沉稳干练似乎又回到赵老师身上,她又向身边的人说起,自己的这些学生们。

“赵老师,这首曲子叫什么名字啊。”

“老师说,”一个长着苹果脸的孩子抢着说:“老师说,这,这叫‘思念’。”

“真好听!回去一定找来再听听。”

“恐怕你们找不到啊,”赵老师笑起来,“这首曲子,我也是刚学来的。”

“为什么啊,难道是你写的吗?”

“我说了是我刚学来的,至于高人嘛,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赵老师一下子依偎在夏老师的怀里。

众人的目光一下子集中到夏老师的脸上。

夏老师温柔一笑,推了一下赵老师,说:“我可不像你,是笛子科班出身。”又向老田他们解释,“这曲子是我一位朋友写的,还没有正式对外演奏,大家不要说出去啊。”

“是谁?是谁?”这世间总不缺少好奇八卦的人。

夏老师却微微笑着,并不说话。

老田说:“不要问啦,等曲子出来后,咱们就知道啦。”

赵老师也说:“对啊,你们很快就会知道的。”

孩子们听他们说来说去,却有些不耐烦了,平时都是姐姐老师演奏后,他们就要学乐器、学唱歌的。

“好啦,好啦,各位兄弟姐妹,”赵老师又说:“我们还要上音乐课,你们不嫌烦,就在这听一会儿。要是累了,就先休息。”

老田他们几个,果然是累得不行。这时候,也没有那动听的笛声,一下子都泛起困乏,打着哈欠,跟着外面抽完烟的村支书,去老乡家里借住。

老田却没有走,只说还不累,就又坐回原来的位置,静静听两位老师上课。

赵老师会教孩子们乐器,夏老师则帮着准备各种资料、乐器,播放音乐。偶尔还给孩子们讲讲音乐小故事和一些歌曲常识。总的来说,这一堂课,游戏多于学习,享受多于劳累.

大约一个半小时,就下课了,等在外面房间的家长,一个个领着自己孩子回家。

老田本来还想再问些什么,那个苹果脸的父亲却催他一起走,他不好拖延,只能说声再见。

乡间路不好走,但好在下过雪,虽然有些滑,却平整坚实。

老田高一步低一步地跟着走,还不时回头张望下,那房间里的灯仍亮着,在冬日的乡村里给人一种温暖。

第二天,回去的路还没修好,村支书没有爽约,借了一台拖拉机送他们。

老田回去后,只觉今年过得没有滋味,成天刷网上的那个帖子,期望能看到什么新鲜事情。

那首曲子倒是在正月里就发行了,老田的手机上马上接到好多短信,大多都是一个“!”号,或是就是“啊啊啊,是他的曲子啊!”,还有口不择言的,“是那个流氓的,怪不得这么‘流’,好喜欢”。总之,看到后来,老田都要浑身冒汗了,这是什么样的朋友啊,至于嘛。他心里觉着,原版CD上的演奏,远没有赵老师吹得动听,所以他买回来只听了一遍,就任凭妹妹抢走了。这些小丫头一个个追星都疯了,特别是国内第一女子天团“三零六”,绝对是唯一偶像。妹妹和她的同学,一听说柴丽甜要来给“思念”笛子单曲CD签售,早就蠢蠢欲动了。

“哎哎,听说那个神秘人也要来呢?”

“什么?是萌萌一百吗?哇哇,我最喜欢他那些‘流氓’调调了。”

老田听了好笑,什么“流氓”,他说:“你听说过他什么‘流氓’事儿了?整体‘流氓’、‘流氓’地叫。”

“我们就愿意叫他‘流氓’,怎么啦,我们还最喜欢‘流氓’呢。流氓氓最帅了,流氓氓最天才!”这样的话,也就老田的妹妹才说得出来,而且她还有好几个同盟军,坐在那里对他同仇敌忾。

老田举手投降,“好好,不打扰你们伟大事业。”

