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赢家

第五十章 摔屁屁

杨景行站在门口朝三零六里面看了一眼,面积比楼下的小教室大一些,贴了墙纸,窗台上有盆栽,地上很干净,但是有不少电线插头连着话筒音响什么的,穿插在椅子板凳间。教室里还有不少设备,扬琴,架子鼓,齐清诺的双排键,高翩翩的古筝也放这的。教室后面的黑板上有一大幅彩色涂鸦,是三零六女生们的卡通形象,还有各自的乐器,画得挺有趣的。肯定不是齐清诺画的,不然她的胸部也不会把双排键都淹没了。也不会是郭菱,画上她的虎牙变吸血鬼獠牙了。可能是王蕊,她的形象最可爱,琵琶还画成了心形。

齐清诺说:“进来吧,现在是歇业时间。”

杨景行说:“你拿谱子,我们下去。”

齐清诺问:“你记仇啊?”

杨景行摇头:“我喜欢这规定,不想自己破坏了。”

齐清诺笑:“是现在这里引力不强吧?”

杨景行催:“快点,我要控制不住了。”

齐清诺做个样板戏的动作:“挺住!”

拿了谱子后,两人到楼下李迎珍的小课教室讨论。这首齐清诺编曲作曲的作品的叫《云开雾散》,名字和乐曲的结构内容还算契合。

杨景行并没对齐清诺的旋律提出什么意见,只是在编曲配器上发表一点见解。配器是一门比较复杂的学问,是大三大四的课程,杨景行还只有初步了解,只能说是跟着感觉来。

对于转调这个东西,杨景行比齐清诺确实理解得深刻一点。可是民乐乐器的转调不是那么简单,比如笛子,那需要相当深厚的功力。而且杨景行对五声调式的研究还不够深入,所以有时候还要齐清诺指点一二。

这就算是个互相学习探讨的过程吧,杨景行和齐清诺俩人都有收获。齐清诺更大一些,因为她把编曲改了不少,结构,节奏,旋律,配器都有或多或少的修改。

最后,齐清诺终于觉得大功告成:“就这样了,就是这样!我通知她们,明天加班!”拿出手机后又惊呼:“九点了!”不知不觉四个小时过去了。

杨景行问:“要不要我送你回家?”

齐清诺摇头:“不用,还有地铁……哎呀,真的前胸贴后背了!”

分手前,齐清诺说:“要不明天你临时变个性,来指导一下。”

杨景行说:“不需要,我还是外行。”

齐清诺笑:“你说你要是个女的多好,唉,可惜。”

杨景行识破:“又多个人衬托你是不是?”

齐清诺吃惊:“我需要衬托吗?”

杨景行笑:“显得你娇小啊。”

齐清诺明白了:“哦,你喜欢小鸟依人是不是?谁和你站一起不娇小啊?我现在都觉得自己特别可爱动人。”

杨景行问:“饿成这样了?要不去先吃点?”

齐清诺说:“不吃了,饿小点!”

齐清诺也不要杨景行送去车站,直接拜拜了。杨景行先去了烧烤店,现在正是生意好的时候,那女孩忙里忙外的,看见杨景行了就惊喜:“我给你找座位……估计那桌快走了。”

杨景行说:“不吃了,书你拿着。”

女孩擦了下手后才接过杨景行给她的两本基础乐理书,问:“多少钱?”

杨景行说:“旧书,我先走了,你慢慢看。”

女孩叫:“唉……你叫什么名字?”

“杨景行,书上有。”

“我叫付飞蓉!”

杨景行问:“你不是叫付盼盼么?”

女孩吃惊:“你知道?”

杨景行说:“听你嫂子他们叫,墙上的营业执照有你哥的名字。”

女孩干笑笑:“哦,那是在老家的小名。”

杨景行说:“盼盼好听,再见。”

“常来……”

杨景行换了一个地方吃饭,然后回家继续研究二胡。二胡要说音色,真的不算好,但是表现力很强,特别是在中高音域,可能是因为接近人声,就有很强的述说感。可是二胡总让人联想到悲伤,能够表现的情绪似乎很局限。杨景行觉得这不光是乐器本身的原因,肯定还能在作曲和演奏技法上有所突破。

可是十一点的时候,门铃响了,物业的人来了,说有邻居状告杨景行半夜制造噪音扰民。杨景行连忙道歉,保证以后不再犯。他可是紧闭着门窗的呢,照说这里的墙壁隔音效果也不差啊。没办法了,看来电子琴和架子鼓是不可能搬回家了。

星期五早上,杨景行正想去找学校的二胡老师讨教,接到安馨的电话,说喻昕婷上体育课摔跤了,好像还挺严重。杨景行连忙跑去停车场取车,一路挺快的开到运动场外。

喻昕婷和安馨还有另外两个女生正坐在台阶上休息,看杨景行快步跑近,喻昕婷连忙站起来证实:“我没事。”还用力甩手臂。

杨景行问安馨:“摔哪了?”

