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赢家

{同人}一次完美的访问 yuluoqingsha

一次完美的访问

我在中国所见的景物在没有这里让我更激动,更情难自禁的了。这将被全世界爱音乐的人都向往的地方,如今仍隐藏在中国这个快速发展的都市丛林中,远离闹市喧嚣,孤零零地躺在他最初的地点。顺着一条小巷信步走去,穿过那所伟大的学院,大概半个小时的车程就可以看到那间房子,我是走过来的,一路的疲惫都消散在初见的那一刻。

这座房子并不高,在某次拆迁中,它四周的房子都已经拆掉了,如果不是一个一位神秘女士的话,这里也会消失在那段飞速发展的岁月中。它是上个世纪的流行样式,显然是经过精心地维护,仍然保留了当初的模样。无人看护,无人管理,在大门前只有一些义务讲解者,给像我一样的仰慕者做着讲解。据说,这已是那座音乐学院最伟大的传统,我看着这些青春洋溢,充满年轻激情的脸,又一次感到他的光荣。

他的外孙女跟我说,就是在这里,他写出了最初的作品。在前天的《音乐》中,还有一些不知天高地厚的评论家,在批评这一时期作品的幼稚矫情。不过,我刚刚很高兴地听说,他们得到了鸡蛋番茄的回报。我把这个小小的传闻告诉给他的外孙女,这位优雅的女士微笑着说,这样的事并不奇怪,对于自己这位先祖,随着身后名气越来越大,总有各种无聊的人和无聊的事情来打扰她和她的家人。

她又指着左侧书柜上的那一排红色封面的书籍,告诉我,各种各样的传记,她已经收藏了上百种。我告诉她,这里面,我看过大概80%。她很惊讶,说这对像我这样的外国人实属不易,因为这里的书大多只有中文版本。我笑着说,作为一名忠实的仰慕者,这种苦难很容易克服。而且,如果不是他的激励,恐怕我也不会成为孔子学院第39届优秀推荐生,也就不会获得参观这里的机会。她微笑着点头,并对我有了更多热情,并在参观中邀请我去她家做客。

我自然是很愿意,但也礼貌地表示这会不会打扰她和她的家人。她说,她不介意像我这样的访客,而且她很愿意和我聊聊她的先祖。

这里离她的家并不远,说的确切一点,她的家就在那所伟大的学院里,这是政府对她一家的优待。那个叫作“四零二”的房间,早已改作纪念馆,并在旁边新建了一座华丽的音乐演奏厅,常年演奏那些声名赫赫的曲目。特别是每天都会上演那个叫作“三零六”的乐团演奏的《就是我们》,这首歌曲非常动听,也是世界各大乐团在试图表达一些东方情韵时,最喜欢上演的曲目。从专业的角度,我不认为这是他最好的作品,但不管什么时候听到,我总是为止着迷。我一下子就会想到自己在格拉沃尔乡间的青春时光,想起那条蓝色的裙子和金色的长辫。

在去她家的路上,我们还看到了几个学生,他们都向这位女士表示敬意。她向我解释,这些都是她的学生。我向她表示恭维,这是绝妙的家学渊源。她优雅地感谢我的夸奖,但却将一切归功于其他人。这自然是她的修养,但我在这里也不妨和大家确认,正像我毕业论文《杨景行奏鸣曲创作背景与人格探寻》中所写,“谦虚的性格和张扬的创作,是杨景行音乐结构中最大的秘密,那种多模式交织和情感深深隐藏的巧妙融合,不仅出于技巧考虑,更多是伟大人格在作品中的显现……”。毫无疑问,这位女士的优雅表现,恰好证明了我的观点。

在女士家中的闲谈让人格外开心,如果有人能够在旁边的话,毫无疑问会感到我从心底散发的欣喜。我用中国的古文表达我的欣喜“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毫无疑问,我的引用让这位女士非常满意,她露出了自我们见面以来最开心的笑容。

她还告诉我,在四零二纪念馆里,除了那套充满传奇的乐器外,还有一张桌子,上面刻着他天才的秘诀。我表示我知道这个秘密,并在她讶然的表情中,很得意地向她展示,作为他最忠实的乐迷,我所具备的的专业素质。

“毫无疑问,女士,那上面刻着一个‘早’字。如果确切的说,它是横着刻在桌上的。大一的生活,杨先生曾经有一段时间,过于放松自己。结果在一次教学中,他迟到了。那位著名的李教授狠狠地批评了他,并且告诉他一个著名的怀特•李先生的事迹。杨先生从此发愤图强,并且在桌上刻下了这个字,以此激励自己。”

女士有些不礼貌的打断我的讲述,我把这视为她的敬佩,并且骄傲地回答她的疑问,“毫无疑问,女士,这是我从那本有名的传记《铁某五记》中看来的。“

接下来的聊天,都是这样充满了愉快,我又从她那里了解到好多杨先生的轶事。这些轶事让我对杨先生更加崇拜了,它们都反映了杨先生的伟大,也有力地反驳了那部臭名昭著的传记。我向那位女士确认:“毫无疑问,女士,《美女赢家》这本书可耻地歪曲了杨先生的一生,它抹黑的手段是如此卑鄙,竟然说杨先生那些伟大的感情是早有预谋,而且所写的暧昧都带着小地摊文学的臭味。我们那里的每个人都对此表示义愤。”

女士表示赞同。并说,自己的父母给她讲过杨先生的事情,也对书中所写的人,都有印象。但毫无疑问,这些事情都是出于对音乐最真挚的热爱,而不是像书中所写的下流。

我们又对好几本书做了深入交流,并在杨先生的音乐中取得共识。当我最后告别的时候,我们都对这次访问感到满意。我还向她表示,我将在回国后,寄来我们编的杨先生有关资料,以丰富那座小小纪念馆的收藏。她表示感谢,并送我离开。

这真是一次完美的访问。

对了,我在离开的时候,还遇到了另三位优雅的女士,据说都是杨先生的后人,女士还礼貌地给我做了介绍,一位姓陶,一位姓齐,还有一位我现在有些记不清了,不过都十分优雅,十分美丽。我向她们表示了十二分的敬意,并带着对杨先生最大的崇敬回到了我的祖国。

(书友yuluoqingsha作品。赞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