趁着假期还没有结束,老田正打算一个人再去次支教点。这几天买了好多东西,特别是去专业商店,挑了支笛子。通体金色,星星点点闪着银色,看上去就价格不菲,再买些其他不太贵的乐器,准备送给孩子们。

路一样难走,不过一半路面已经初步修好,车可以开进山村。

赵老师看到他,有些惊讶,因为前几拨里面,很少有再来的,更何况是这么短的时间。

老田解释自己在家里也没事儿,正好看到孩子们学乐器,还不是太够,就买了些送来。

赵老师笑着说:“这可帮了大忙啦。前两天,夏夏也打电话了,不过新设备要出了正月才运过来。”

正课间休息的孩子们看见那些乐器,都高兴地叫起来,一个个喜洋洋的。夏老师也说他真是热心人。

老田看着赵老师的笑脸,心里高兴起来,就把笛子拿出来,说是要拜师。

赵老师的脸一下子红了,看着旁边笑嘻嘻的夏老师,又瞪了一下老田,似乎要生气,又憋不住笑,一下子也笑出来。

两个姑娘笑在一起,却把老田弄得尴尬无比,不知道怎么招惹了这么多笑来。

两个姑娘似乎是隐藏着什么秘密,好不容易止住笑,却没有解释什么,只让老田去旁边休息,等中午放学一起吃饭。

老田中午饭吃得心不在焉,过了大半天也不知道吃的是什么,看她们两个要吃完,三口两口扒拉下去,就说帮她们去打热水,推门出去。这时候,才发觉自己的手脚在哪里。他看着远方高低起伏的山丘,心情慢慢平复下来,又感到一阵羞愧。

学笛子不是件简单的事儿,赵老师虽然循循善诱,奈何这大龄学生的素质实在太差,过了一会儿,两个人说,还是去找夏老师出去走走。

夏老师正静静坐在窗边看书,身旁一个小音箱里正放着一首乐曲,很好听,轻柔舒缓,让人感觉宁静。

“夏夏又在听啦,走啦走啦,我们一起出去走走。”

夏老师看着赵老师说:“从没看你这么高兴出去走。稍等我一下。”说着,站起身,将叠得整齐的外套抖开,轻巧地穿上,收拾得整齐才说:“走吧。”

不是每个山村都是田园,这里的景致其实不算很好,也没有什么山山水水,满眼都是残雪枯枝。只是大地开阔平远,走在上面,人不知不觉地就会心情放宽。

夏老师没有和他们两个并肩走,只说路窄,还是前后走安全些。

清冷的空气让人振奋起来,老田说起自己的妹妹追星,追得厉害,特别是还给偶像乱起外号,不知怎么想的。

赵老师却因为这个笑起来,“不知道啊,不知道啊,你妹妹她们真是这么叫的。”又回头对夏老师说,“夏夏,你听过没?”

夏老师没好气地瞪她:“我俩一直在一起,知不知道,你还不知道?”

“你说的好像绕口令。”赵老师嘻嘻,也不在意,知道夏老师不会真的生气。

“你们也喜欢天才作曲家?”

“天才谁不喜欢呢?不过喜欢和不喜欢可大不相同。”赵老师转身又回到夏老师身边,抓着她胳膊,说还是两个人一起走稳当些。

老田很想说,咱们两个人走也很稳当,却只能略向边儿上让让,既不能走得太靠前,也不能走在后面,侧着身子,走得很别扭。

夏老师轻轻捶了赵老师一拳,这才一起向前走。

三人一路走,还和偶尔见到的村里人打招呼。冬天是难得的休闲时节,今年还有了赚钱的修路活儿,大部分人不是在屋里猫冬,就是去工地打工。

“今年村里有了修路的活儿,日子应该宽裕些。”夏老师看着脚下那十来座房子说。

他们三个人站在村边一座小山丘上,远望去,原本有些破旧的房子,在积雪中显得整齐许多。

“你们打算一直待下去吗?”