安馨有点为难:“……屁股。”

难怪喻昕婷之前是用个奇怪的姿势半蹲着。杨景行责怪:“女生玩什么双杠……你们帮她看没?”

“没有。”

杨景行焦急:“找地方帮她看看。”

喻昕婷更急:“不用,没事,不看,不看!”

安馨说:“去厕所……路都不能走。”

杨景行又出去,直接把车开了进来,然安馨和喻昕婷上后座。喻昕婷果然行走困难,一瘸一瘸的由安馨扶着小步挪。

杨景行把车开到运动场东面后面的无人地带,自己下车,然安馨帮忙检查喻昕婷的伤势。

过了好一会,安馨探出脑袋告诉杨景行:“看不出来,就是左边有点红。”

杨景行上车,问:“其他地方没事吧?”

喻昕婷面朝车尾跪在后座上,都不回头看杨景行:“没有,我是屁股先着地的,刚开始好痛,现在好多了。”

杨景行笑:“你屁股摔扁了。”

喻昕婷背过双手,挡住自己的屁股。

杨景行提醒:“扶好,开车了。”

直接把喻昕婷送到寝室楼下,杨景行说:“要是中午还不能走,安馨你就帮忙买下饭,她一顿不吃饿得很。”

喻昕婷很坚强:“我能走!”

杨景行笑:“等会叫师傅切点猪屁股肉,给你补一下。”

喻昕婷生气了:“不准说了!”

吃午饭的时候,喻昕婷是能走了,但是坐下去的时候还是特别小心翼翼,居然还没忘记杨景行的苹果。

杨景行问:“还疼吗?”

喻昕婷不好意思:“不了,心理作用。”

安馨从菜里面扒拉出一片肉给喻昕婷:“这是猪屁股上的。”

喻昕婷不干:“你们合伙!”

杨景行说:“合伙关心你还不好。”

正说着,三零六一大群人风风火火来了,七八个。刘思蔓发现了杨景行,跳过来:“帅哥,我饭卡丢了,借下你的。”

杨景行拿了出来:“给。”

刘思蔓没接,跟同伴说:“这小孩好骗。”

何沛媛谴责:“你好歹毒啊,小男生也不放过。”

刘思蔓抢杨景行的钱包:“我看看,有情况!两个!”

“什么什么?”何沛媛像猫闻见腥味。

刘思蔓拿着杨景行的钱包给同伴过目,看的就是刘苗和夏雪的大头贴。王蕊大呼小叫:“哎呀,我看错你了,杨景行!美女,美女哦。”

齐清诺问:“诸位花痴,不用吃饭了?”

等三零六走了,喻昕婷的兴趣也上来了:“我也想看。”

杨景行满足,还说:“终于找到机会炫耀了。”

喻昕婷像拿书本一样双手捧着杨景行的钱包,看得很认真,安馨也偏过脑袋瞄。喻昕婷嘻嘻笑:“好看。”

安馨不以为然:“大头贴,你去照也一样。”

三零六的人在杨景行他们附近坐下,齐清诺对杨景行说:“你下午有空吗?过去看看,大家都是好姐妹。”

蔡菲旋神神秘秘的:“听说昨天晚上你们通宵达旦啊,刘思蔓还想和你过招。”

齐清诺说:“他买吉他了,也要轮到你。”

杨景行说:“我没那胆子。”

齐清诺说:“为了艺术变性,光荣!”问喻昕婷:“暂时的,没意见吧?”

喻昕婷不明白:“我没有啊。”

齐清诺说:“吃完一起去,都快点!”

于是下午一点的时候,杨景行第一次踏入了三零六的领地。他一点半还要上视唱练耳的课,所以就听了一遍《云开雾散》的新版,感觉确实比之前好了不少。虽然还不是特别的好,但是一时间也提不出什么有价值的意见了。

和刘思蔓交流了一会二胡后,杨景行又用十分钟的时间向高翩翩讨教了古筝。高翩翩没刘思蔓她们那么豪放,显得挺内向的,给杨景行说了一些古筝的演奏技巧,也挺没条理的。不过杨景行还是有收获,说:“我觉得这首曲子中可以在节奏上下功夫,损失掉一些流畅性,音短一点,但是又要有力度,尽量别颤。”

这没难度,高翩翩尝试了一下,杨景行说还是颤得太多,音太长。高翩翩一狠心,干脆左手全部按上去,音就短了。

杨景行笑:“这个好。”

齐清诺问:“翩翩,你觉得呢?”

