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赢家

第五十九章 吃醋

两人出门下楼,陶萌把腿伸直,下一个台阶顿一下,好像来了玩性,问杨景行:“你们在学校的大部分时间都用来练习创作了吧?”

杨景行点头:“自己动手比上课更重要。”

陶萌居然有点羡慕:“我们上完课就没什么事了……作曲系的老师怎么评价你的?”

杨景行说:“没什么评价,就叫我努力。”

陶萌说:“对你这首作品呢?”

杨景行说:“刚刚成型,还没给老师看,小样还没做好。”

陶萌说:“我觉得挺不错……为什么要叫《雨中骄阳》呢?”

杨景行说一下缘由,陶萌又怀疑:“是不是因为你姓杨?感觉有点矫情,应该取个大气的名字。”

杨景行说:“也不小气啊,名字不重要,内容好就行。”

陶萌又问:“喻昕婷懂作曲吗?”

杨景行说:“不太懂,钢琴弹得不错。”

陶萌问:“你们学校男生多还是女生多?”

“男的多一些。”

陶萌笑:“像她这样的要是去我们学校,肯定好多人追。”

杨景行问:“难道你没人追?”

陶萌说:“不算有。”

杨景行好奇:“什么叫不算有?”

陶萌有点无奈:“可能是我不够亲民吧。”

杨景行嘿嘿:“总会有两个脸皮厚的吧?”

陶萌说:“可是我反感那种没自尊没骨气的男人……不识趣得让人反胃,追我是对我的侮辱。”

杨景行连忙把脖子一硬,脑袋一抬:“哼,我一身傲骨!”

陶萌皱眉笑:“你好烦人!”

杨景行又说:“如果有人为了追你连自尊都不要了,也可以考虑一下。”

陶萌气愤:“彼此之间连最基本的了解都没有就盲目的追求,这就是不负责任不成熟的表现!”

杨景行劝告:“年少轻狂多珍贵,要那么成熟干什么。你还是个小姑娘呀,难道要找老男人?”

陶萌说:“成熟和年龄没有关系。男人要自信,要宽厚,要有理想抱负,最重要的是要有责任心。”

杨景行嘿嘿:“你也把我当姐妹吧……是不是身边很多人都有男朋友了?”

陶萌恨恨的看杨景行:“你看校友录了吗?蒋箐也有了,那男的像个……娘娘腔。”

杨景行了解:“就是说长得帅吧。”

陶萌不同意:“那不叫帅好不好!反正我不喜欢。”

杨景行安慰:“别急,这种事还是慢慢来,大家都知道你肯定是因为眼光高,我都能想象有多少人看见你就垂涎三尺啊……”

陶萌急了:“我急了吗?我是觉得她们很可笑,那样的男人,值得炫耀吗?”

杨景行说:“情人眼里出西施,这是好事,说明他们感情好,你的祝福!”

陶萌生气:“我没说不祝福!”

杨景行说:“今天多买点丑衣服,让复旦的男同学们多点勇气!”

“你烦人!”

去商场的路上,陶萌给杨景行说了下一天的计划,上午逛两个地方,中午吃饭,下午去看一场电影再回家。

陶萌说:“那家餐厅是澳大利亚人开的,做分子美食的,你听说过吗?”

杨景行摇头:“没有,什么意思?”

陶萌说:“就是比较科学的那种,物理知识多,你应该有兴趣……我也是听别人说的,还没去过。”

杨景行兴奋:“那要去看看才行!”

陶萌呵呵:“所以我才选那里,近。电影的话,去电影院了再说吧,有几部片子,都还不错,你喜欢科幻的还是惊悚?”

杨景行贱兮兮的问:“没有恐怖片吗?”

陶萌横眼:“没有!我不喜欢看!”

这儿的停车场真是贵,陶萌也不说分担一点。两人进入商场已经是快十点了,但是人还不多。

陶萌要先买护肤品,杨景行说她应该还用不上吧。陶萌说:“这种事,越早越好。”

杨景行不信:“你还在成长期呢,难道婴儿也要用?”

陶萌说:“我又不是用抗衰老的,主要是保湿,现在天气干。”

陶萌接受柜台的欢迎和介绍,杨景行就坐旁边听。果然是术业有专攻,那好多东西杨景行是听不明白的。

可陶萌还是要问杨景行的意见:“你觉得呢?要这种吗?”