“我们也不太知道,最开始只是想帮帮这些孩子,”赵老师答道:“后来,就喜欢上这里了。不过,我们最后还是要离开的。”说到这里,她有些沉默了。

老田说:“我参加我们那里的公益组织,开始也只是想做点儿事,后来才发现,个人力量其实真地很小。”

夏老师握着赵老师的手说:“你们都说的没错,但小孩子将岸上的鱼儿送回大海,虽然不能救回所有搁浅的鱼,却能够救下手中的这只鱼儿。做人做事,也许只要尽心就好吧?”

赵老师说:“没错,我们只管做我们的事,有担心的功夫,还不如多救几条鱼。”又对老田嗔道:“都怪你,让我们心情都不好了。”

老田憨笑,也觉得自己的话唐突。正想说些什么补救下,却发觉脚下地在动。刚开始,他还以为自己走累了,腿站不稳。可对面两位老师也在摇动。

“是地震了?”他从没经历过这样的事,心里有些慌。好在这阵震动只有不懂半分钟,旁边也只滑落了些碎石,谁也没受伤,只是都受了些惊吓。山下的屋子里也跑出好多村民,聚在一起互相说着什么。

“我们下去看看。”

三个人匆匆下山,走进村里,还没等走到学校,就看村外又跑过来一个人,一进村口就喊:“快!救人!救人!”

所有人都围了过去,老村支书先止住了七嘴八舌的追问,对那报信的说:“肖喜,你慢慢说,去哪儿救人,救谁?”

肖喜喘了一阵,才说:“是工地,刚才地震,有辆车翻到沟里去了,车上有两个人。”

村支书听了就转身说:“男人们跟我走,永宝你拿绳子,再把你们家的牛牵过来,老黑给乡里卫生院打电话,让他们派个人来,再给120打电话。其他人跟我走。”在场的男人都急急地跟着老支书跑,两个男人,一个去家里拿绳子,一个去打电话。

老田和两个女孩,也和其他女人,跟在后面追过去。

路边是一条山上流下的河水,虽然冬天水少,仍然很急。本来上面冻上了一层冰,站得住人,谁想到刚才一阵震动,竟然裂了一道大缝,旁边的工程车一下子掉进去。好在水不深,只是陷在里面,但司机的头被撞得厉害,好像淌了很多血,必须马上救上来。可车门已经变形,司机的腿又卡在里面,根本拖不出来,那个工头说,必须将车拽出来,才能用工具撬开卡住的地方。

村支书他们赶到时,工地上的人,已经试着用人力拽了。本来就是小工程,只有这么一台车,也没有趁手的绳子,所以根本没有什么进展。还有两个人急的顾不上水冷天寒,涉水过去,看看能不能想办法将人先弄出来。

好在永宝和老黑行动都快,先把绳子送来,几个人站在车上拴好,也不等牛什么时候过来,站在岸上的人,一起开始拽。

人虽然多,可道路不宽,不能一起使力,怎么也无法将车拽上来,直到牛牵过来,也没有什么进展。

老支书使劲在地上吐了口唾沫,看着水里的车子,说:“可能车在水里别住了,得下去几个人,将挂住的地方解开。”

老田也跟着挤过去,把兜里东西掏出来,对赵老师说声:“帮我看下。”就下到水里,用手摸,想着将绊住车子的地方搬开。岸上的人,也跟着用力,试着拖动。

原来那两个人看着车子里面,已经开始流泪,虽然不停声地和他说话,可那个司机的脸色越发苍白。

老田忍着刺骨的寒冷,正在水底使劲扳动,却怎么也推不动。旁边几个小伙子已经有冻得上岸的,可他却有股牛劲儿,知道上面的人拖不得,硬顶着继续推。渐渐身上都冻麻木了,手也没什么知觉。

这是身边突然靠上来一个身影,沉声说:“别着急,一起向外使劲。”那人站在旁边,双手伸在水里,喊:“一、二,推!”