高翩翩没意见:“我听你们的,考虑整体效果。”

刘思蔓讽刺还是表扬杨景行:“门外汉就是这个好,敢想敢做。”

杨景行说:“等我,很快就不是门外汉了。”又对喻昕婷说:“你就在这,跟年晴学一下,我买了鼓,到时候一起学。”

喻昕婷点点头:“好。”

年晴说:“我一定当接班人培养。”

喻昕婷连忙说:“我不行,我就看看,好看。”

王蕊说:“怎么能说不行!三零六永远不说不行!你还跟杨景行混的呢,不能给他丢脸啊!”

喻昕婷觉得这事关重大,说:“那我不看了,我去练琴。”

杨景行笑:“都跟她们当姐妹了,我早没脸了,你帮我长点脸。”

齐清诺说:“对呀,他订的鼓比这套好,别浪费了。”

杨景行又说:“我说过,你能行。”

喻昕婷怀疑:“真的?”

“当然是真的。”

喻昕婷笑:“我试试,不行别怪我。”

齐清诺说:“欢迎欢迎!”

杨景行去新教学楼上完了课后又跑去三零六了,嘿,喻昕婷还真的在敲敲。鼓,最重要得是节奏。很多乐队,鼓手都是节奏中心。可能一个鼓手在一些特别的技术上不是很好,但是只要他有良好的节奏感,依然能打得很精彩。

其实音乐最重要的也是节奏,没有节奏就无从谈音乐,反而那些调式调性和弦旋律倒不是必须的。军鼓,那声音让门外汉敲的话会多难听,但是只要有了节奏,就可以化腐朽为神奇。

喻昕婷原来玩游戏机的时候杨景行就看出来了,她的节奏感是自内而外的,小小的身体颤动得很有爆发力。尤其重要的是,喻昕婷打鼓的时候是开心的,虽然她现在累得有点喘,但是专注的脸上依然有看不出来的笑容。

喻昕婷都没发现杨景行来了,依然在跟着齐清诺的节奏敲敲练习曲,刘海都被汗湿了几缕。作为一个初学者,她的手其实表现得挺好,虽然不能很快的滚奏,但是在基本得动作方面显得熟练,单跳双跳都均匀流程,可能是游戏机玩得很多。明显是外行的就是她的脚,踩不起来,听得出很吃力,更不可能去玩什么连踩了,双踩鼓对她也是摆设。

结束后,杨景行鼓掌。喻昕婷不好意思,把鼓棒交叉在自己面前,看能不能挡住自己的脸。

王蕊说:“厉害!已经学了六七种节奏型了。”

喻昕婷对杨景行嘻嘻:“耽误她们好多时间。”

刘思蔓说:“时间就是拿来玩的,玩得开心就行。”

喻昕婷把位置腾出来:“你们做正事吧。”

所谓的正事就是让杨景行再听一遍《云开雾散》,看他还能不能提出啥值得齐清诺采纳的意见。从昨天讨论到现在,杨景行给出的建议不少,但是齐清诺只用了一半。对于三零六演奏她自己的音乐,杨景行本来就是没什么发言权的。

其实在讨论中每个人都会提出自己的看法,虽然她们对整体的理解可能没齐清诺那么深刻,但是齐清诺对每个人的意见都会重视,行还是不行,她都会给出理由和看法。三零六的氛围还真的是蛮好,难怪喻昕婷喜欢这里。

明天就是光棍节了,三零六的女孩们约好明天上午再练习一段时间,争取晚上有个惊艳的表现。

晚上,杨景行接到陶萌的电话,两人互相问一下过去的这个星期彼此都干了些什么事情。最后,陶萌还有为难的事情:“奶奶说想去你们学校看看。”

杨景行说:“欢迎啊,不过要星期天,明天有事。”

陶萌问:“什么事?”

杨景行说:“朋友开音乐会,我得捧场。”

问清是什么音乐会后,陶萌就打消了带她奶奶一起来看的念头,还奇怪:“现在还有人学二胡三弦啊?”

杨景行说:“中华民乐博大精深,不传承下去怎么行,还要发展。”

陶萌问:“那下星期三怎么办?”

杨景行问:“你有空吗?”

陶萌说:“应该有。”

杨景行说:“那就好。”

陶萌又点嫌麻烦:“还要买礼物。”

杨景行说:“也不用。”

“那怎么行?你买好了?”

“我就买个蛋糕。”

陶萌说:“不太好,要不,我们一块去选一件?”

杨景行嘿嘿:“你买,写上我的名字。”

陶萌说:“那好奇怪,还是分开送吧,星期天去买吧。”

杨景行说行。