杨景行说:“你再白就要变透明了,不用。”

陶萌还要选唇彩,也是杨景行拿的意见,一款色彩比较淡而有润泽功效的。陶萌还给杨景行介绍,这里有个彩妆店,是什么名设计师开的,彩妆定制,效果非常好,好多人都来这里做,包括明星。

杨景行说:“彩妆是给丑姑娘准备的,你又不用。”

陶萌还不谦虚:“锦上添花啊……你要去男士专柜吗?”

杨景行才不肯。

杨景行提着陶萌的收获的护肤品,两人上楼去看衣服。也不用转着圈瞄,直接进陶萌中意的专卖店。

“这件怎么样……这个呢……我也有点喜欢。”陶萌选中一件,去试穿了。

杨景行看过后就表扬,然后再帮忙一起选搭配的腰带裤子什么的。陶萌好像对杨景行的审美挺有信心,一直都尊重参考他的意见。

两人用了两个小时的时间,买了几件T恤,两件外套,三条裤子,两根腰带,两条丝巾,还有给奶奶的一顶帽子。效率挺高的。

杨景行不想去男士楼层,但是陶萌说想给父亲买点什么。于是上楼转,陶萌带路。杨景行看着周围的青春潮牌,问:“你爸爸不会这么不服老吧?”

陶萌温柔的教训:“你看看总行吧?说不定有喜欢的呢。你就那么不喜欢买衣服?”

杨景行说:“我不喜欢在外面脱衣服。”

进了一家店,陶萌给杨景行看牛仔裤,杨景行又说自己不喜欢穿牛仔裤。陶萌烦:“你不是说外面不协调吗?”叫店员:“你们拿尺给他量一下,他不喜欢换穿。”

陶萌还蛊惑:“肯定好看的,相信我……偶尔换一下风格嘛,自己也新鲜啊。”

然后陶萌有看中上衣,类似短风衣的那种。她简直有点哀求了:“你就试一下,脱一下外套就可以了,要不了多长时间。”

店员也帮忙:“对呀,试一下吧,小姐眼光很好的。”

杨景行被赶鸭子上架,换衣服,陶萌还手快的把他脱下来的接过了。等杨景行穿好,陶萌却有点怀疑自己:“有些老气了,算了吧。”

谢天谢地,那衣服哪里值六千块!六千块,可以买一把不错的小号了。

可陶萌没放弃,还要继续选,还感叹:“你们的衣服真的好少,难怪你不喜欢买。”

杨景行说:“是因为我们不喜欢买,所以种类才少。”

陶萌说:“我爸爸也是……但是品味和喜不喜欢是两码事,你觉得呢?你不也有自己喜欢的风格吗?你愿意穿皮衣吗?”

杨景行摇头:“对我来说,穿着舒服是最重要的。”

陶萌说:“那好吧……什么样的穿着舒服?”

杨景行说:“宽松自然,不用时常检查袖口领带。”

陶萌答应:“那下次你就别穿西服了……你喜欢羊毛衫吗?”

杨景行还是摇头:“我不喜欢毛毛的。”

“哦,是没看你穿过……羽绒服呢?”

杨景行说:“我不喜欢厚厚的。”

陶萌烦了:“你怎么这么挑剔啊?”

杨景行说:“不然你多没成就感。”

陶萌不屑:“我才不需要什么成就感。”

可是最终还是选了一件长外套。杨景行接受了,不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吃午饭。陶萌的表情是满意的:“喜欢吗?”

“喜欢喜欢。”杨景行连连点头。

陶萌说:“那你就穿着吧,把领带取了。”

看时间都快一点了,陶萌说饿了。杨景行问:“不给你爸爸买了?”

“没看见合适的,算了。”陶萌检查了一下东西,“走吧。”

进那个什么什么餐厅的时候都一点半了。挺小巧典雅的,服务员都穿礼服,两人小桌显得比较挤。这里的服务员好像都很有科学文化,介绍起菜来说得头头是道,什么液氮冷却啊,什么激光烧烤啊,真空处理,各种各样有关食物的化学名称……当然,也还有不少没那么花哨的传统菜肴可供选择。

陶萌看着杨景行,也挺新奇兴奋:“你想不想看?”因为服务员说那个液氮做冰激凌是在客人面前完成的。

于是两人商量着点了各自的菜,都不一样。科学嘛,讲究严谨,需要等一段时间。两人就回忆起高中生活来,因为现在的学习中都没了物理和化学这些东西。

陶萌一直高不明白绝对零度是个什么东西。温度都没有上限,为什么会有下限呢。杨景行就说还不知道温度有没有上限,因为现在人类的物理知识是在是不值一提,虽然他自己还没学到万分之一。

陶萌又问:“你说,宇宙到底是有限的还是无限的?无限大,根本不可能。可是如果有限,那边界外又是什么?”