老田只觉得刚才纹丝不动的地方,竟然慢慢移动起来,虽然不快,却一直在动。也顾不得抬头看,拼命鼓着余力,将身子都附上去,使劲推。岸上的人也感到绳子可以拉动了,一起喊着号子,车子下面似乎又僵持一下,突然就松动开来,陷在里面的工程车开始缓缓向岸边移动。

当所有人都开始欢呼的时候,老田已经冻得快僵住,连向岸边走的力气都没了,亏了那人扶着她一起回到岸上。还有几个下水的人,都在岸上,湿衣服都脱下去了,捂着棉被、大衣……各种装备,不知谁还拿来酒、生姜、辣椒什么的,正给这些人吃。有几个人也迎过来,帮着他俩坐下,快手快脚将他们的湿衣服脱掉,裹上棉衣,让他们喝酒、吃辣椒,又帮着他们使劲搓四肢皮肤。

那人要比老田好得多,脸色很快就正常起来。他看着老田问:“怎么样?”

“还……行……”老田颤颤抖抖地说。

“我这里不用了,”那人对旁边帮他搓的人说,“还是先帮这位兄弟,我看他在水里时间最长。”

这时候,赵老师也走过来,紧张地问:“怎么样?”又接过一块姜,在老田左胳膊上搓。

“没……事儿,很……好……”

“这还很好?”赵老师一边搓,一边瞪他一眼。

老田缓了好久,才有些知觉,虽然腿酸疼得厉害,可总算是有知觉了。

“谢谢你了!”老田对赵老师说。

“小伙子,我们可也帮你*呢。”旁边一个大婶说。

“是啊,是啊,我还喂你酒啊。可别只看咱们赵老师啊。”有一个大婶也笑呵呵地说。

老田的脸一下子像火烧般,赵老师也脸红红,放下手里姜片,说:“我找夏夏去。”

“两位……阿姨,咱不笑了吧?”老田努力挤出笑脸,“对了,那个伤员怎么样了?”

“没事,乡卫生院的人来接走了,说是不会有生命危险。”

老田这才放下心,又想起刚才那人去哪儿了,却突然觉得头开始疼,一下子眼前发暗,晕了过去。

再醒过来已是第二天清晨,老田从新闻里知道,原来是二百里外的山区发生一起地震,才出了昨天那场事故。好在影响不大,出了这个事故,都是虚惊一场。

赵老师倒是照顾了他一晚上,老田也没敢和家里说,又不愿意马上走,正好有了借口赖在这里。

中午,夏老师忽然过来和他告别,说有些事,要先离开村子,不知道他愿不愿意在这里替她教这些孩子一阵。老田求之不得,却又不知道夏老师怎么突然要走,赵老师也没有说。

夏老师是悄悄走的,她怕孩子们舍不得她。老田和赵老师送她到村口,有一辆车在等着,一个人接过夏老师的行李,还向他挥手。老田一下子认出,是昨天那人。

“怎么?”

“他们是……。”赵老师眼睛红红的,“夏夏很不容易。”她说的语焉不详。老田也没有追问,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并因这些秘密而获得人生前行的勇气。他看着夏老师和那人的面庞,感到表情中有一种深深的了解,他们似乎懂得彼此,不再需要言语。车里面似乎还坐着一个女孩儿,漂亮有气质,特别是露齿而,带着一种直率。

在夕阳里,车子渐渐开远,老田陪着赵老师站了好久。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到他们了。”

“你们是好朋友,会再见的。”

“我和我的同学们,毕业后就在一个城市,可这些年却没有聚过一次。”

“夏夏和你不同吧?”

“也许吧,但我总有种预感,我们要再相见,可能会在很多年后了,”赵老师忽然转头说:“不准喊她夏夏,那是我自己叫的。”

“不喊不喊。”老田笑着,却在心底想,那我喊你好不好呢?

“对了,你还在看《读者》吗?”

“不了,我喜欢《故事会》啦。”

“真的?”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啦。”

赵老师的直觉永远是正确的,未来不是由人来定的,老田想。

看着眼前的京京和身边的“赵老师”,他笑起来,但我们总会再见,不管是不是有风霜雨雪,不管是不是有沧海桑田,我们总会相见,这就是好的。

(信息量比原来的大点了,想象空间丰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