杨景行笑:“是不是好多烦恼,今朝有酒今朝醉吧。”

陶萌笑:“不喝酒,你看的懂相对论吗?”

杨景行说:“看懂一部分,不过我觉得是瞎扯。”

陶萌嘻嘻:“你又来了。”

杨景行说:“真的,我不相信有时间这个东西,时间不是客观存在,应该只是我们意识中的一个什么维度吧,反正我不相信什么时光能够倒流。”

陶萌似懂非懂的点头:“我也搞不懂,不过那些电影都挺有意思的,回到未来,你看过吗?”

到底是大学生啊,吃个饭讨论的问题都充满了科学文化含量。

菜终于上来了。杨景行的第一道是什么红酒泡沫牛肉,看着真是好看,鲜艳,不知道到底是红酒还是血水。吃一口,确实很嫩很软,比较不同。

陶萌是什么柠檬三文鱼,好像挺好吃的,陶萌表扬:“好嫩好鲜,没腥味……你的怎么样?”

杨景行切了一条牛肉叉给陶萌。陶萌用叉子小心的放入盘子里,切了一小块试试,说:“也好吃……你想要我的吗?”

杨景行说:“还用问,快点。”

一顿饭吃了一个小时,两个人的菜逗互相尝了。味道都不错,但是也没那么夸张,只是挺有新鲜感。

最后,就是现场做冰激凌了。液氮激起的浓浓白雾是挺像那么回事的,陶萌又说冰激凌味道不错。

然后就得杨景行结账,也不是很贵,他说值得。陶萌有点得意:“没来错吧,我就知道你喜欢……下次还想来吗?”

杨景行说:“不能常来,破坏感觉。”

陶萌同意:“也是,不然没新鲜感了……你吃饱了吗?他量有点少。”

杨景行还真是没过瘾,还好旁边就有家快餐店,进去买了两个汉堡。陶萌就陪着喝一杯饮料,还说:“你慢点,又没人跟你抢。“

杨景行说:“我怕你等得不耐烦。”

陶萌委屈:“我什么时候为这种事不耐烦过?”

杨景行笑:“嗯,你今天心情还不错,我也不知道该感谢谁。”

陶萌说:“没有别的原因,是我自己调节的。”

杨景行就说:“那我谢谢你。”

陶萌问:“你知道为什么要调节吗?”

“为什么?”

陶萌说:“肯定是因为心情不好了才要调节,如果本来就好,就用不着了。”

“嗯,为什么不好?”

“算了,现在不想说。”陶萌还卖关子。

杨景行抗议:“话说一半,急死我啊?”

陶萌看着杨景行,说:“如果我说是因为喻昕婷,你会觉得好奇怪吗?”

杨景行被吓一跳,问:“你吃醋啊?”

“奇怪吗?”陶萌像在审问。

杨景行说:“不奇怪。”

“为什么?”

“人都会吃醋。”

陶萌冷哼:“我吃你的醋!?”

杨景行说:“好歹我们是朋友吧,而且还是异性朋友,难免。如果我去你家,发现已经有另一个你的男性朋友了,我也吃醋。”

陶萌问:“会吗?”

杨景行点头:“多半会。”

陶萌评价:“好奇怪。”

杨景行不同意:“人之常情,你要是有个弟弟或者妹妹,如果你奶奶对他好一些,你也吃醋吧?其实是一回事。你不用觉得自己小气了,你在我心目中,在你自己的评价中,依然是个胸襟开阔的大美女。”

陶萌抓住把柄:“知道我会吃醋你还让她在那里!”

杨景行辩解:“这又不是多么大不了的事,你不都自我调节了吗。好样的!”

陶萌问:“如果我当时扭头就走呢?”

杨景行高兴:“那我会觉得你喜欢我!”

陶萌冷笑:“想得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